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立医院院长退休后办免费诊所 能走多远

2014年2月17日

  几个月前,在河南省郑州市最好的公立医院之一的河南省人民医院的旁边,出现了一家“国平义务诊所”。在这个诊所坐诊的医生,不少都是公立医院退休的专家。但是,在这个诊所里看病,病人却不用向医生支付一分钱诊费。

  这个免费诊所的开办者叫周国平。他原本是一家明星级县区级公立医院的院长,管着大大小小11家医院。凭着对医疗事业的热爱和出众的工作能力,65岁的他,之前迟迟没有退休。去年6月,退休后的周国平,又组织开办了河南省第一家免费诊所,组织医生专家志愿为病人看病。

  放弃民营医院高薪聘请不干去,专门在省医院旁边办个免费诊所,他这个公立医院退休院长图的是什么?免费诊所启动资金从哪里来?日常开销从哪里来?医生护士从哪里来?他们又能坚持多久?

  近日,带着这一连串的问题,中国青年报记者走近了这位传奇人物。

  “可以净化人的灵魂”

  “1999年,我偶然在电视里看到一个消息,说澳门有个地方专门为人们免费看病。”周国平说,“我知道这以后,就四处打听,看澳门是不是真有这么个地方。”

  周国平听说的地方是澳门同善堂,是一家民间慈善机构。那时,同善堂已经有了100多年的历史,做赠医施药等慈善工作。

  确定真有这么个地方之后,周国平就想:“等自己退休后,也要办个能给人免费看病的地儿。”

  去年6月,周国平正式从医院退休。刚离开医院,他就开始为自己的免费诊所选地址。找了3个月,他找到了现在这个地方:除了旁边很近就是省人民医院之外,不远的地方还有两家很好的公立医院。不过,周国平说,免费诊所放到这里,可不是想和公立医院对着干,而是因为附近还有十几个药房,并且每家药房他都跑过去问了价,“都不贵”。

  之所以要问药价,是因为他的诊所不卖药。专家们只给患者开个药方,让病人自己去药店拿药。

  2013年11月11日,这家免费诊所悄悄开张了。开张那天,没有领导到场,也没有媒体的照相机。

  “我们这里可以净化人的灵魂。”周国平说,“我为什么要这么说呢?你到有些医院,医生为什么不给你看药方?就是怕你到外面去拿药。我自己做了二十多年的医院院长,对医院的各种不良现象了如指掌,尤其是一些医药代表采用各种方式让医生多用他们的药品的现象。可我这里,绝对不会出现这种问题。”

  在这家诊所里服务的医生和护士,都是志愿者。

  在83岁的赵长永大夫的坐诊室里,一位患者对他说,自己已经吃了六七千元的药。这个老专家看着别的医院给开的药单,撇了一下嘴,低声说:“六七千要是捐出去了多好!”随后,他开了一张单子,开了3种药,总额不过十几元。他指着其中一种药对这名患者说:“你别看这个药才一块多钱一瓶,保证对你的病有用。”

  85岁的谢持鉴大夫是河南省第一代女外科主任。她主动向周国平提出要到这家免费诊所里来。“我自己是个闲不住的人。工作是我最大的快乐。”

  37岁的王大夫,是这里最年轻的志愿者。从早上9点到中午1点,他的诊室一刻也没断过人。他自己也开了一个诊所,所以每周一才到国平义务诊所来坐诊,来就诊的患者每次都要排很长的队。一位志愿者对王大夫说:“看不完可以让他们到你的诊所嘛!”他说:“那不行。我的诊所不免费。这里免费,让他们每周一过来就行。”

  周国平给患者开完药方后,还会告诉病人哪家药房的价格贵,哪家药房的价格便宜。他甚至会在药价上较4分钱的真儿。

  在免费诊所附近的一家药房里有一种治高血压的药,在该药店,这种药的定价是43.9元一盒,而这种药的最高定价按照国家审计标准不应超过43.86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