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品倒卖“一条龙” 多开出来的药变成了谁的钞票?

2014年5月7日

  与百姓的生命安全息息相关,而医保基金,可以说就是大家的救命钱。然而一些人做起了药品非法买卖的生意,甚至盯住了医保用药,形成买药、卖药、收药、贩药的“一条龙”交易。个别定点医疗机构也热衷于为市民医保取药“推波助澜”,为市民多开药、套取药开绿灯。市民为了消费到一定数额大量取药,药店疯狂卖药,药贩低价收药,最终医院、药店、取药人、药贩子这几个中间环节均获得利益,而最终受损的就是我们大家的医保基金。记者通过数月调查药品“一条龙”生意的流程,为读者揭开“冰山一角”。

  [调查·医疗机构]

  部分医保定点医院“疯狂”开药

  患者一张中药方  医院开出几公斤草药

  通过数月走访,记者发现一些医保定点机构存在“疯狂”开药的行为。

  市民王先生向本报反映称:“我从事婚庆司仪工作,每天不停地赶场以及用嗓过度,天天都要饮用像胖大海、菊花等中草药泡的水,于是我来到鞍山西道附近一家定点医院开取一些中草药,我把想要的药告诉给医生,让医生帮我开取医保最大量就行,谁知医生反问我说没有最大量,多少都能给开。医生这么一问反倒让我惊呆了,我说那一样开500g能开吗?医生居然痛快地告诉我可以,就这样一张中药方开出了几公斤草药,还顺利地刷了医保卡进行报销,让人不可思议。”

  记者与王先生取得联系,看到王先生手中处方:“莲子心500g 金银花500g 菊花500g 枸杞子500g 胖大海500g……”记者看到该院总共为王先生开了十味药,共5公斤,药品总计1600多元,医保支付1200多元,个人支付400元。记者于是来到该院走访,在挂号处刷取医保卡挂了一张1元取药号后,来到一楼诊室询问是否可以多开些中草药,医生告诉记者只要药性没有冲突的中草药都可以开在一起,开多开少患者随意,医院没有规定限量多少。记者在该院看到,一些老病号和医生已经非常熟悉,这些老病号干脆持有多张医保卡,大量开取草药中的“值钱货”,例如三七粉、枸杞子等中草药。

  就王先生的反映,记者与该医院取得了联系,而该医院向记者的解释是,经查的确曾为王先生一次性开过大量中草药,但这是为王先生做一批药丸分3个月服用。但事实是王先生却是提着大兜中草药回家。目前这些中草药依然放在王先生家中。

  过度开药也存在于一些大医院中。现在患者到医院就医,医生开药不但种类多,且一开至少一两盒,没有拆开分装的零药,有时患者根本吃不完就浪费了。比如读者李女士膝盖受伤,到本市一家著名的骨科医院看病,医生给开出了200多元的外用药,另开出了500多元的口服药。李女士到家后,口服药基本没吃,病就好了。难怪许多患者都感叹“看病贵”,与医院过度开药分不开。现在到医院看个感冒什么的,没几百元费用下不来。

  部分医保定点药店玩“混搭”

  一次能刷几千块  市民买药拿箱往家搬

  医保定点医院如此大量开药,而一些医保定点药店开出的药品金额不但没有逊色,反而更胜一筹。

  读者刘先生近日向记者反映称:“去年年底前,我医保卡也没怎么用,进入12月后医保数额还有好几千没用完,于是来到家门口的国大药店买药,闲聊中说自己的医保卡今年‘浪费’不少钱用不了,药店店员热情地跟我说,别着急,相信他们药店实力,一次就能给我刷个几千块,就在我将信将疑的时候,店员问我刷不刷,一直跟我说不刷今年的钱可就废了,浪费了多可惜之类的话,我就答应刷了,谁知一刷还真就给我刷出来1900多块钱的药。虽说75%都是医保报销的,25%中也用的是个人账户中的钱。但看着这满满一大箱药,自己觉得都好笑,毕竟这整整一大箱的是药不是其他东西,况且我身体也还不错,这么多药啥时能吃完呢?总不能拿药送人啊。想想我这行为,还真是觉得自己‘病’得不轻了。以后再也不能听人忽悠了,整箱整箱的往家里买药了。”

  接到市民反映后,记者来到市民家中走访,看到正如刘先生所说,这一家药店于去年12月12日为王先生开了1900多元的药品,医保报销大约1500元,满满一大箱子药堆在屋内,记者看到药单中治疗感冒的药品清热解毒口服液4瓶,金莲清热颗粒4盒,金莲花胶囊4盒,止痛用的膏药不同种类数盒,咳嗽等疾病用药同样存在多品种同时开出的情况,药单中治疗同一疾病均重复开药。记者也从药单中看到一些“维C、维B”等价值为一两元的低价药,刘先生向记者介绍:“药店说是为了降低平均药价,必须强制搭配一些维C等便宜药,每个人都得这么搭才能保证如此大量开药。”

  近日记者走访该品牌药店的市内几家医保连锁店,看到药店为市民均能一次性开出数百元的医保药品,如果想要这么多药的话,必须搭配维C、乘晕宁、开塞露等低价药品。记者看到该品牌药店每家店都人山人海,开药的市民无不大兜小兜往家里拿药,药店店员甚至和一些老客户探讨起哪些药卖给药贩子价格略高,哪些药药贩子根本就不要的问题。通过与这些“老病号”交谈,记者了解到医保药店出售的药品均为非处方医保药(OTC药品),通常都是一些治疗常见病的药品,不被药贩子所看重,但其中如“颈复康颗粒”、“钙尔奇”等非处方药还是相当受药贩子欢迎的,很多“老病号”也专朝此类药品下手。

  [揭秘·骗保手段]

  虚构治疗名目进行计费

  替你垫付“门槛费”  超出部分变身“纯利润”

  医疗机构套取医保基金的手段五花八门,各家医疗机构可谓是“各显其能”。

  记者走访发现,除了直接多开药外,在多家医保药店都能看到“医保取药返券、医保取药积分换礼”等众多名目促销活动来吸引市民刷医保卡取药。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河西区一家民营小医院甚至做起“代缴门槛费”的生意,门诊普通病在一年内会有800元左右的起付线,也就是市民俗称的“门槛费”。经了解,该医院此项“生意”流程为,首先要走市民手中的医保卡,然后通过数日采取“理疗”、“治疗”等名目进行计费。例如市民的医保起付标准为800元,且该年度未发生任何医保费用,该医院就会为市民进行数日分几次刷卡“理疗”1500元,其中市民应该支付的费用为800元的“门槛费”再加上(1500-800)×25%的后续175元的自付费用,市民总共需要支付975元,而药店却为患者垫付该975元后实际得到1500元医保结算费用,在未发生任何医疗行为无任何医疗成本的情况下获利525元,而市民亦可以省去自付“门槛费”的“实惠”,看似医院、患者的“双赢”行为,最终受损的却只有医保基金。

  记者在另一家民营糖尿病医院看到,该院每次取药都要为患者开具化验单,当患者不愿化验时,该院想出一个变通方法,不化验可以累积,累积到一定次数后可以免费换取一定数量的血糖试纸。

  [调查·倒药贩子]

  高报销比例成部分人致富“法宝”

  门特药物“卖得火”  “老病号”开药挑厂家

  一般门诊普通病只有55%—75%的医保报销比例,然而一些门诊特殊病报销比例高达90%。门诊特殊病诊疗,是政府为减轻市民医疗支出,对于癌症、糖尿病、精神病等治疗费用较高的特殊疾病采取的报销措施,报销比例高。然而很多人就打起了门特药品的主意。

  据了解,糖尿病门特,已经占据门特病医疗支出的很大比例,记者多日走访本市代谢病医院,在医院门口均能看到标有“收药电话……”的小牌子竖立在便道上,而在便道上有人向进出医院的患者小声吆喝“收药”,记者也看到一些刚从医院出来的“患者”将刚刚开出的药品直接卖到药贩子手中。

  记者在安定医院查看也有新的收获,记者多日在安定医院蹲点发现,自去年年底至今,安定医院内的药品已经不是很全,例如维思通、奥氮平、黛力新等常用药有时会出现断药没货的情况。记者从之前交谈的药贩子处得知,上述三种药现在“最合适”出售,别的药品不能开,开了药贩也不收,并一再嘱咐记者以“维思通”为例,他们只收片剂,口服液根本不收。记者观察发现,很多“患者”的开药思路似乎与药贩子思路很接近。

  以“维思通”为例,其药品通用名称为“利培酮”,在没有西安杨森产的“维思通(利培酮)”片剂,却有其他厂家生产的同规格“利培酮”片以及西安杨森产的“维思通口服液”的情况下,记者引用该院一位“老病号”和医生的一段对话——

  “大夫,有维思通吗?”

  “没有,有不是一个厂家的、同规格的。”

  “那不要了,我就要西安杨森那种。”

  “有维思通口服液,和片剂一样,剂量一样、厂家一样,就是剂型不一样。”

  “不要,我就要维思通片剂。”

  看到没有所需要的药品后其扫兴离开。事后记者从医生口中得知,虽说同一种药是不同厂家生产,可能疗效会有所差别,但药品都是经过国家权威部门认证的,应该疗效差异不大,但如此取药根本不咨询疗效等关键问题,只是针对一种特定药品有无货询问,此现象值得深思。

  “收药”大军遍布全市

  六折收走门特药

  出价一块钱也收空药盒

  市民可能都有发现,在一些老年人居多的居民区,以及经常有老人接送孩子的小学校周边,道路两旁很容易就能看到收药小广告以及药贩子的身影。尤其是一些“门特”专科医院门口附近,药贩子最多。记者在河东区万新村天山路公交685路车站附近,以及河东区远翠东里等地,经常发现有药贩子收药,市民提着兜子来卖药的情况,看来,这一带是药贩子集中的地区。

  记者通过走访,发现药贩子最缺少道德的行为就是鼓动卖药人卖空药盒,甚至“手把手”教授卖药者如何不通过药盒上的拆封线,而通过药盒粘贴处将药品取出而保证药盒的完好,一个完好的药盒以1元左右的价格进行回收,至于大量回收药盒的用途值得相关部门重视。

  记者通过几次与药贩子搭讪得知,像癌症、肾透析等门特病种药品医院管控得更为严格,收货量不是很大,现在收货量最大的就是“拜糖苹”、“诺和龙”等糖尿病门特药,“维思通”等精神类门特药品现在销量也在逐年增长。该药贩子表示通常70元左右的降糖药会给出6折左右的价格,例如市民70元开出的药品,医保报销后就只要自己支付10%的自负部分7元左右,而药贩子就会以原价60%(42元)的价格将药收走,市民每卖一次药就能从中获得所开药品价格一半的利润。记者多次询问药贩子的利润空间时,多个药贩子均表示其收药后会将一盒药品加1-2元钱后再交给“上家”,其最多就是走“量”,每天收的量足够大,也就有了利润空间。当记者再次追问收购的药品流向时,多名药贩子表示药品的具体流向不是很清楚,但其“上家”通常将药品卖给没有医保的东北农村等地。记者询问其每天收药有无风险,会不会被有关部门处理时,多名药贩子“信誓旦旦”地表示:“我收这么多年药了,还真没出过事。你就说代谢病医院门口,啥电视、报纸没上过。有时公安严打时,就该有几个‘倒霉蛋’进去了,进去几天出来后照样还干这一行。”通过与多名药贩子交谈,记者了解到几乎所有药贩子对于药监部门的监管“熟视无睹”,其稍微有所忌惮的是公安部门。就在交谈结束,药贩子仍不忘给记者递上一张名片,该名片反正面印满了各种“卖得上价”的药品名称,其中多为治疗心血管类疾病的药品以及精神病、糖尿病等门特病用药。

  [揭秘·赚钱途径]

  收来的药卖到哪儿去?

  三种渠道销售出去  卖到偏远地区是主渠道

  药贩子大量非法收购来的药品,要有销路。记者了解到,这些收来的药大多通过三种渠道销售出去——非法经营药品者、偏远地区药店诊所医院、民营医院的药房。记者多次在位于南开区和红桥区交界处的西关大街的“鬼市”看到,有的小贩就地摆地摊,既收药也当场卖药。有时刚收来的药就加价卖出去了,一些没有医保的人专门到那里去买便宜药。

  贩到偏远地区是主要销售渠道。前一段,天津铁路警方破获一起非法经营药品的团伙。据犯罪嫌疑人交代,他们在没有国家营业许可证的情况下,通过发放小广告等形式,在天津市河东区一带收购医保药品,从散户手里以五到六折的优惠收购医保药,从中牟取暴利30%,给予下线10%至20%的利润。他们将非法收购来的药品多次以“保健品”的名义通过中铁快运运往外省市。因其“保健品”发货记录数目惊人,涉及哈尔滨、太原、济南等地,且银行账户资金往来频繁,引起警方注意,一举抓获团伙5人。

  根据我国《药品管理法》规定,药品属于严格管控的商品。对于私下收购药品、倒卖药品的违法行为,将对当事人处以罚款;构成犯罪的,将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治理骗保倒药

  更需对症下药

  买卖、套取医保用药,不但损害了广大医保参保人员的利益,而且这些回收来的药品都存在安全隐患。非法买卖药品的监管问题已经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为防止这种非法买卖行为,记者了解到,近日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市卫生局、市人力社保局联合下发通知,加强药品零售企业和医疗机构药品购销、使用管理。要求各医疗机构将药品交付患者前在药品小包装外标明用法用量,各医保定点药店销售医保目录内药品时在药品最小包装上加盖销售标记或标注用法用量,在指导患者合理用药同时,防止非法收购药品情况发生。同时,鼓励有条件的医疗机构推行门诊药品拆零销售,防止药品流弊,做到“因病施治、合理用药”。

  然而记者日前采访多家医院药剂科主任及工作人员,这些均不愿具名的药剂科工作人员表示,药品为特殊商品,药剂科内所有工作人员都是具有国家相关从业资格的,只要药品进到药房,就算拆包装这一简单工作也应该有专业药师来做。而目前大医院病人众多,医院药房工作量相对偏大,医院人员编制相对紧张,看似简单的拆药盒工作会给医院增加很大工作量,如果实施也会困难重重,但多家医院的药剂科主任一致认为,药品拆盒销售确实是打击倒药卖药的好措施。

  记者在医院内也采访了多位患者,他们均表示对于收药这一行业已经不陌生,在平时生活中经常能看到收药者的身影,一些被利益所诱的人就会将药品倒买倒卖,必须对收药这一行业加大打击力度,对于街头收药“零容忍”并施以重拳进行打击,鼓励并奖励市民对收药者进行举报,维护社保基金的合理运行。

  离休老干部刘先生也对记者说:“倒药卖药就是一种不正之风。现在的药品也是越装越多,以前医院都是将药品装进小白纸袋内销售,现在一大盒药假如能喝10天,你开一天量医院也给你开一盒,一周量也是一盒,如果病好得快些,剩下的药也都没用了,不也是一种浪费吗?药品拆零销售是个好政策,如果现在医院能力做不到拆零,最起码在药盒空白处盖上‘医保药品禁止倒卖违者严处’也是一种办法啊!”

  多数患者表示,提高市民自身素质,自觉抵制诱惑,不将多余药卖给药贩子,让非法收药的人没有市场,也是对非法药品“一条龙”生意的有利抵抗。

  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办公室负责人表示,非法收药由于具有违法成本低、流动性和隐蔽性强等特点,加之市食品药品监管局人员力量配置不是很充足,因此日常监管存在一定难度。要建立长效机制,需要各部门联动,加强对医院、药店药品的管理,对医保运行、药品流通及非法广告的监管。

来源:天津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