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灸渐获美国人认同 全美针灸师中华人仅占少数

2014年7月28日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今年1月,美国最大医院之一的俄亥俄州克里夫兰医院(The Cleveland Clinic)宣布成立中草药诊所,向那些经西医医师转介、同时对草药没有不良反应的病人提供治疗,诊所的服务除中草药外,还包括针灸、心理治疗和推拿等。

  像克里夫兰医院所设的这类中草药诊所,美国还为数不多。该医院发言人说,主持诊所的草药师路芬乐(Galina Roofener)并不能自称“大夫”,也不能说可医治疾病。比方说,她持有的执照限制她不可以说中草药能治疗结肠炎,但可以说她能“遏制痢疾和疼痛”。她不能称治疗关节炎,但可以说“减轻关节疼痛”。

  这种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正说明中医在美国发展的举步难艰的尴尬处境─得不到合法地位。主因是中国的中成药以处方药身份进入美国主流医药市场需要通过FDA临床试验,但中药往往含有多种成分,各种成分用分子表达,说明什么成分发挥什么功效,很难说清楚,因此迄今仍只能算食品或饮品,称不上“药”。

  1980年,美国医学界将中医药划入补充与替代疗法(简称替代疗法),对其科学性、有效性及实用性还存在歧视或质疑。如果有人堂而皇之地挂牌开诊,就属违法。因此,不少曾行医多年、妙手回春的中医师,到美国后却因在媒体刊登能医治病人的“不实广告”,吃上官司,十分无奈。

  针灸的命运则比中医好许多。经过业内人士长达40年的不懈争取,目前在美国50个州中,针灸已在47个州合法化,几乎所有的保险公司都有支付针灸治疗的计划可供选择,只要民众加入的保险计划包含针灸,保险公司就会支付。而目前凡是拥有联邦老人保险“医疗照顾”(Medicare)的65岁以上老人,必须加入牛津保险和第一保健才可支付针灸治疗。

  针灸为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认同。2006年,美国加州中医政治联盟委托国会首位华裔众议员赵美心提出“针灸工伤补偿法案”(AB2287),要求加州工伤补偿必须包括针灸治疗福利。下一步将是推动与促进中医针灸疗法纳入美国的联邦医保体系。如获通过,全美将有5200万老人可享受联邦支付的针灸治疗。

  不过正如民谚所说,“瘦田无人耕,耕肥有人争”,纽约州针灸执照医师联合公会第8届会长林榕生指出,虽然是华人把针灸神技传入美国,但华人针灸师现在却是美国针灸界的“少数民族”。在全美近4万名针灸师中,七成以上都是非华裔,美国中医公会也是被洋人垄断。华人针灸师多集中在加州、纽约和佛罗里达州。(唐典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