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嘌醇咋就成了“夺命丹”——对一起药物过敏病例的新闻调查

2014年4月15日

别嘌醇外包装盒的说明书上明确提示了该药的毒副作用,还写了“严重可导致死亡”。

  清明节前夕,未满60岁的曹先生在位于湖北公安县的老宅里遗憾地告别了人世。令家人和乡亲们深感意外的是,一向身体健康的曹先生竟是被一瓶普普通通的别嘌醇片夺去了生命,从发病到去世,不过才3个月的时间!

  曹先生的死因,在医学上称之为“药物超敏反应综合征”。通俗地说,曹先生不幸死于药物过敏。而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一切源于喝豆浆,源于吃药不看用药说明书……

  喝豆浆喝得尿酸有点高

  药店店员推荐别嘌醇

  曹先生夫妇被事业有成的儿子接到深圳一起居住。儿子家里每天自制豆浆,遇到喝不完的豆浆,曹先生舍不得扔掉,总是自己“包圆”。

  曹先生身体一向很好,平时很少生病,也没高血压、糖尿病等老年人常见的病。去年下半年,他感觉关节有点不舒服,到深圳港大医院检查后发现尿酸有点偏高,医生当时并没有诊断为痛风,曹先生遵医嘱吃了药,症状很快就消失了。

  去年年底,曹先生陪妻子回到公安县办理基本医疗保险。在陪妻子到社区医院做医保体检时,曹先生想到自己尿酸高,就顺便也做了一次检查。结果显示,他的尿酸比正常值略高一点点。今年1月9日,他拿着检查结果走进离家不远的一家药店,问店员这种情况吃什么药比较好。店员告诉他治疗痛风,用别嘌醇有效。于是,曹先生花6元钱买了一瓶别嘌醇片。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6元钱竟买回了一个大悲剧!

  当天,曹先生开始服用别嘌醇片。

  1月15日,他的双下肢开始出现红斑,奇痒无比。镇医院医生诊断为皮炎,给他开了一支无极膏。

  接下来的日子,曹先生一边擦无极膏治皮炎,一边服别嘌醇片治痛风,病情不仅不见好转,反而进一步加剧。

  1月26日,他全身都出现了红肿,奇痒无比。

  2月3日,曹先生开始发烧,浑身肿得厉害,眼睛都睁不开了。

  在公安县中医院,医生排除了食物影响后,诊断曹先生是因为服用别嘌醇片引发的药物过敏,立即按药物过敏的常规手段给他进行治疗:服用大剂量激素和注射丙种球蛋白。激素用来抗过敏,丙种球蛋白用来调节他的免疫。

  疗效昙花一现

  现代超级细菌来袭

  2月17日,病情持续恶化的曹先生被转到了武汉协和医院。

  此时,他双眼充血,眼球发黄,全身肿胀通红,布满了大块大块灰白的皮屑和红斑,体无完肤。肝功能严重受损,转氨酶超过900(正常值40以下),尿素氮指标则显示肾功能也出现了异常。

  曹先生很快被确诊为药物超敏反应综合征,也叫药物引起的迟发性多器官超敏综合征,这是一种具有发热、皮疹及内脏受累三联征的急性严重药物不良反应,通常在使用某些特定药物2-8周后发病,起病急骤。

  协和医院副主任药师韩勇说,别嘌醇引起的严重超敏反应最常见的有两种:Stevens-Johnson综合征,发生率约5%,致死率为30%-50%;中毒性表皮坏死松解症,占别嘌醇所致药疹的14.3%,死亡率为1%-5%。

  协和医院一方面采用超强剂量的激素和丙种球蛋白对抗别嘌醇在曹先生体内产生的超敏反应,另一方面强力护肝降酶、保肾降黄,调整其肝肾功能,同时输入大量的人血白蛋白和血浆,以补充因不断褪脱的皮肤带走的蛋白质。

  这是一场与死神进行的拉力赛,终于,曹先生的病情得到控制并好转。2月25日,他的各项检验指标接近正常值,皮肤颜色变浅,蜕皮减少,皮疹明显好转。医生和家属松了一口气:像这样下去,很快就可以出院了。

  不料,2月27日,曹先生的皮疹再度明显增多,血检显示,正常值在0.5-5.5%的嗜酸性细胞高达20.10%,这表明,超敏反应增强。

  病情出现了反复!

  家人不言放弃

  可惜回天乏术

  3月7日,曹先生的转氨酶又升高了。

  3月13日,曹先生开始高烧。

  因曹先生长期使用大量激素抗过敏,皮肤大量脱落带走身上的蛋白质,作为全身屏障的皮肤多处破溃,陶娟教授领导的治疗小组判断:曹先生可能感染金黄葡萄球菌导致了败血症。

  金黄葡萄球菌是人体皮肤上最常见的细菌,当曹先生全身免疫力低下,金黄葡萄球菌便从皮肤破溃处进入到血液。

  细菌培养结果证实了治疗小组的判断,曹先生的确感染上了耐药性金黄葡萄球菌。目前绝大多数抗生素对这种细菌无效,因而被称为“超级细菌”。此时,曹先生的血液和口、耳、眼生长的全是这种细菌。

  陶娟教授给曹先生用上了立适同,这是抗击金黄葡萄球菌最为安全的一种窄谱抗生素。

  冰敷和立适同让曹先生暂时退了烧,但作用并不长久。当天晚上,他再次高烧,而且眼、耳、口中出现了黄色物。

  此时的曹先生因为不断地褪皮,新生的皮肤非常薄,最轻微的触动也会捅破。

  由于立适同效果不好,第二天抗生素换成了倍能,但倍能也只管了一个白天,晚上曹先生体温又升上来了。

  3月15日,感染科专家会诊提出使用替考拉宁。价格昂贵的替考拉宁是目前人类对付金黄葡萄球菌的一线王牌药物。

  但连续使用了3天之后,替考拉宁在曹先生这里尽失王者的颜面——疗效不佳。

  也许是被病痛折磨得受不了,也许是看到家人为他付出得太多,曹先生的意志开始崩溃,他开始对抗治疗。

  曹先生的儿子从深圳赶回来,要求不惜一切代价救治父亲。医生告诉他,目前只有一种叫斯沃的进口药能对付耐药的金黄葡萄球菌。小曹立马委托协和医院药剂科联系回了3支斯沃。这是人类目前对付耐药性金黄葡萄球菌“武器库”中的最后一件利器。

  但曹先生执意要回公安老家。3月17日下午,小曹将父亲转回公安县。不到60岁的曹先生在这里走向了生命的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