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国际化,教育须先行

2014年6月27日

  《中国医药报》在今年3月披露了2013年中国中成药出口的情况。并认为:“从某种程度上说,我国中成药出口情况可视为中药国际化进程的风向标。2013年出口额为2.67亿美元,与2012年基本持平,同比增长仅0.84%。”

  中成药将渐成国外常用中药的主流

  中医药在西方国家主要是指在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欧盟等国家。这些国家都是发达国家,代表西方文化,本国的西医医疗系统相对先进和成熟,中医药能够在这些国家站稳脚跟,并持续稳定发展,是中医药在全球发展的良好指标。

  中成药出口的增长和逐渐广泛使用比原来占主导地位的原材料草药饮片又进了一步。这几年中成药在国外的使用逐渐取代了原来的草药煎剂的方式,特别是中药单味药浓缩颗粒冲剂的使用,基本上可以代替原来的草药煎药,因而成为既能保持辨证论治思维下灵活多变的汤药处方和疗效,同时又容易被现代西方人包括华人后裔接受的中药服用方式。草药煎剂的传统方式将被边缘化,或者只局限在华人中老年的局部使用。因而原材料草药出口的意义除了国外药商作为再加工的原料之外,将逐渐失去主导国外主要临床使用的意义,因而中成药将逐渐变成国外日常使用中药的主流,其意义变得重要。

  中医临床用药倚重当地培养的中医师

  毋庸置疑,海外当地华人仍是推广中医药的主要力量。近数十年来,大量的华人移居国外,特别是受过正规训练的中医,成为西方国家当地推动发展中医的中坚。除了临床治病之外,还办教育,搞科研,并且争取中医进入主流社会以及合法化。

  澳大利亚率先于2012年实现了全国中医立法注册,为中医的发展奠定了法律基础和保障。其实中医立法的法案在英国比澳洲还更早提到国会,但由于西医的反对,立法提案流产,英国的中医人只能等待下一波的争取。从另一角度看,西医团体的反对正是说明中医系统在医学上有强大的、潜在的与西医有平起平坐的的竞争力,故他们在市场竞争中试图及早将中医扼杀在发展壮大的萌芽之中。加拿大的争取中医立法也在进程中。美国基本上每个州都承认针灸,并有一套考核中医针灸师资格的程序,在州一级的层面上中医针灸师合法执业。是否能形成全国统一的立法注册,尚待时日,或已不大重要。近几年来,国内培养的华人中医师移民这些国家的门槛越来越高,特别是由于语言的限制,变得十分困难。因而,中医临床用药越来越倚重当地培养的中医师。

  在西方国家培养会使用中药的人很关键

  中成药出口信息显示:受2004年欧盟颁布的《传统草药药品指令》的影响,出口下降,2013年对欧盟15国中成药出口额为703.43万美元,同比略增长9.15%,占出口额2.62%。由于法令的限制,加上欧盟各国尚未有正规中医教育,国内去的正规毕业的中医师较少,当地多数中医针灸执业者在中国接受非正规系统的中医训练,中成药进口这些国家并得到使用的成绩差强人意。

  再看看其他国家。美国(人口3亿多)中成药出口额为1550.42万美元,同比减少4.92%,占中成药出口的5.81%,出口商品主要为清凉油(269.74万美元)等;加拿大(人口3500万)为378.81万美元,同比下降2.87%,占中成药出口的1.42%,出口商品主要为安宫牛黄丸(占比达到13.11%);英国(人口6300万)对中成药进口管理越来越严,去年为155.29万美元,同比下降4.29%,出口商品主要为清凉油等;澳大利亚(人口2200万)为427.86万美元,同比增长12.44%,占总额1.6%。

  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按国家人口比例,澳大利亚进口最多,也是上述唯一实现增长的国家。美国人口差不多是澳大利亚15倍,但进口额4倍都不到,且一大部分是清凉油。人们可能认为,澳大利亚已经实现全国中医立法注册,进口中成药多自然顺理成章。其实,从进口中药的宽松度和限制来说,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情况差不多,澳大利亚还更加严格一些。美国目前仍然将中成药进口归为食品类,而澳大利亚却已经在1989年立法,将中成药及其他自然疗法类药物归为列册类(相当于中国的健字号),入口条件比食品类更严格,需要事先申报备案等。美国有很长的进口中药的历史以及众多的亚裔人口和中医师,而且其医疗体系不像澳洲那样西医全民医保,故其中成药的进口量显然与其此种状况不相称。

  因此,在西方国家培养合格的、会使用中药的人很关键。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等国的中医教育都存在了20年以上,训练出来的中医针灸师已经在当地社区医疗保健系统中担当了一定的主力。澳大利亚长期以其整体相对较高要求的中医教育水平,培养出临床上不但能够针灸,同时还会使用中药的中医针灸师,在中国中成药出口的一个侧面反映出来,是合理的。中国中成药出口,确实不是仅仅商业外贸这么简单。

  然而,中国作为中医药的发源地,取得出口中成药的这点成绩,仍然令人十分惭愧,其中肯定有诸多方面的原因,同时也说明具有上升潜力,也客观上要求国内国外的有效沟通和相互支持,特别是海外中医教育。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这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对于我们国外的中医来说,除了争取立法注册之外,扎扎实实地办好正规中医高等教育,培养合格的、真正临床上过得硬的中医针灸师,才是中医药走向世界并维持可持续发展的关键。(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关键词:中药  国际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