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价普遍虚高 具体高在哪些环节?

2014年11月26日

  药价虚高一直以来就是社会所关注的话题,近日南京夫妇代购印度抗癌药事件再次将药价虚高推到了风口浪尖,事实上,中国药价虚高的现象不仅仅存在于进口专利药中,专利药价格高昂多是由于其专利费用,而药物价格普遍虚高则是由加于药价上的种种“制度成本”而导致,大量数据反映出中国药品市场如何因制度原因失去平衡。

  财政补贴少 医院“以药养医”

  公共卫生总费用与同期国内生产总值(GDP) 之比,可以反映一定时期国家对卫生事业的资金投入力度,以及政府和全社会对卫生和居民健康的重视程度。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2012年,中国公共医疗卫生支出仅占 GDP 的3.03%,约为荷兰、法国的1/3,而大多数欧美国家公共卫生费用占GDP的比例都在7%以上。30多年来,中国政府一直在削减医院的补贴,现行制度实际上是在鼓励公立医院开出大量高价药品来获取收入,即“以药养医”。

  高额药品增值税推高药价

  高昂的药品增值税也在很大程度上推高了中国药价。经合组织健康委员会和欧洲制药工业协会联合会(EFPIA)的数据显示,大多数国家对药品征收的增值税率非常低,还有一些国家标准增值税率虽然较高,但却对药品实行了减让。美国、奥地利、塞浦路斯等国不对药品征收增值税;英国、瑞典、澳大利亚等国处方药的增值税率也为0%;荷兰、法国、比利时等国药品增值税率不到标准增值税率的1/3;而中国药品的增值税率高达17%,约为欧洲平均值(8.8%)的两倍。

  流通秩序混乱 经销商和医院多重溢价

  除体制、医疗卫生制度因素之外,药品流通秩序混乱、经销商和医院的多重溢价以及看不见的暗回扣都进一步推高了药价。据媒体报道,制药巨头的物流和商务费用占药价的7%-8%,其中物流费约2%,涉及的经销商一般在3道左右,每道经销商溢价5%-7%,在最后一道程序,也就是最后一级经销商到医院的链条上,通常会溢价7%-8%。此外,按照规定,内地医院还可在实际购进价的基础上加价10-15%。例如,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治疗乳腺癌的赫塞汀中标价为21613元,零售价为24854.9元,加价了15%,即每卖出一盒赫塞汀,医院可盈利3242元。

  近年来,国家发改委对药品进行了30多次降价,但药价虚高的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事实上,由于药品复杂的流通机制,即使政府放弃药品定价权、交由市场调节也很难降低药品价格。要解决这个问题,一方面需要政府加大医疗卫生的财政支出,另一方面,政府要依靠法律制度的力量,建立规范、健康的药品市场秩序,把医药卫生行业逐步扳回微利、公益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