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称中医学生义诊 实为推销医疗器械

2014年6月11日

  一间会议室,挂着医学院“义诊”的横幅,年轻的“学生”正忙碌着准备医疗器材。他们说处于实习期,从学院带出高精尖治疗仪,有时“勉为其难”售出一套,普惠大众。这群人,在居民小区出现过,甚至到政府机关单位搞“义诊”。广州中医药大学收到很多投诉,于是严正声明“打假”。据了解,这实际上是医疗器械公司搞的把戏,调查中,有销售代表愿以自身经历揭露全过程,“实习是假,卖药是真”。

  广州中医药大学:

  不会安排学生参加义诊

  近期,记者经常接到报料称,在小区、老人院、邮局乃至机关单位门口有拉横幅办义诊的团队,自称是医学院学生免费看诊当实习。

  陈先生日前在白云区一栋写字楼里体验了一次。他有高血压,而现场人员向他讲解了日常保健的建议,并用“学校配备的实习针灸仪器”,免费进行一次20分钟仪器穴位按摩。离开时还说,这个星期他们都会在这个会议室,随时可过来免费理疗。

  “好像天上掉下了免费的午餐”。陈先生事后心生怀疑,因为会场布置简陋,没见到任何医学院的标示。团队没统一着装,看起来也不像学生。

  记者向广州中医药大学求证,校方立即反应:“假的,我院不会安排学生进行所谓社会实践。”该校针灸康复临床医学院被冒充得最多,党委副书记李渊说已经持续六七年遇到这类事件了,从全省各市都接报过。“现在又死灰复燃,我们也无可奈何。”

  他声明,学生实习期一般到医院,不会到正规医疗机构之外的机关单位活动,更不会兜售医疗器械。

  另外,医学院学生一般无资格参与义诊。医院要举办义诊,必须经过所在地卫生行政部门同意,报卫生局备案,派有执业医师资格证的医师出诊。

  记者试探:

  实习就是当学生做“义诊”

  这些公司意欲何为?记者找到一位曾扮演“义诊大学生”的小优(化名),她向记者讲述了其中的内幕。小优是广州某大学人文学院的学生,5月找到了“中润××投资有限公司”实习。这是一间医疗器械公司,她被要求假冒“广中医学生”,在“义诊”时兜售医疗器械。

  记者登录该公司官网找到前面所提及的一款“针灸治疗仪器”,但该网站没有出示任何批准字号,也没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批准字号。而公司是2012年在香港注册的。

  记者以学生找实习机会的身份致电该公司的经理。经过长时间确认身份后,经理介绍了实习过程就是当“学生”参加“义诊”。至于社会实践的鉴定报告,他说提供“义诊”场地的单位可以出示。至于如何联系这些单位,他不耐烦地说:“刻个医院公章就有介绍信啦。”

  “义诊”大学生爆料:

  先免费服务再推销产品

  在招聘网站发简历后,经历了简单面试,小优被“中润××”投资有限公司录取为销售代表,告知实习3个月内无合同、无底薪、有提成。“经理说现在全国已经有十几个分公司,大家在这里可以实现人生梦想。”

  小优面试时有七八个伙伴,有些是附近工厂打工的,有些是刚毕业学生,全部被要求在公司住宿,但住宿条件极其恶劣,20多个男男女女挤在一间出租屋。

  晚上所有人都要做“团队训练”,男人背着女人相互撞,活动中充斥暧昧的言语。一早上整整齐齐排队,背诵医疗常识,狂热地宣誓公司销售理念。小优直觉上感觉吓人:“好像搞传销一样。”

  在第一个星期的周一,小优随另一名经理去番禺一栋写字楼开“义诊”。七八个人搭公交车,路上被告知一条条禁令:一定要说自己是“广中医学生”,相互之间以“师兄师姐”称呼;不能提“公司”两个字,通以“学校”替换。

  进入写字楼,已经有老人家在场等候。经理跟阿伯聊天,聊到了职业、儿孙等情况。“这个阿伯两个儿子每个月都给他钱,好好盯住。”经理告诉她。

  随后,经理说阿伯可能血糖高。最好经常去医院做这种仪器的治疗,“无意中”透露仪器的价钱为3988元。阿伯问仪器有没有得卖,经理很遗憾地说没有,但他们这个星期都在这里,欢迎他常过来。后来,阿伯和几名老人经常来理疗,直到第三天,经理神秘地各自告知,学校准备购进一批新仪器,如果需要可以帮忙带一两台,学生价1980元。有位老人动心了,第四天做了交易。

  整个实习过程让小优极不舒服。糖尿病、高血压、颈椎病一个个病名往老人身上套,每卖出一台器械,他们可提成400元,卖完一个星期马上转地方。其间,会到小区、医院、邮局乃至政府机关单位继续“义诊”。

  小优想走人,问经理能否出个鉴定报告。他含糊其辞,小优觉得很不靠谱,趁夜色从宿舍逃跑出来。

来源:广州日报

关键词:义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