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东“神医”中药方包生儿子 非法行医被取缔

2014年7月16日

巷内“李彬彬工作室”

  “一个疗程能治疗不孕不育,两个疗程能保证生男孩,这靠谱么?”7月14日,本报接到读者反映,肥东县店埠镇有个“包生儿子”的“神医”。记者走访发现,自称已帮千人得子的“李医生”,不仅无法提供医师执业证和其他行医资质证书,也不能提供《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相关部门称,曾多次取缔该诊所,可诊所换个名字又死灰复燃。

  1.巷内“李彬彬工作室”专治不孕?

  肥东县合蚌路定光寺巷内,开了不少中医门诊。下午3点,巷内行人不多,门诊外的平地上晾晒着一些中草药。

  “这里是不是有家马集李氏中药,喝他的中药能保证生儿子?”记者以看病为由,询问一家中医推拿店的老板。老板向身后一抬手:“那不就是李医生嘛。”记者一看,一个皮肤黝黑、身材高大的男人从远处走来。

  听说来求子,“李医生”便将记者带进20多平方米的“李彬彬工作室”,工作室内三分之二空间被大大小小麻袋包装的中药占据,充斥着中药材味。工作室内左墙上悬挂着两幅锦旗,一幅抬头为“李彬彬”,一幅抬头为“李斌斌”。

  2.开出中药方子售价1400元

  “你是什么情况,哪里不舒服?”“李医生”拿出小垫子,示意记者将右手摆放在垫子上。得知是“结婚两年未能怀孕”,“李医生”称是不孕症症状,“你老公没问题的话,问题就出在你身上,你就是中医里说的‘不孕症’。”

  在换手把脉的空当,记者问左右手脉搏各自管理何种器官,“李医生”一笑说道:“这个问题跟你说一下午也说不清楚。”一番诊断之后,“李医生”判定不孕的原因在于宫寒和气血两虚。“问题不是很严重,吃一个疗程应该就能怀孕了。”说完,他龙飞凤舞地写下一连串的中药名称和数字。“一个疗程三十服中药,每天煎一服,一千四百元。”在药方中,记者依稀能辨认出:当归、山药、黄芪和葛根子。

  “药价这么贵,里面有啥名贵药材么?”面对记者的疑问,“李医生”显得有些不耐烦:“没有名贵药材,我这儿药价是统一的,全部一千四。”或许是察觉到记者有些犹豫,他又添上一句:“看中医主要是看效果,我这是秘方,和药材没关系。”

  3.治不孕症的药也可包生儿子?

  “我要生儿子,应该开什么药方?”面对记者的追问,“李医生”将身体向后倾靠在椅背上。“生儿子的话,还是这个药方,只不过得增加疗程。”他低头想了一会,再抬头看了看记者。“你这个情况喝两个疗程就差不多了。”说完,“李医生”拉开右边抽屉,从里面抽出一叠信笺纸。二十余本信笺纸上,满满当当记载了今年慕名而来的求医者信息——姓名、住址、联系电话、求医目的和药方。

  “都说了要看效果,这些病例只是其中一小部分。”说起自己的医术,“李医生”打开了话匣子。十八岁从医的他,主要靠的是祖传秘方,专治不育不孕。经他治疗成功怀孕的病患多达千人,其中不乏一些专门要求生男孩的高龄妇女。“就我们这个村子,已经有二十多个喝中药生男孩的例子了,你可以出去随便打听。”他一口气报出了肥东县不少政府官员的名字:“这个局长你知道吧,他女儿的不孕症就是我治好的,就连省妇幼保健院不少护士都来我这看病。”

  4.邻居称不太了解“李医生”的医术

  在“李医生”的工作室内,记者始终没有见到任何营业执照和执业医师资格证。问及这些证件,“李医生”反复强调自己“毕业于正规中医学院且深悟祖传秘方精髓”。

  走出工作室,记者打听这位自称“包生儿子”的口碑如何。但他的邻居大都以“不太了解”为由拒绝回答,随后,记者又向附近超市的老板打听情况,老板起身指了指旁边的楼房说:“后面有个寺庙,那里有不少人求子。”

  5.专家回应: 不存在包生儿子的中药药方

  喝中药真的能包生儿子吗?为此,记者联系了安徽省第二人民医院中药科,该科主任朱咏梅对这一说法予以了否认。“当归等药材的确具有补血气的功效,对不育不孕有一定功效。但我行医这些年,从来没有听说过孕前喝中药能保证生男孩的说法。”

  6.部门回应: 此诊所曾多次 被取缔整改

  在合肥市市政直通车的网站上,记者查阅到曾有市民在6月底向12345市长热线反映过“神医”一事。7月8日,肥东县卫生局经过调查给予了回复:检查现场,李彬彬未能提供任何医师执业证和其他行医资质证书,也不能提供《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现已取缔该诊所。

  已被取缔的诊所为何换了一块招牌后重新开业接诊?记者就这一问题联系咨询了肥东县卫生局。该局办公室工作人员肯定地表示:李彬彬属于非法行医。“已经不止一人反映过这个情况,我们对他也进行过惩处。现在,只要检查他就关门,搞得我们也很被动。”不过,该名工作人员也表示日后将对其进行不定期的抽检。

  来源:合肥晚报

关键词: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