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知名老中医”百病一方 只因“吃不死人”

2014年4月17日

  去“知名中医医院”看病有人带路,看“专家门诊”不用排队……如果你碰上这样的“好事儿”,可别高兴太早。

  以易某为首的犯罪团伙以威逼、利诱等方式迫使上海多家正规民营中医机构与其合作,让医托长期盘踞在知名医院,以虚构、夸大事实等方式,诱骗外地就医人员到民营中医机构就医,并高价销售药物牟利。

  近日,上海市公安局经过7个月缜密侦查,成功破获“1·16”特大医托诈骗案,捣毁以易某为首的涉医非法经营团伙,抓获涉案人员160人,缴获仿真枪1支、药品10余箱。

  威逼利诱民营医院合作

  涉案的正规民营医疗机构中,2012年9月,易某首先注资金典医院,2013年3月买下福寿门诊部,2014年2月又承包华欣中医门诊部内的一个中医内科并开始营业。

  “易某实际上用恐吓威胁获得了民营医院的经营权。”据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治安支队行动大队队长奚咏华介绍,福寿门诊部原由夏某经营。2012年年底,易某找到夏某要求与其“合作”。

  夏某回忆说,当时签订协议不由他自己做主,“易某说如果不跟他合作,医院就不要开了”。夏某最终和易某约定,由易某支付前期费用80万元作补贴,其中2013年3月底付40万元,同年5月15日再付40万元。

  但收到40万元前期款后,夏某再也要不到剩下的40万元。2013年5月5日,夏某对医院装修提出质疑后,易某的马仔陈某带着十几个人,将夏某拉至一间小房内殴打,因害怕被易某继续报复,夏某逃离后未敢报警。

  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三支队支队长钱海军介绍说:“易某夫妇组织数十名团伙主要成员,以威胁、恐吓等不正当方式,迫使部分正规合法的民营医疗机构与其合作。”

  “专家”给患者开高价药

  找好了医疗场所,那么,坐堂医生又从何而来?

  据介绍,坐堂中医以聘请退休或即将退休的所谓“中医教授”为主,工资每天500元至600元。但事实上,这些医生并非专家教授,不管患者是内科病,还是外科病,医生只开给病人一些仅能起到调理气血等效果的药。

  被害人李某因患青光眼被骗至华欣中医门诊部,开一个月的中药剂量,花费3850元。李某连服12天,眼睛没见好转,却开始拉肚子。李某随后到松江中医医院,找了老大夫看药。得到的答案是这些药和“王老吉”差不多,只能清热泻火,和治疗青光眼完全没关系,每包中药成本仅4.5元。

  “这些药对病人的病情基本没有什么诊疗效果,也不会吃死人,但通过开药能获取巨额利润。”易某交代,仅今年3月至案发,这四家门诊部开出的处方单据有669份,涉案金额约170万元,而这只是整个案件中涉案金额的冰山一角。

  设立三级架构管理医托

  据介绍,易某招募团伙骨干管理各门诊部,各门诊部管理层再招募来沪人员作为医托。

  易某还发明了名为股权分割的办法,把四家门诊部分成若干股份,转卖给团伙骨干,让他们管理门诊部。这样,他既能快速收回前期投资,又能让手下甘心受他操控。对那些一时买不起股权的人,他还允诺可以“带医托拉客来抵”。

  医托则负责在上海各大三级甲等、专科医院挂号处及周边区域,诱骗外省市来沪就医患者到易某名下的民营诊疗所就医,并以配药总价的40%至60%作为工资报酬。

  浦东公安分局副局长王凯介绍,医托多拉客多卖药就能多拿提成,他们也有不同分工,有的在地铁口发小广告,有的在医院充当说客,有的在福寿、金典等医院守候伪装成复诊病人,“这种分工亦无固定模式,多是因地制宜自发形成”。

  易某交代,如果在一个病人身上骗了1000元,托头可以拿到100元,医托则拿到500元。剩下的400元中,25%是用于支付医生护士等人的工资及门诊部日常开销,15%是门诊部股东按投资的比例分配。

  目前,该案已查明受害人达506人,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来源: 法制网-法制日报

关键词:知名老中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