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老中医66年义诊不收分文 仁义之风延及子孙

2014年3月21日

  父子义诊不收分文

  “我去诊病啦,昨天答应的,今儿得去!”初春的阳光刚爬上墙头,望都县东关村82岁的申祥瑞老人就和老伴儿刘宝献打声招呼,怀揣祖传银针走出了家门。

  “奉行舍药贯彻到底,坚持义诊始终不渝”,院门两侧贴着的这副对联,是20年前老人亲手写的,内容一直没变过。“我这辈子,就守住这规矩。”老人望了望对联,从口袋里取出块小牌子,小心翼翼地挂在厚实的门板上,小牌子上注明了他的去向和返回的时间:“去所药村针灸,大概1小时归。”老人说,不能让来诊病的人着急,“中医讲究传统,这也是老辈儿的规矩。”

申祥瑞(前排中)过生日时拍的全家福。申文荣提供

  门前这条路,老人走了几十年,但在老人记忆深处,老家清苑县阳城村村口那条小路,一直深藏心中——在那里,他聆听了父亲申老太朴素的教诲。

  那是1947年的一个夏夜,15岁的申祥瑞奉母命,在村口等候父亲。当天,15里外一户贫苦庄稼人得了病,托人捎来口信,请申老太忙完农活去瞧瞧。月色如水,繁星点点,当申老太蹒跚的身影出现在村口小路时,夜已经很深了。申祥瑞迎上前去,心疼地说:“来回30里路,你走着去多辛苦!你又不收钱,以后别上门送医啦!”老父亲摇了摇头,盘腿坐在村口田埂上,抚摸着儿子的头说:“做人得讲仁义,尤其是大夫,更得有一颗仁心!乡亲得了病,多着急?信得过咱才请咱,走几步路算啥?再说了,要是咱家图财,现在能养两个骡子,雇一个长工,早成地主了,但咱不能这么干,你们也不能这么干。”终其一生,老父亲为乡邻义诊66年。

  老父亲说的“你们”,就是申祥瑞弟兄三人,老大申玉祥,老二申彦章。两位哥哥都继承了老父亲的医术,也传承了老父亲的家训,一生针灸治病,不收分文。老家清苑县的十里八村,至今仍流传着申家的义诊故事,仍有老人们记得他们的名字。

  幼承家训,此生不渝。1951年,申祥瑞参军,辗转于山西、河北等地,后转业到望都县,安家于东关村。但无论在哪里,他都秉持重仁守义的家训,自36岁第一次针灸治病开始,至今已有46年,始终坚持送医上门,不收分文。

  曾有人给申祥瑞做过粗略统计,46年来,他义诊21万多人次,步行6万多里,磨破胶鞋60多双,无偿舍药5万多份。

  仁义之风延及子孙

  老父亲以66年义诊乡邻的言传身教影响了申祥瑞一生,而申祥瑞老人的恪守,又影响了自己的晚辈。

  儿子申文力继承了家传针灸,申祥瑞老人对他的要求非常严格。申文力曾当过兵,并荣立三等功,后来退伍回到保定,一度打算开诊所,但老人严厉制止:“打铁还要自身硬,开诊所可以,但前提是医术学到家,这是对患者负责,也符合医者的仁义之本。”申文力从此静下心来,一边认真工作,一边跟随老父亲钻研医术,参与义诊。

  老人的两个女儿没有继承祖传医术,但仍秉承了重仁守义的家风。

  大女儿申文颖出生于1957年,如今已从工厂退休。邻居有谁遇到急事儿,只要说一声,申文颖都会全力帮忙。谁家小孩儿放学没人照顾,因担心磕着碰着,申文颖会主动把小孩带到家中,担当起“临时保姆”的角色。

  同样的教导,自称“最像父亲”的二女儿申文荣也牢记在心。她年轻时参军入伍,在山西当了一名通讯兵。通讯兵工作比较枯燥、劳累,战友们来自全国各地,生活习惯不同,很多次来自南方的战友生病了,她不顾自己值班的疲劳,昼夜陪伴,悉心照顾。申文荣退休后住在北京,唯一的女儿张丽溦正在中科院半导所读博。“妈妈说‘重仁守义’是咱家的家风,虽然我不是学中医的,但无论干什么,这条家风都会是我做人做事的根本,我会守住它、传下去!”张丽溦说。

来源:燕赵都市网(通讯员陈卫红 记者龚正龙)

关键词:中医  义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