9旬中医教授设奖学金激励后辈

2014年12月11日

  “只要我还有一份力量,我就要尽一份努力,这样安度晚年就比较有意义……”92岁高龄的中医老教授孟景春如今仍坚持在门诊一线,还自掏70万元设立奖学金激励品学兼优的学生和优秀的临床带教老师。他觉得,为振兴中医,这样做很值。

  “出汗多不多?出汗后有没有冷的感觉……”昨天,在南京中医药大学国医堂,孟景春老教授对前来求诊的患者仔细问诊、开方。“临床,是中医工作者最大的实验室,也是最好最可信的实践出真知的所在。只要能走得动,我一定会坚持上门诊。”

  干了70年的中医,孟老的弟子很多,不少都是江苏省名中医,门诊费已提至150元甚至更高,但孟老的挂号费初诊20元、复诊15元维持了很多年,直到近几年,为控制门诊量、减轻他的工作负担,在医院的强烈要求下,他才同意将挂号费调整为初诊40元、复诊30元,但求诊者依然络绎不绝,今年9月初,医院又将诊金调至100元。但孟老时常“做手脚”,遇到经济困难的患者,就要求他们不要挂号。

  上午的门诊,孟老时常到下午一点才送走最后一个病人,帮他抄方的学生因肚子饿坚持不住,中途会跑出去吃点东西,但他坚持饿着,“年纪大了,吃饱脑子就不灵光了,必须看完再吃。”孟景春笑呵呵地说。

  每周除了国医堂两次门诊,孟老还有一次门诊远在仙林,那是他学生的中医诊所,每周日早上七点不到,他就出门,“年轻人愿意干中医必须支持,再远也得去。”

  为激励后辈,他还“倾囊所有”设立各类奖学金。2009年,他主动联系南京中医药大学基础医学院,说要拿出20万元捐给学院里家庭贫困但品学兼优的中医学子,当他把17本存折交到院领导手上时,在场的所有人都红了眼眶,“要知道,孟老退休早,诊金也不高,家庭经济条件并不宽裕,17本存折是他多年来省吃俭用、辛苦积攒的积蓄,最少的一本存折上只有1000元。”南京中医药大学教务处处长告诉记者。

  学院将这20万元成立了一个奖学金,命名为“树人奖”。对于这笔奖学金,他提出的唯一要求是:一定要用来奖励热爱中医、品德高尚的学生,不要求学生们回报他,只要求课余时间能跟他抄方,早点接触临床。

  2013年,孟老再度拿出50万元,在学校设立了“临床带教奖”,专门用于奖励优秀的临床带教老师。

  孟老对中医传承很慷慨,对自己的生活却是十分“节俭”。记者昨天看到,他至今还住在学校旁边的老教师楼里,家中除了各类中医书籍,几乎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