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中药统一管理是必然出路

2014年5月15日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完善中医药事业发展政策和机制”,这是中央抓住了中医药发展中的关键提出的对中医药发展的改革总要求。按照中央的改革总体设计和要求,中医药业界要高度重视,加强对行业发展问题的调查研究,在找准限制中医药发展的体制、机制和政策问题基础上,做好顶层设计,制定出改革的时间表和路线图。目前,影响和制约中医药发展的最大问题,仍然是中医药的管理问题,特别是中医中药的管理分家,对中医药发展影响极大。在中医管理上,目前有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和地方各级中医药管理部门。中药的管理则十分复杂,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没有多少中药的管理职能。中药属多头管理,部门职能交叉、职责不清,已严重影响了中医药事业和中医药产业的健康发展。

  中医中药管理的现状和问题

  中医中药管理分离 现行的中医药管理体制,中医、中药实行分开管理,这种管理方式严重违背了中药“源自临床、用于临床”的特殊性和“药为医用、医因药存”的相依相成的自然规律,导致中医中药学科分离,阻碍了中药学科遵循中医理论科学发展之路。由于中医、中药管理工作脱节,使中医中药的发展渐行渐远,中医主要是以中药作为防治疾病的“武器”,现在中药的问题多多,业内惊呼:对于中药再不加强监管统筹,中医迟早要毁在中药上!同时由于中医中药的管理脱节,也导致我国中药研究和制药业远离中医理论指导和中医临床实践,因受制于西药研究和管理模式,使得中药一些传统的、优秀的东西被扼杀,中药产业发展缓慢。

  中药管理主体缺失 现行管理体制中医由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承担管理职责,责权明确,而中药存在管理主体不明、监督乏力、责任不清等问题,涉及到中药管理的部门多达十几个,如发展改革委、工信部、农业部、林业部、食药监局、质检总局、中医药局、科技部、教育部等部门。虽然多部门管理,但却没有一个部门对中药管理、规划负总责,体制混乱,责权不明,属于典型的“九龙治水”,导致中药工作主体混淆不清,统筹协调不畅。多头管理,属于“铁路警察各管一段”,又造成“谁都管、谁都不管、谁都没有责任”的局面,管理缺位、失位,放任自流。虽然在中药的管理上多达十几个部委,但是,一方面,各部委任务繁重,管辖范围宽广,中药的管理在各部委中属“微不足道”,不能引起相应的重视;另一方面,对中医药的专业知识缺乏,有的部委甚至连一个学中医懂中药的专职管理人员都没有,国家设立有中医药的专门管理部门,即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汇集了一大批中医药专门管理人员,但又不赋予它相应职能,这不能不说是一大弊端。

  野生中药材亮起“濒危”红灯 各地政府、官员重视中药产业发展,但中药产业在高速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一系列问题,产生了中药资源保护与利用之间的矛盾,如对野生中药资源的无序采挖导致野生资源的大幅度减少。野生药用资源占我国常用药材品种的2/3,产量的1/3。但长期以来,由于缺乏有效的监测预警机制,只计采挖成本不计资源成本,不管资源状况,导致野生药用资源枯竭问题日趋严峻,陷入“越挖越少、越稀越贵”的恶性循环怪圈,有的种类已经成为渐危甚至濒危物种。

  中草药市场鱼目混珠、以次充好 家种中药材生产重产量、轻质量,农残、重金属超标,种子退化、品种异化等问题存在,质量堪忧。中药材供需信息不对称,销售渠道不畅通,缺乏畅通的销售平台,造成无序种植严重,增产不增收,部分中药资源供应不稳定。中药材生产粗放,资源消耗大,导致恶性循环,质量不稳定,资源浪费严重。中药材质量标准和商品等级标准等落后,假冒伪劣、以次充好等问题较多,影响用药安全和临床疗效,破坏市场环境。

  中药新药研发受限较大 中医中药管理分家,导致在中药研发政策上出现偏差,割裂了中医几千年来遵循的名医-名方-名药的良性发展链条,忽视中医理论和临床经验,重视“中药西作”,推行全面的西药研究方式和评价方法,因为这种政策,中医也就很少再出现像至宝丹、紫雪丹、安宫牛黄丸、六神丸这样的名药了。

  中药院内制剂不断萎缩 中药院内制剂是医院名老中医药专家多年临床有效的中药处方,疗效可靠,特色突出,价格便宜,也是中药新药研发的苗圃。中医院历来按“院有专科、科有专药、人有专长”的模式发展,但当前对中药院内制剂的管理沿用西药研发的标准与做法,违背中医中药的规律与特点,直接后果是医院中药院内制剂大量萎缩,导致具有良好发展模式的中医院,没有了专药、专科支撑,也是现在中医院特色优势不浓的一个重要原因。

  问题分析与政策建议

  问题分析 由于中医中药管理分开,各职责部门从不同角度行使职能,缺乏统一规划、统筹协调。主要弊端表现为:一是管理职责分散,缺乏对中药整体发展的长远战略规划,对关系产业乃至行业持续健康发展的整体性、全局性、难点性问题缺乏统筹规划;二是部门间政策不配套现象较为突出,有关部门依据职责各行其政,协调支持不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政策衔接不畅;三是部门间存在职责交叉,导致部分工作存在管理漏洞,特别是野生中药资源管理职责长期处于管理盲区;四是中医中药管理脱节,不遵循中医药规律办事,造成相互悖离与制约。

  政策建议 “中医药作为我国独特的卫生资源、潜力巨大的经济资源、具有原创优势的科技资源、优秀的文化资源和重要的生态资源,在经济社会发展的全局中有着重要的意义”。中医药的发展规律和特点是中医中药密不可分,中医中药相辅相成,实行中医中药的统一管理是实现中医药协调发展的重要保障,也是中医药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的基础,建议完善中医中药管理体制、机构和队伍,实行中医中药的统一管理。

  1.确立各级中医中药管理机构对中医中药实施全行业的管理。

  2.中医药行政管理机构的管理职能应涵盖中医中药医疗、教育、科研;中药材种植养殖;中药饮片和中成药的生产加工;中药流通和使用;中医中药非医疗服务、中医中药传统文化保护、国际合作等。

  3.在中医药管理部门内部建立专门负责中药资源管理的内设机构,建立健全中药资源管理体制,加强对中药资源管理和中药产业发展的统筹规划。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关键词:中医中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