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发展应从复兴原生态文化做起

2014年7月19日

  中医视窗

  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律委员会副主任李慎明最近在《中国中医药报》撰文指出,中医思维弱化,中医评价西化,中医学术异化,中医技术退化、中医特色优势淡化,是我国中医学术领域普遍存在的问题。为什么国家长期以来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扶持、促进中医的发展,反而出现了如此尴尬的局面呢?笔者认为,在发展中医的指导思想与具体实践中,偏离了中医赖以生存的原生态文化,不明白中医学的科学定位,违背了中医内在的科学规律,是其主要原因。这里先从中医原生态文化的角度,就历史与社会方面谈一些反思与认识。

  覆巢之下难有完卵

  西学东进的一百多年里,中国人在“中体西用”与“西体中用”的空洞争论中,在未能厘清科学、哲学、国学等概念内涵的前提之下,对东西方文化与科学在当代中国的组合与重构这一历史性重大课题,至今没有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而且在此期间,中国人普遍患上了民族文化自卑症,尤其在近代哲学贫困与近代科学主义思潮困扰下,对自己优秀传统文化进行了长达百年的自残与自虐。在此历史环境中,作为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瑰宝的中医,自然在劫难逃。与原生态文化相断裂的中医因此而陷身阴霾,头顶上牢牢扣着五项黑帽子—即落后的、过时的、封建的、不科学的、经验性的,有口难辩,无以自拔。

  传统意义上的中医在自己的故乡和自己的学科领域,失去了与生俱来的话语权;以西医所依托的观念与方法作为评判中医的至上信条和唯一标准,主导着中医医疗、教学、科研、管理的方向和未来;中医在原生态文化氛围里按照自身内在的科学原理自主发展,至今依然是中医界学子梦寐难求的一种奢望。这是古往今来任何一门独立学科里极少见到的奇怪现象。1982年卫生部崔月犁部长提出的“振兴中医”,“保持发扬中医特色”,代表了几代老中医药专家的共同愿望和呼声。在高扬科学发展观,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今天,我们首先必须解决的,就是要忠实于中医的科学原理,按照中医的科学规律办事,把中医的命运和话语权真正地交还给中医,好让中医在学术民主与自由的环境中讨论、解决自身的学术难题,商榷、选择自己生存、发展的方向与道路。

  中医西化之路缺少顶层设计

  半个多世纪以来国家中医行政管理部门的基本职能是:“发展我国中医事业与中西医结合”。前者强调的是发展中医,后者强调的是结合名义下的中医西化。一面在西化中摧毁中医,一面在混乱中抢救中医。如此悖论式的行政管理模式,是我国计划经济时期“生产关系决定生产力”的特殊产物。它既是设计者原生态文化意识淡薄的表现,也是制定中医管理体制时缺乏系统化顶层设计的具体反映。因而使无数学者在中医生存与发展上的种种良好愿望与积极努力,都在这种悖论式的行政管理模式中被碰得焦头烂额,这是当今改革与完善中医管理体制时,必须突破习惯势力,终止中医西化,彻底解放中医的一大迫切任务。

  中医是一门成熟科学

  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医不可能被西化的歧途”,将中医逼到了即将消亡的边沿。与此同时,学术造假,不讲真话的现象,已经到了空前绝后的地步。明明是在中医西化的误区里造成了中医基础科学与临床技术体系的不断扭曲与解体,偏偏把扭曲与解体美化为中医科学化、现代化、标准化、规范化的“重要途径”。明明知道中西医结合名义下的中医西化是一条走不通的路,偏偏要将它说成是硕果累累,而且至今无所愧疚、无所收敛地继续误导后人向中医西化的无底洞里不断地交着“学费”。明明歧视和排斥与中医血肉相连的原生态文化,不承认中医是成熟的科学,固执地视中医为经验医学,偏偏要到处向人们宣称“中西医结合医学”在中国已经形成。凡此种种荒唐,可谓不胜枚举。这其实是中医西化所导致的当代中医学术研究中文化精神溃败的真实反映,也是中国原生态文化在当代的魂断、失忆而造成的严重后果。事实表明,中医西化是当代制约中医复兴与发展的一个大毒瘤,必须在社会各界的共同关注和监督之下,尽早彻底根除。

  如果把中医比作一棵硕果累累的大树,那么中国传统文化是其根,《黄帝内经》为代表的基础科学体系是其本,《伤寒杂病论》为代表的辨证论治的临床技术体系是其主要枝干,而内、外、妇、儿各科的治疗及其方剂、药物等,则是其分枝、花叶与果实。从历史与社会学角度上讲,中医是名木,中医原生态文化是沃土。因此复兴中医学术,提升文化精神,完善中医管理,都必须从复兴中医原生态文化做起。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呼唤着中华民族原生态文化的真正复兴。

  习近平主席2013年11月26日亲临曲阜,2014年5月4日在北京大学所作的重要讲话,表明了中华民族原生态文化复兴的新时期的到来。他曾经说过,中医药学也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而中医则应该懂得,中华民族原生态文化是复兴中医的钥匙。(来源:科技日报)

关键词:中医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