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针灸:非法中医治疗随处可见 小心神针变毒针

2014年4月21日

  街头针灸:小心“神针”变“毒针”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日前明确规定,非医疗机构不得使用针刺、牵引、扳法等技术,不得开具药品处方。而现实的情况是:大量不具备医疗资质的街头理疗店、按摩店,正使用着上述技术,对市民进行治疗——

  “原本只是腰痛,以为到盲人按摩院扎几针就好了。结果,这一扎,不但腰痛没治好,反而变成了全身痛。”4月16日,在重医附一院中医门诊,家住弹子石的陈凤仙如是陈述着病情。经医生诊断,陈凤仙患有多发性骨髓瘤,而不正确的针灸治疗更进一步加重了病情。

  市民是否清楚,在非医疗机构进行针刺、牵引、扳法治疗,会带来怎样的恶果?而这些非医疗机构,是否有“非法行医”之嫌?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

  个案

  治疗脖子疼,先泡脚洗脸,再扎梅花针

  “才扎一针,针眼附近就红肿一片,还痒得要命。”家住渝北回兴的李红居老人向记者讲述自己的遭遇。

  因为长期伏案,又严重缺少锻炼的李红居患有严重的颈椎病。听邻居介绍某社区医院的一位医生手法独特、效果明显,他便决定去试试。

  和一般盲人按摩店不同,这家社区医院显得正规得多。听说李红居来做按摩,护士便把他引上了二楼“张医生”的办公室。

  “张医生”60多岁,穿着一身白大褂,操着浓重的外地口音。在简单的询问了李红居的病情后,便开出了“方子”——先泡脚、洗脸,再按摩。大约1小时后,“张医生”开始按摩,并提出李红居的颈部寒气太重,要想迅速好转,必须扎针。

  “扎针?扎啥针?”“梅花针,不疼,就像蚂蚁咬一样。”“张医生”边说边拿出针来——像刷子一般的竹条上钉着五颗已经有些锈黑的针。在简单的用酒精消毒后,便连续在李红居的后脖上扎了起来。

  扎完针后,“张医生”还摸出一种无名胶囊,并告诉李红居:“这是根据我家祖传秘方配制的,一天四颗,吃一个星期,保证药到病除。”结账时,李红居支付了95元。

  暗访

  非法中医治疗随处可见,价格高昂让人咋舌

  提起那次经历,李红居仍有些后怕:“万一得了传染病,咋办?”

  经李红居介绍,记者到“张医生”处暗访,并大致了解了“张医生”的背景——

  “张医生”来自忠县,高小学历,自诩为某镇“名医”,凭借祖传手法和配方,“治愈”各种骨科病人无数。2013年,在朋友的介绍下,“张医生”在现在这家社区医院承包了三间屋,分别作办公室、治疗室和仓库,开始了主城行医之路。

  据记者调查,类似“张医生”这样没有从医资质,又长期从事中医按摩、针灸治疗的“医生”在主城并不鲜见,他们大多打着盲人按摩、祖传手法、中医圣手等旗号,在居民小区周边从事中医治疗工作。

  记者作了一个初步的统计,以“张医生”所在地为圆心,方圆一公里范围内,就分布着各种按摩推拿店8家。这些店铺普遍卫生较差、设备简陋,除了工商执照外,并没有张挂医生资质证明。

  除此之外,一些美容店也打着“中医保健”的旗号,从事针灸减肥等工作。

  在解放碑时代广场的写字楼里,就分布着10来家美容店。记者在其中一家美容店发现,该店有卵巢保养、针灸减肥等项目。据店主介绍,“艾灸和精油按摩结合,不但可加速精油吸收,还有温热子宫的功效。长期坚持,对宫寒的女性有保健作用。”

  记者注意到,这些所谓的保健项目并不便宜,一个疗程需要上千元。

  症结

  诊疗保健不分,经营者往往打擦边球

  没有医疗机构资质却堂而皇之从事针灸等中医项目的按摩店、美容院,为何在主城大量存在?

  “去大医院,人多费用高。去年我去做过一次,排队都排了一个小时。”李红居说,选择在街边店进行按摩治疗,主要是因为“离家近,图个方便。”

  而对于那些开设中医诊疗服务的按摩店、美容院的老板们而言,门槛低是他们从事该行当的主要原因。弹子石东海长州小区的一家按摩店老板,以前的工作是卖小面,后来才转行做按摩。“开个按摩店需要啥资质?说白了,随便找个师傅带一下,三个月就可出师。搞这一行门槛低,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高深。”他说。

  渝中区卫监局相关负责人认为,中医一些手法的性质,是否属于诊疗范畴各地都存在分歧,而此前国家相关主管部门也未明确规定,从而导致了“九龙治水”局面的产生。

  “开一家按摩店、美容院或养生会所,往往只需要工商注册并获得营业执照就行。而从业者,可在通过人社局职业技能鉴定考核后,获得上岗证。但如果涉及到动刀、穿刺等,比如割双眼皮、针灸,就必须发生在医疗机构,且从业者要具备执业医师资格证以及《医疗机构许可证》。”该负责人说。

  而事实上,一些按摩店、美容院或养生会所往往打擦边球,暗地里从事诊疗活动。“在大多时候,这些机构并未明目张胆地打诊疗牌,也没有张贴‘中医诊疗’广告或相关价目表,这就导致我们执法困难,难以认定。”市卫计委相关负责人说。

  出路

  整顿医疗秩序、打击非法行医正在行动

  “针灸并非属于普通的保健,而是一种中医诊疗手段。如果操作不规范,‘小神针’就很可能变成‘毒针’!”重医一院中医科主任荣晓凤担心,非医疗机构从事中医诊疗,极可能成为影响市民健康的“炸弹”。

  荣晓凤说,针灸对颈椎、腰椎和急性腰扭伤等很有疗效。但针灸在操作上又非常讲究,无论从手法、扎针深度、角度等方面都有严格要求,从业者须取得医师从业资格证书,一般来说,最少也要学8年。但现在一些美容机构的从业人员,甚至一两个月就速成,根本不具备针灸资格。而针灸治疗一旦操作不当,极可能造成气胸、折针等,甚至危及生命。

  市中医骨科医院康复科主任杨晓全以艾灸为例说,在治疗过程中,穴位的选择、熏烤热度其实都有严格的要求,“热度不够,效果不好,太热了就会引起烫伤。而烫伤若处理不及时,烫伤部位就会感染。”

  “可以明确地说,普通按摩店、养生会所等进行针灸等医疗行为,均属于非法行医。”市卫生监督局相关负责人透露,今年4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和国家卫计委已明确规定,非医疗机构及其人员在经营活动中不得使用针刺、瘢痕灸、发泡灸、牵引、扳法、中医微创类技术、中药灌洗肠以及其他具有创伤性或高危险性的技术方法。

  “这是第一次对中医诊疗行为进行举例和归纳,对今后执法提供了依据。”上述人士透露,下一步,我市将对国家中医管理局的最新批复转发给各级卫生监督部门,进一步深化打击非法行医专项行动。

关键词:针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