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重问题阻碍中医中药事业健康发展

2014年6月3日

  导读:上个月在北京参加中国中药协会药物临床评价研究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的专家表示,成立协会专业委员会是为了进一步强化中药协会在药物研究与标准建设方面的服务能力,并组织力量为解决中药面临的安全质疑、临床价值不清楚、缺乏定价依据、超说明书使用严重等技术与政策问题服务。

  5月24日,在瑞士日内瓦闭幕的第67届世界卫生大会审议并通过了由我国提出的传统医学决议。该决议确认了传统医学和补充医学在维护人类健康方面的作用与潜力,要求世卫组织支持各国制定国家政策、标准和法规,加强能力建设,发展传统医学。敦促各成员国根据本国实际情况,调整、采纳和实施《世卫组织2014~2023年传统医学战略》。

  并在此基础上制定本国传统医学规划或工作计划,“保证传统医学产品及服务的质量、安全、适当使用和有效性”。这是《世卫组织2014~2023年传统医学战略》确定的3项目标之一。其余2项分别是:建立传统医学信息库,为制定国家政策提供支持;促进传统医学服务的全民覆盖。

  近年来,国内中医药产业在国家政策的大力扶持下发展迅速。“据协会不完全统计,2013年单家单品种年销售超过1亿元的中成药产品有350多个,年销售额10亿元以上的也有十几个。”中国中药协会会长房书亭说。

  与此同时,一些关于中成药的安全事件此起彼伏,健体五补丸、云南白药等品牌中成药纷纷因含朱砂、草乌等毒性药材被媒体质疑。“含朱砂、雄黄、何首乌、槟榔等毒性中成药出现频率比较高。”天津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院长马融表示,朱砂的主要成分为硫化汞,有毒,在美国、日本等国家禁止入药。《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规定,朱砂的主要功能包括清心镇惊、安神、明目、解毒等,因此在中成药尤其是儿童中成药中使用频次较高。

  “很多中药注射剂产品在临床超适应症使用、联合使用情况严重。”中国医疗保险研究会副会长熊先军说,这种超适应症使用、不合理联用带来巨大的安全性风险。熊先军举例说,舒血宁注射液为银杏提取物,主要功能是扩张血管、改善微循环,被批准的适应症为脑栓塞、脑血管痉挛、冠心病、心绞痛、缺血性脑卒中等,但在临床上,舒血宁注射液被用于治疗100多种疾病,超适应症使用产生的金额高达十几亿元。

  “在中医药产业快速发展的背后,还存在很多隐忧和发展问题。”房书亭说,主要包括中药研究基础薄弱,中药材野生资源减少,中药材质量下降,中成药临床优势定位不明确,大多数中成药缺乏有效性、安全性以及药物经济学等方面的循证数据,临床上普遍存在超说明书使用等现象。

关键词:中医中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