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抑郁症患者心路历程 或成人类第二大疾病

2014年5月10日

 

  近日,不断有媒体人自杀,其中三位曾患有抑郁症。根据世卫组织预计,到2020年,抑郁症可能成为人类第二大疾病。9日,记者从市精神卫生中心了解到,门诊上接诊的抑郁症患者越来越多,而且各年龄段的都有。当天,一名被抑郁症折磨了近一年的患者,向记者讲述了自己就诊前后的经历。

  “我得的是抑郁症。”对于自己的病,67岁的抑郁症患者王建民(化名)很坦然。“我记得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不舒服的。”王建民说,他当时就是心里特别难受,总是睡不着觉,吃不下饭。去医院从头到脚查了个遍也找不出原因,医生建议去精神科看看。

  “我当时一听让我去精神病医院看,我就不接受,我又没有精神病为啥要去哪里。”王建民说,他当时就是浑身不舒服,但是让他说具体哪里难受又说不上来。吃中药、挂吊瓶等治疗了一个多月之后,王建民的症状不但没有减轻,反而更加严重了。晚上睡不着、烦躁、忘事、不愿见人……

  “来医院前我已经想好了两种死法。”在妻子和儿子的劝说下,王建民勉强接受去看精神科。“我治疗一段时间后,能睡着觉,也能吃下饭了,我觉得治疗是管用的,就开始配合医生积极治疗了。”王建民说,刚来住院那会,他老伴整天陪着他,现在他一个人已经可以生活了。王建民在医院已经住了三个月了,正好一疗程,现在就盼着能早点出院。

  要治

  九成抑郁症患者未及时就医

  媒体人的英年早逝,让三个字深深地刺痛人们的神经—抑郁症。世卫组织预计,到2020年,抑郁症可能成为仅次于心脑血管病的人类第二大疾病。然而,相对于其他常见病,社会对抑郁症的认识和了解却远远不够。

  这是一组不该忽视的数据:世卫组织数据显示,全球每年因抑郁症自杀死亡人数高达100万人;2009年《柳叶刀》上一篇流行病学调查估算,中国抑郁症患者已达9000万。抑郁症是种什么感觉?很多人以为它只是心理状态不好,但抑郁症患者小赵说,还有正常人想象不到的身体痛苦:失眠、头晕、胸闷、气短、胃灼烧。

  抑郁症以显著而持久的心境低落 、思维迟缓和身体的疲劳衰弱为主要特征,常伴有焦虑和无用、无助感,部分患者可能出现自伤和自杀倾向。北京回龙观医院副院长庞宇说,抑郁症是一种常见疾病,不分男女老幼、地位高低,谁都可能得,它就是“心灵感冒”。但它又并非单纯心理问题,而是有一定生物学基础的器质性疾病,因大脑中缺乏一种或多种神经递质所致。目前我国抑郁症识别率仅为30%,识别出来就医的患者也只有30%,这意味着抑郁症就医率不足10%。由于不及时治疗,我国不少抑郁症患者最终走上绝路。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主任医师何燕玲说:“很多人不知道这是一种病,归咎于性格、环境因素,认为是个人过于脆弱,不需要治疗。”

  能治

  规范治疗,八成患者可治愈

  “抑郁症就像一个黑洞,一个不留神就会把自己吸进去。”21岁的“三三”上初三时患上抑郁症,曾3次自杀未遂,无数次自伤。现在她已是大三的学生,“如果不是爸爸妈妈的支持和鼓励,我早就"走"了。”临床经验表明,80%的患者如果规范治疗可以实现临床治愈。虽然对抑郁症已有行之有效的治疗办法,但有各种原因导致患者没有接受有效治疗,或影响治疗效果。

  疾病的非典型性导致误诊率高。“很多抑郁症是隐匿性的,身体上的不舒服其实潜伏着情绪问题。”北京宣武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詹淑琴说,相比国外我国患者更多表现出躯体症状,如98%的抑郁症患者有睡眠障碍,很大一部分患者还有头痛、心慌等慢性病症状。他们求助于综合医院,但一般科室医生缺少抑郁症识别训练,导致治标不治本。

  治疗的不规范、不持续,复发率高居不下。一方面是鱼龙混杂的心理咨询盛行。专家指出,正确的心理治疗只对轻度抑郁症患者有效,对于中重度抑郁症,必须要在用药的基础上进行心理治疗。另一方面,患者排斥用药、自行停药以致病情复发,出现存量病人未减少,又不断有新增病人的“滚雪球”问题,抑郁症需要接受2至3年的系统性治疗才能避免复发问题。詹淑琴说,有50%的患者在首次痊愈后会复发,第一次复发患者中有75%的患者会再次复发,三次复发以上的建议终身服药。

  预防

  消除误区补齐短板

  目前抑郁症患者在精神专科门诊中已超过50%,面对发病率的抑郁症,中国尚未做好防止应对准备。疾病教育不足,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抑郁症,得了以后不敢面对,面对以后又不知该怎么办。专家认为,预防和治疗抑郁症最有效的手段就是,通过疾病科普宣传,提高患者自身识别抑郁的能力,增强勇敢就医的意识;专科医疗资源匮乏,我国基层医院几乎没有精神科医生,即便是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大部分综合医院也没有精神科专科医生;心理治疗欠缺,安慰有时比药好,对抑郁症患者尤其如此。与加强教育、完善医疗相比,更重要的是创造和谐的社会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