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黄涉医”者哪来那么大底气

2014年3月25日

  门口挂着"中医临床研究院"的牌子,大厅内穿着白大褂"医生"坐诊。近日,记者调查发现,一家名为"北京康中乐中医临床研究院"的机构,在北京东三环和西三环的高档写字楼和公寓内,打着看病治疗的幌子,从事色情服务。(3月24日《新京报》)

  这家公司不仅涉嫌非法行医,而且还以"医生"坐诊、"护士"服务为幌子,从事色情活动。其危害之大,不是涉黄和非法行医的简单相加,它至少加剧了色情活动的掩蔽性,也损害了医疗工作者的形象。

  然而,对于这种具有多种社会危害的行为,当事人耿福增却显得格外理直气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把彻头彻尾的涉黄行为,说成是"泌尿生殖保健医学"方面的治疗,是专利技术和专利手法。其言语之中,丝毫没有悔意和羞愧。

  不仅如此,耿福增曾因打着同样的一块招牌,经营同一家公司,以同样的做法,被人检举,法院于2009年判决其行为属于容留卖淫嫖娼,并对其劳动教养一年。但之后,他表示不服,几次上诉,虽每次都被法院驳回,但从中可以看出,他不仅没有服气,而且自始至终,都显得底气十足。

  那么,他哪来那么大的底气?从其言语之中可以看出,其底气可能来自于,他认为自己的服务属于专利活动。同样的手法,在他那里,就成了"治疗阳痿早泄、性冷淡"的手法,不能与寻常的色情服务相混淆。他认为他"治疗"的合法性,来自于他的专利合法。

  的确,他有多项专利发明,并且都涉及男女生殖系统保健仪器或用品等方面。虽然从仪器或用品过渡到按摩手法,耿福增从中偷梁换柱,但不可否认,他的这些专利,成了他掩盖丑行的外衣,也成为他敢于面对记者,并多次对处罚表示不服的原因。

  需要反思的是,他的这些专利的获得是否正当?我国《专利法》第25条明确规定,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方法,不能授予专利权,他用于"治疗阳痿早泄、性冷淡"的手法,是否属于不能授予专利的范畴?即使授予了专利,当专利被申请者作为开展色情活动和非法行医的工具时,是否应该辙回,这些方面值得追问。

  更需要检讨的是,既然此前法院判决耿福增属于容留卖淫嫖娼,而若干年后,同一家公司、同一块招牌、同一种方式,为何能重现江湖?当年,这家机构已成卖淫嫖娼场所,那么,其工商营业执照也应该依法撤销,何以又能存在多年?

  由此看来,耿福增对其"涉黄又涉医"的行为之所以底气十足,除了他个人原因外,相关部门的处理不果断、不彻底,可能也是重要原因。在笔者看来,这事既然既涉黄又涉及非法行医,除了要对他本人依法处置外,对他的专利、对他藏污纳垢的注册公司,也不应放过,不然,斩草不除根,他换个地方还会卷土重来。

来源:东方网

关键词:涉黄涉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