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九十岁还为他当拐杖

2014年2月28日
       编者按:由中医学研究者盛德峰和其妻子余德姿著的《绝妙按摩人人通》,号称总结了“按摩部位26字令”使按摩部位变得易懂易找,男女老少都能运用。记者怀着好奇的心情前往体验,发现确实具有一定的效果。记者发现盛德峰夫妻俩背后更是有着一段让人心动的浪漫爱情故事。
 

余德姿老师近照 摄影:张军

  身患残疾却自强不息的盛德峰凭自己的技能不仅在深圳扎下根,而且赢得了爱情。他的妻子对本报记者说——

  “我希望九十岁还能为他当拐杖”

  1 乐当拐杖幸福相伴

  不久前的一个晚上,盛德峰夫妇下班回家,走在宝安路上。像平常一样,他将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她用身体撑着他,缓步前行,两人步调一致,和谐默契,一些路人见此情景,不由得笑着向他们伸出了大拇指。

  这对已经共同生活了16年的夫妻,至今认定彼此有缘。盛德峰结婚前,有过多位女性朋友,但是无论他与她们处得多么好,每次上街她们都不愿意走在他身边,总是与他保持足够的距离。只有余德姿是个例外,她总是十分坦然地与他并肩行走,结婚后更成为他如影随形的“拐杖”。与残疾的丈夫在一起,从来没有让她觉得尴尬,他自强不息、正直善良的人格魅力早已使她忽略了他身体的残疾。

  当年,余德姿与盛德峰的恋爱曾遭遇来自世俗的巨大压力。但她却顶着家乡村民的流言蜚语、父母的强烈反对以及领导的劝阻,义无反顾地嫁给了他。在追随他四处“流浪”,历经创业的艰辛和困苦后,她至今对自己当年的选择无怨无悔。

  1990年底,余德姿收到了盛德峰的一封来信,他在信中提到自己准备放弃大学里的工作,南下闯荡,并问她:“是否愿意跟我一起去流浪?”为了将这位单纯的姑娘“骗”来岳阳,他强调说:“如果你不能来见我,以后我们恐怕就很难再见了!”那个时候,余德姿已经从湖南建筑学校毕业半年,在汨罗县一个乡里当妇女主任,而盛德峰在武汉大学获得学士学位后在湖南理工学院(当时叫岳阳师专)当老师。

  余德姿看完信后,马上想起了高中毕业时盛德峰赠给自己的那首英文诗——“漫游的渴望”,知道他有颗闯荡世界的心。拿着信,她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她想起了盛德峰那双温暖的双手——那双手第一次握住她的小手时,她好像触了电,一股暖流涌向心头;在公交车上,司机一个急刹车,那双大手扶住了她差点摔倒的身体,在那充满男人气息的怀抱中她感到了安全和依靠;高考期间,那双在她头部游走按压的双手很快为她消除了头晕……

  她想到了两人相聚时的温馨场面。有一年暑假,她想配眼镜,他顶着烈日和身体的不便东奔西跑为她找专家。为了表达自己的感激,她回到村里买了一蛇皮袋青蛙送给他。当天夜里,他被一阵动静惊醒,睁眼一看,一屋子的青蛙正欢蹦乱跳,他赶紧起身将它们抓进袋里重新捆好。第二天,她听到他的讲述时,哈哈大笑。两人围坐在桌旁,边吃边聊,小屋里温情弥漫……

  想到这一幕幕,她恨不得马上飞到他身边。第二天,当她笑眯眯地站到盛德峰面前时,他十分激动,伸手将她拉到面前,在她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这一吻顿时让余德姿心甘情愿意地醉倒在他编织的爱的情网中。

  2 中学巧遇喜结良缘

  “三十三两座山,一山更比一山难,三三叠磊请我出,出游四海好儿男;三十三两排山,三三并排手牵手,牵手一同朝前走,情人和我到白首;三十三两个三,三三相乘得个九,九九归一返真源,天长地久唯自然。”1991年春季,在湖南岳阳,盛德峰刚送走新婚妻子,准备动身南下闯荡。新婚带来的强烈幸福感,刚结婚却要远走他乡的离愁别绪,不甘沉沦向命运发起挑战的艰难困苦……一时间令他百感交集,这位33岁的男子汉在家门口一边洗着衣服,一边低吟浅唱地创作了这首献给妻子的情诗。

  这首情诗的韵律源自一首曾经令他痛苦万分、自卑得不敢迈步的湖南民间打油诗——“跛子跛,跛上街,捡分钱,买草鞋;草鞋两脚舞,跛子会跳舞。”因为残疾,从小到大他受尽了凌辱,走在路上经常被众小孩“围追堵截”,不懂事的孩子们将他围在中间,一边拍手,一边欢唱着这首对小儿麻痹症患者带有无情嘲笑意味的打油诗。有很长一段时间,出门给他造成了很大心理障碍,他特别怕碰上小孩子,一旦遭遇他恐慌得不敢动弹。

  是那份来之不易的爱情,用阳光般的温暖驱散了盛德峰心灵上的阴霾,如今他可以十分坦然地和着那首令他铭心刻骨的打油诗韵律创作爱情诗了!他心里对自己的新婚妻子余德姿充满感激,她不顾父母的反对偷偷与他办理了结婚手续。

  1958年,盛德峰出生在辽宁海城,两岁时不幸患上小儿麻痹症,造成重度残疾——两腿长度相差五厘米。一年后,他和家人跟着当军官的父亲来到湖南岳阳。高中毕业,两次参加高考都因体检没过关而与大学无缘的他,一直在汨罗人民医院跟伯父学习按摩,业余时间常泡在图书馆里自学。

  盛德峰家离汨罗一中不远,他很喜欢校园里安静的环境,经常带着书来这里学习。1988年初夏的一天,余德姿的一位同班女生在课间活动时将脚扭伤,乐于助人的她立刻背上同学往楼下走,正好碰上了路过此地的盛德峰。他马上将她们带到汨罗人民医院的诊室里,为扭伤脚的女生进行急救按摩。半个多小时后,她就可以自己走路了,盛德峰的热情和善良以及高超的治疗水平令两位女生顿生好感,从此她们与这位全县学习的榜样(盛德峰自学成才的事迹已经被湖南日报连续报道)成为了朋友。

  当时,两位女生都面临高考,功课紧张,学校里的伙食却很不好。懂得体贴关心人的盛德峰经常买些牛奶之类的营养品给她们,临考前一个月他还做饭给她们吃。高考期间,他买回一板车的西瓜,为她们消暑解渴。

  一次偶遇,使盛德峰和余德姿两人的人生轨迹交织在一起,并碰撞出爱情的火花。

  3 顶住压力私订终身

  1988年高考结束后,余德姿去了湖南建筑学校,而盛德峰也被破格录取到武汉大学生物系插班学习,他们仍然保持书信来往。在信中,他亲切地称她为“小朋友”——余德姿比他要小10岁,而她则回之以“大朋友”。

  经过两年多的交往,盛德峰深深地爱上了单纯善良的余德姿。经过再三考虑,他于1990年底写下那封含蓄的情书,将余德姿“骗”到岳阳后,两人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

  1991年春节,为了让父母有思想准备,余德姿一个人回了家。可是,到了年初二,盛德峰竟然几经辗转闯到了她所在的范塘村。在村口,他碰上一位中年男子,便向他打听余德姿的家在哪里,那人看了他一眼,然后朝前一指,啥话没说就径自走了。

  盛德峰找上门时,只有余德姿的母亲在家。但没多久,她爸爸回来了——就是他在村口遇到的那位中年男子。虽然盛德峰啥话都没说,但余德姿的父母已经猜到了他的来意,对他非常冷淡。他们“王顾左右而言他”,不断强调女儿不远嫁,却绝口不提最关键的问题——他是残疾人。

  余德姿的父亲剁肉时将砧板剁得砰砰直响,每一刀好像都砍在盛德峰的心上,由于当天已经没有火车,他只能在此过夜。为了避免尴尬,他走出门,到田野里散步。

  回到家里,得知恋人来了又走了,一向好脾气的余德姿竟然向父母发了一通火,然后让弟弟骑自行车带着自己,急赶了24里路来到汨罗火车站,四处找遍了却没见到盛德峰的影子。回到家里,一眼见到坐在厅里的盛德峰,余德姿才破涕为笑。见此情景,她母亲痛心疾首地说:“都是那一车西瓜吃拐了(湖南话:搞坏了)!”

  一时间,范塘村里流言蜚语:余德姿为了钱,找了个“跛子”!

  但是,主意已定的余德姿对这一切置之不理。春节过后没多久,她便背着父母和盛德峰一起到汨罗县民政局办理结婚手续。当时,为了“挽救”这位很有前途的乡妇女主任,民政局的工作人员找了个借口让盛德峰第二天再来,县妇联主任找到余德姿谈了一晚上,但仍然没能让她改变自己的决定。

  曾经练过武打、像个“假小子”的她,婚后却变成了一个地道的“小女人”,追随丈夫,过起了“流浪生活”。结婚没几天,盛德峰便去了广州黄埔区中医院康复中心工作。三个月后,从未出过远门的余德姿利用农忙休假一个人坐上火车,再转汽车换摩托车,追到了丈夫的诊室。

  1995年,已经在岳阳开了一间诊所的盛德峰,在北京一位朋友的盛情邀请下,又开始了北漂之旅。余德姿毅然辞职,带着两岁的女儿和保姆,跟随丈夫北上。他们这次闯世界以失败告终——不仅事业发展很不顺利,余德姿还因药物流产出现大出血差点连命都丢了。在住院抢救花掉了全部积蓄后,一家三口黯然返回家乡。

  2001年,“不安分”的盛德峰又带着“漫游的渴望”来到深圳,余德姿再次拖家带口,随夫南下。面对创业的艰难,两人互相安慰,互相鼓励,咬牙坚持,渐渐以他们的人格魅力以及诚实守信的经营赢得了越来越多“铁杆顾客”的厚爱,在深圳站稳了脚跟。2005年,考取了美容业高级技师职称的盛德峰,作为特殊人才调入深圳。

  谈起与丈夫同甘共苦一起度过的16年,乐观、淳朴的余德姿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虽然家里的重活累活她都主动承包了,但仍然坚持让丈夫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比如修马桶、修门锁等等,这样不仅盛德峰能够在为家人服务中获得成就感,她和女儿也很开心。

  盛德峰最拿手的“活”莫过于为妻子选衣服了,他很擅长根据妻子的身材对衣服的颜色、款式进行搭配——一条时髦的裙裤,上身配短身长袖衫,外面再套一件马甲,余德姿穿上身走在街上分外抢眼。被丈夫的爱包裹着的她,对丈夫的审美能力十分钦佩:“我自己买的衣服经常是穿几次就不想穿了,他给我挑的衣服我是越穿越喜欢!”现在,她的衣服基本上都被丈夫“承包”了。

  已经快14岁的女儿是夫妻俩的最大骄傲。得益于余德姿的早期教育,小姑娘博览群书,一直是年级里的尖子生,小小年级已经能看大部头英语原版书了。

  从来没有与丈夫吵过架的余德姿曾经被丈夫骂哭过。那是她刚开始师从丈夫学按摩的时候,由于按得不够准,要求严厉的盛德峰不时大声训斥她。但她却从不回嘴,只是边做边哭。等丈夫平静下来,她再和颜悦色地“教育”他,盛德峰渐渐没了脾气。如今,两口子白天在店里忙,回到家也不忘密切配合—互相按摩,为对方解乏除痛。

  4 敬老爱老心怀感恩

  今年春节期间的一天晚上,一向睡觉很沉的余德姿被一阵动静惊醒,她起身跑到卫生间一看,婆婆摔倒在地,头上碰起了一个大包。她马上按照从丈夫那里学来的方法,对婆婆展开急救,老太太很快缓过气来。对此,盛德峰感慨地说:“她跟我母亲很有缘。本来我睡觉要比她轻多了,我没醒,她却醒了。要是没人发现,我那八十岁的老母亲可就麻烦了!”

  余德姿与婆婆之间的心灵感应可能源自她对老人无微不至的照顾。为了给患有痛风的婆婆治病,她于去年国庆节将婆婆接到深圳,每天背着她上下五楼;老人牙齿不好,她每顿做两次饭,专门为她开小灶,准备软食;老人行动不便,她亲自为她洗澡,掏耳朵;人老了,脚趾甲增生,洗脚店的服务员都拿老人的指甲没办法,她就用刀片一点点修,婆婆的指甲最后被修得干净漂亮……她的孝敬深深地感动了丈夫和婆婆。

  丈夫夸她,她却回答道:“没什么,你不是也救过我妈的命吗?”

  1999年,余德姿的母亲突发脑溢血。夫妻俩双双赶到医院,由于出血点位于脑中枢,开颅手术风险很大,医院采取保守治疗。老人住院的前半个月,曾经专攻瘫痪治疗的盛德峰每天坐四五个小时火车往返于汨罗医院和他在岳阳的诊所,不断对她进行身体按摩,以促进脑部出血的自然吸收。一周后,老人终于苏醒过来。快出院时,在余德姿和两个弟弟都无法扶母亲起身的情况下,盛德峰一个人搀着老人迈出了第一步。后来,他又教老人每天自己按摩。半年多后,老人可以慢慢走到田里去了。现在,已经完全能够下田劳动的老人逢人便夸自己的女婿:“是他救了我的命!”

  历经波折,在深圳,盛德峰和余德姿找回了家园感。在这里,他们的事业起步发展;在这里,他们一家幸福生活。对此,他们充满感恩。余德姿心中还有一个美好的愿望,那就是健健康康活到90岁,在深圳的蓝天绿地上,搀着100岁的盛德峰,走在人群中。

来源:深圳特区报 作者:邹红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