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官山扁鹊医简 为川派中医溯源

2014年5月14日

  作为2013年全国考古十大新发现之一的成都老官山汉墓,墓中出土的西汉时期医简和完整的人体经穴髹漆人像堪称重要发现,医简被考古专家认为极有可能是已失传的扁鹊学派经典书籍。目前,医简正在文保修复中。有关专家告诉记者,这两样文物有望在即将亮相的成都博物馆中与观众见面。成都中医药大学中医医史文献研究员和中浚认为,老官山出土的医简,介于早期的马王堆医书和中国首部医学典籍《内经》的内容之间,而且九部医书都和中医学有关,既涉及中医理论,又有症候治疗以及针灸、脉诊等,涉及中医学的多门学科,学术价值极高。

  医简怕光 文保过程需历经数年

  在此次考古发现中,3号墓出土了部分竹简,根据竹简长度、摆放位置、叠压次序和简文内容,可分为九部医书,除《五色脉诊》之外,都没有书名,经初步整理暂定名为《敝昔医论》《脉死候》《六十病方》《尺简》《病源》《经脉书》《诸病症候》《脉数》等。此次考古专家从老官山汉墓出土的九部医书内容分析,部分医书疑似失传的中医扁鹊学派经典书籍。

  记者在文保专家的指引下,来到看似普通却处处戒备的文保中心。在存放这些简牍的库房,记者见到了记录着扁鹊学派医学典籍的920余支竹简和50余片木牍,它们被一一编号,存放进一个个长约1米的玻璃试管中,每个试管中注有“水”。专家提醒记者,最好不要拍照,因为闪光灯对其破坏很大。专家们在读取简牍上的文字时,也用了红外线扫描和红外线照相等方式,以免这些文物受到二次破坏。

  “竹简历经千年,一直浸泡在水中,出土后,周围水一旦被抽干,它们脆弱得一碰就会散掉,现在只得用泡沫等材料,对竹简下的泥土进行小心置换,才将竹简从泥土内取出。”文保专家告诉记者,随后的清洗过程更是精细活儿,专家们将竹简用两片无机玻璃片夹住,再用丝线进行缠绕,然后将它们存放在玻璃试管中,“试管里注入的是蒸馏水”。据悉,文保专家下一步将采用脱水加固的方式,用乙二醛脱水加固法,对竹简进行永久加固。“这个步骤更困难。”文保专家说,不仅要保证不损害竹简的外形,还要保证竹简上的毛笔字不被蹭掉。这个繁琐的过程至少需要数年。

  “敝昔”与“扁鹊”同音通假

  扁鹊,原为上古神话黄帝时期的神医,而《史记》中记载的扁鹊原名秦越人,又号卢医,是春秋战国时期名医,由于他的医术高超,被认为是神医,所以当时的人们借用了神医“扁鹊”的名号来称呼他。据《汉书》记载,扁鹊著有《内经》和《外经》,但均已失传。扁鹊是中医望、闻、问、切四诊法的鼻祖,而此次发现的医简《五色脉诊》,详细记载了通过脉象观察病痛的方法,“心气为赤色,肺气为白色,肝气为青色,胃气为黄色,肾气为黑色,故用五脏气色……”通过对脉象的观察、有助于诊断找准病症,这些内容与扁鹊学派颇有渊源。

  考古专家初步判断这批医简疑似扁鹊学派书籍的主要依据就在于“敝昔”二字。《敝昔医论》中多次出现“敝昔”二字,如简文“敝昔曰:所胃(谓)五色者,脉之主”就是论述五色脉与脏腑和疾病的关系。考古专家表示,中国的古文字体系非常复杂,流传至今,读音和字体的变化很大,加之方言的原因,“扁鹊”二字在古汉语中并非只有一种写法。“敝昔”与“扁鹊”同音通假是没有问题的,“敝”通“扁”,“昔”通“鹊”在以往的古籍中也有出现。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也认为:“敝昔”通“扁鹊”没有问题,这是很重要的线索。此次老官山汉墓考古现场负责人谢涛表示:“此前我们邀请了专家多次论证,从内容分析认为是扁鹊学派书籍的可能性很大,但考古研究有时难以盖棺论定,更多的论证还需要我们对出土简牍的进一步识读补正。”

  “医”“巫”分家 标志中医独立发展

  与此同时,与3号墓医简伴出的还有一具完整的人体经穴髹漆人像,高约14厘米,五官、肢体刻画准确,白色或红色描绘的经脉线条和穴点清晰可见,不同部位还阴刻“心”“肺”“肾”“盆”小字。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认为该人像应该是迄今我国发现的最早、最完整的经穴人体医学模型。历代医学家一致认为,扁鹊是中医最早的针灸医生,长于针灸治病,被称为中华“针灸祖师”。而此次在3号墓伴随九部医书出土的完整经穴髹漆人像,也从侧面增加了出土医书为扁鹊学派书籍的可能性。这具经穴髹漆人像并非孤例,早在1993年春,在四川省绵阳市永兴镇双包山发掘的2号西汉墓后室中,也出土了一件黑色髹漆的小型木质人形,其上有红色漆线的针灸经脉循行径路,但无文字及经穴位置标记。中国中医药学会内经专委会委员、成都中医药大学教授张新渝表示,陆续出土的这两具髹漆人像说明,早在西汉时期,成都平原地区已经开展了中医脉诊和针灸的医疗实践,并总结产生了医学著作和针灸模型,到东汉时期广汉出现的涪翁、程高、郭玉等以脉诊为特色的医学派别,也是由扁鹊学派发展而来,因此在成都地区出土扁鹊学派医简是不足为奇的。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发现除了医简,还有专门记录巫术类木牍。值得关注的是,这些刻有巫术的木牍,与墓葬中出土的专门医学论著的竹简是分开的。考古专家认为,老官山汉墓出土的医简中,基本没有巫术,这也证明西汉早中期“医”“巫”已分家,标志着中医走上独立发展的道路。

  医简药方比马王堆医术更成熟

  专家根据竹简内容,为其余8本进行了初步命名。如《敝昔医论》讲五色脉、《脉死侯》讲脉象与疾病以及死亡的关系、《六十病方》所涉病名包括内科、外科、妇科、皮肤科、五官科、伤科等疾病,《病源》则涉及病理学,《诸病症候》包括经脉和病症部分。还有一部《医马书》,是迄今我国出土的首部兽医书。

  此次出土的竹简医书的最大特色就是医方和中医理论内容都很丰富。其中,在《六十病方》中包括有“题名简”和“医方简”,有医方60条,内容丰富。从其中所列病名来看,更是涉及内科、外科、妇科、皮肤科、五官科、伤科等疾病。专家分析,《六十病方》中大部分可识别的药物具有祛风、祛寒、祛湿的作用,一些是治外风的药方。此次老官山医简,在和中浚老师看来,是医学史上数量最大、最集中、和医学关系最密切的医简的重要发现。“从医简数量来说,920余支简,字数和马王堆医书的两万多字较为接近。从内容来说,马王堆医书的内容有很多原始、巫术的成分,医方也以单方为主,经验的成分较大。此次发现的九部医书都和中医学有关,既涉及中医理论、又有症候治疗,以及针灸、脉诊等,涉及医学的各个方面,学术价值极高。”老官山医简的医方也比马王堆医书更加成熟,“不仅每个医方的药味增加了,经常有四五味、七八味,相比马王堆医书的一两味药更有中医方剂的特点,很多药现在仍在临床上使用。”

  “川味”中药 成都有独立医学派系

  汉代的著名医家仓公、华佗,都是与扁鹊学派有关的学者,而此次出土的部分医简,也进一步证实东汉时期广汉的涪翁、程高、郭玉等以脉诊为特色的医学家都是扁鹊学派的继承人。和中浚介绍,老官山汉墓出土的医简《六十病方》与马王堆《五十二病方》同类,但病名和方药不同,表明成都存在一个独立传播的医学派系。在《六十病方》的60条药方中,还出现了蜀椒、川芎、白芷、厚朴、乌头、防风等四川特色中药。在药方“八治风:石脂七分,蜀椒五分,方风、细辛各四分,厚柎五分,陈茱萸一分,圭十分,薑六分,皆冶合”带有明显的川派中医特色。和中浚表示,蜀椒等是常用中药,多性温,大热,可以治疗多种痛症,现在有些中药药方中还在沿用。

  除了医治人的医书药方,此次出土的医书中,还有一部专门讲述如何医治动物的医书,其中描述了马生病的诸多症状和“以药灌鼻中”的治疗方法,而这种灌药法和《周礼·豕宰·兽医》中所讲的方法是一致的。更让人惊奇的是,脉学理论还在《医马书》中的一支简上出现。“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发现,因为以前根本没听说还要给马诊脉!”医马和医人的书放置在一起,在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王毅看来,是因为在两千多年前的古代,马是人类生活中极为重要的生产、生活工具。“这次的《医马书》内容如此丰富,说明远在两千年前的汉代,马基本上就被当成人看待。”

  “与中医药相关的出土文物,特别是医简的发现,对中医学术以及历史的影响都具有现实的作用。”和中浚介绍,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湖南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导引图、湖北张家山汉墓出土的脉书等,都对中医学术界有很大的影响,并且,其历史价值、理论价值远远高于临床现实应用价值。和中浚介绍,成都中医药大学正组织以校长梁繁荣为首的研究团队,李继明研究员等已对医简内容进行了识读,目前正从它的理论、诊断、病因、病理、症候、方药、经脉,以及其价值和内涵等多方面展开研究。“研究过程中对竹简所载文字的识读是一大重点也是难点,有些不清楚的文字或者通假字,它们的内涵和意义还需要进行深入研究。”

  扁鹊(公元前407年—前310年)春秋战国时期名医,因其医术高超,切脉诊断法很突出,具有较高水平。《史记》称赞扁鹊是最早应用脉诊于临床的医生。扁鹊学派战国、秦汉时期在社会上影响最大、是享誉最高的医学学派,传世的医经和经方有《难经》、《中藏经》等。在中医史上,扁鹊学派和黄帝学派的地位和影响,经历了“戏剧性”的盛衰剧变。战国秦汉时期,扁鹊学派占压倒性优势;隋唐之后,扁鹊学派的地位和影响一落千丈,黄帝学派逐渐“一统医坛”。

来源:成都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