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信任危机:冬虫夏草如此珍贵为何随处可买

2014年5月9日

  新加坡媒体称,49岁的银行经理谢青(因)一直很相信中药,无论是增强视力的枸杞子还是抗击病毒感染的灵芝。但是,这位深圳居民却对药店销售和诊所开的中草药的质量持谨慎态度。她说:“像冬虫夏草这样的昂贵草药理应很稀有,现在却随处都能买到。有关中药的丑闻这么多,我都不知道怎么选了。”

  据新加坡《海峡时报》5月5日报道,针对这样的问题,广东横琴一处即将启动的中药园希望通过为中药材树立更高标准加以解决。

  报道称,这个占地50万平方米、由粤澳政府合作建设的中药园想要建立更严格的质量监控体系以及一个新产品研发中心。由新加坡腾飞集团规划、投资额达100亿人民币的园区正在建设中,预计将于2020年开业,届时会有300家企业入驻。

  园区的业务拓展经理崔柏钊说:“中国中药产品的问题是‘信任问题’。我们希望帮助解决。”

  报道说,传承5000年的中药一直深受包括港澳台在内的中国,以及像新加坡这样以华人为主的国家的欢迎。此外,中药在世界其它地区的受欢迎程度也在增长。

  中药产业发展蓬勃:世界卫生组织的最新研究报告发现,中药已在100多个国家取得了稳固基础,相关诊所约有10万家,从业人员30万,培训机构1000家。

  据报道,在中国,采用中医疗法的人占患者总人数的1/5。中国还是中药产品的主要出口国,出口的中药材占全球的90%以上。

  但中药产业一直受到各种安全问题的困扰,从有毒产品到假药材等层出不穷。

  报道说,去年,绿色和平组织对中国内地和香港药店的65种中草药的检测发现,其中26种含有被世界卫生组织归为“极毒或高毒”的杀虫剂。香港特区政府去年5月因汞含量超标召回了北京同仁堂(16.66, 0.00, 0.00%)销售的一批药材。

  此外,中国内地还有因食用中药而中毒的案例。以上种种事实不禁使消费者对中药产品的安全性产生了怀疑。

  据悉,位于香港上环的中药店永福隆不得不向顾客证明自己的药材是安全的。据药店老板回忆,2011年曾发生过用硫磺漂白山药的丑闻。药店老板说:“我当时不得不把店里的一些山药浸泡在水里以证明不含硫磺,然后才能出售。”

  香港中文大学中医学院主任梁荣能教授说,问题出在中国内地对安全标准的落实上。

  崔柏钊说,其实从纸面上看,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确立的标准很高,“问题出在执行者身上”。

  这也是横琴中药园希望改善的地方。澳门大学和澳门科技大学共建的一个实验室已被确定为中药质量研究国家重点实验室。该实验室将负责制定园区的质量监控标准并聘请检查人员。

  崔柏钊说:“澳门方面的人将负责杜绝中国其它地方发生的偷工减料的情况。”

  园区内的企业只能与具有良好履历的供应商合作。除了把产品送往药监局进行强制性检测外,企业还必须接受园区内部更严格的检查。经过这两道程序后产品才能正式上市出售。

  园区也将允许公司与各大高校合作研发新产品。崔柏钊举例说,广州一家公司拥有上百份家族配方却无从加以研究,“但我们的研发中心可以提供帮助”。据悉,该园区也会使中小型企业受益。

  报道说,考虑到中药产业的规模,横琴中药园的影响似乎有限——至少现阶段如此。根据药监局网站的数据,仅中国内地就有2500家中药材生产商。此外,企业入股的情况也尚不明了。崔柏钊承认,成本将上升10%。

  杭州胡庆余堂国药号的一名发言人也担心成本问题。但由于企业形象的塑造空间还很大,他表示胡庆余堂会积极参与横琴中药园的建设。

  梁荣能教授说,横琴中药园项目对整顿中药产业来说虽小却很重要。梁荣能还说:“我感觉,澳门正在积极投资中药产业。如果真是这样,澳门会比内地政府做得好。”

  据报道,横琴中药园项目已引起广泛关注。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去年11月参观了该园区,随同前来的还有印度、南非和巴西的代表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