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低价药提价意愿渐显 提价空间或有限

2014年7月1日

  距离发改委要求的各省(区、市)价格主管部门向社会公布本级定价范围内的低价药品清单的时限愈近,所涉低价药生产企业跃跃欲试的提价意愿也渐显,中药企业表现尤甚。

  6月24日午间,被视为受益大户之一的佛慈制药公告透露,拟对入选《国家发展改革委定价范围内的低价药品清单》(以下简称“《清单》”)的58个中成药品种进行提价。

  佛慈制药称,由于本次入选《清单》的58个中成药品种原来在市场的销售价格较低,与按产品的日均费用标准计算的销售价格差异较大,根据“通知”精神,拟对以上产品进行提价,这意味着相关品种将得到更加广泛的应用,有助于公司拓展产品市场,更好地提升盈利空间。

  有投资分析人士指出,佛慈制药公告表述与5月下旬发布公告的嘉应制药表述类似,依据的都是发改委5月8日发布的《关于改进低价药品价格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对现行政府指导价范围内日均费用较低的药品(低价药品),取消政府制定的最高零售价格,在日均费用标准内,由生产经营者根据药品生产成本和市场供求及竞争状况制定具体购销价格”。“具体收益程度还要看企业的市场布局策略。”该人士坦言。

  而有31个产品进入《清单》的贵州百灵日前则表示,入选药品对企业短期经营成果不会产生重大影响。与前述企业相比,贵州百灵的观望姿态更浓,仅表示将“认真分析测算生产成本、市场供应及竞争状况,合理制定产品价格”。据透露,贵州百灵将充分利用自建的非处方药(OTC)队伍和营销网络优势推动产品销售;同时利用规模化采购优势、产能优势,有效控制生产成本,“形成对低价药品长期跟踪的机制,关注低价药品清单的动态变化并做好及时分析和调整”。

  有业内人士指出,目前入选《清单》的中成药同品种多家生产的情况普遍,甚至不同品种的产品亦有较强的相互替代性,竞争激烈,提价空间有限。

  事实上,即使较早公告提价意愿的嘉应制药,其董事会秘书黄康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亦谨慎回应,表示“提价不会很大”。

  相比之下,占《清单》中成药品种约16%的中药独家品种,则仍保有较强议价能力,在近年中成药成本提升的大背景下,独家品种有一定的提价空间。有4个独家药品入选清单的白云山董事王文楚表示:“目前公司已经在积极制定相关方案,根据销售渠道的不同,调价的进度也会不一样。”(来源:医药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