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药海外盛行缘何问题频发?亟需立法形式正身

2014年4月14日

  据加拿大《星岛日报》报道,中医中药近年在欧美、加拿大及澳洲都大行其道,加拿大和澳洲早已以立法形式承认了中医药的地位。美国迄今亦已有43个州通过立法确定中医的合法性,而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南部的几个州也将通过立法承认中医针灸。唯独在英国中医中药仍然“妾身未明”。

  英国卫生大臣侯俊伟尽管在日前表示,不排除英国公立医疗机构使用传统中医药的可能性,但从本月底起,包括中成药在内的所有传统植物药产品,若未在英国或欧盟注册及获官方授权,一律禁止在英国出售,可谓讽刺之余,亦未免惹人疑惑其用意何在。

  英国当局对中医药的态度一向暧昧飘忽,尽管迄今未有任何正式及有效的管制措施,但却招致本地业界怨声载道,而其原因之一恰恰是当局迟迟未能对如何管制包括中医药在内的辅助性草药医疗业进行立法。

  事实上,早于十四年前国会上议院一份有关辅助及另类医疗的报告,已建议立法规定包括中医师在内的所有草药治疗师均须注册,同时须对所有入口草药进行管制。惟政府两年后始成立一个由医学专家毕迪罗主持的特别小组,研究如何对本地草药治疗师进行适当管制,而毕迪罗翌年作成有关报告,当局亦于2004年进行有关草药及针灸医疗的公众咨询,结果发现有几近百分之一百的人赞成立法管制。

  英国中医药界以至华人社会当时以为中医药终于“妾身可明”,然而此后便石沉大海,未闻当局任何跟进,令人握腕。而政府却于两年后决定成立一个新委员会,研究草药医师立法问题,委员会仍由毕迪罗领导。经两年调研,毕氏再提出新报告,这次指明“中医药及其他传统医药”,同时建议须从速进行立法。但政府于翌年始进行另一次公众咨询,这次亦有大比数市民赞成立法。

  然而此后当局好像无事发生,不闻不问。中医药业正在纳闷之际,政府终于两年后打破沉默,宣布于2012年立法管制草药医疗。然而华人社会未容雀跃,因为这次也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对一项专业的立法,经十余年的考察研究,耗费纳税人大量金钱,竟然连推上立法议程也做不到,也可说世界纪录。

  华人社会摇头兴叹未已,那壁厢现任卫生部次官波特去年九月又宣布成立一个新小组,以研究草药医疗立法的正反意见。

  至此未免使人怀疑政府是否在玩政治把戏,而事实上亦不无蛛丝马迹。国会内其实不乏反对中医药及其他辅助性医疗立法的声音,过去十年来这些国会议员都一直攻击中医草药不遗余力,而且“于今为烈”,加上当局禁售未注册中成药的铁腕看来难有收回或延后之望,在在使中医药界及华人社会有无所适从之感。

  这次卫生大臣侯俊伟本人提出公立医疗机构并非不可采用中医药疗法之说,而卫生部次官波特亦甫于去年底邀请中医药界代表参加工作小组,提出意见,似乎显示当局对中医药立法仍具诚意。但侯俊伟声言须证实中医药确具疗效才能决定能否采用,很明显不单先关后门,而且还有耍嘴皮之嫌,因为经过十三年的历次研究,中医药疗效如何应已了然,何待再予证实?

  而禁售中成药法例规定,2011年4月之后中成药要在英发卖,须先注册,但注册条件是其成分须先通过检验,而一种成分检验费用便高达五万镑,中成药成分往往多至五六种,试问一旦公立医疗机构用中药开绿灯,所用的中药是否亦须经此程序呢?

  因此之故,英国政府对中医药业欲生欲死,仍须拭目以待,但中医药界及华人社会似应团结发出更大争权声音,毕竟这次可能是最后一次机会。而英国当局亦应汲取澳洲特别是维多利亚州中医立法工作的成功经验,使其中医药发展走向正规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