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堂行医”:如何便民又安全?

2014年2月7日

  国务院印发了《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意见》明确提出,鼓励零售药店提供中医坐堂诊疗服务。根据《意见》,我国力争到2020年基本建立总规模达到8万亿元的健康服务业体系。这一政策的出台,对于零售药店“行医”鱼龙混杂的现象将意味着什么?零售药店“行医”该如何规范才能更好地分享8万亿元健康服务业体系这块大蛋糕?

  “前厅看病,后堂抓药”,是几千年来中医的传统行医模式。然而由于当时坐堂医生肆意夸大病情、诱导患者多买药等问题十分严重,2001年“药店坐堂医生”被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部门联合下发“逐客令”,“坐堂医”全面禁止。

  6年后,国家为了恢复和规范中医在药店坐堂行医的传统,方便老百姓进行中医药基本卫生和保健服务,先是在河北、辽宁、黑龙江等9个省份的部分地区,开展药品零售企业设置中医坐堂医诊所试点工作。2008年,“中医坐堂”试点扩大到48个。这其中,榆林市作为陕西第一批“坐堂医”解禁的地级市。5年过去了, “坐堂医”这种传统行医模式恢复和规范得如何?榆林5年的试水经验,对成功“打造零售药店成为健康服务业的主要载体和重要平台”的目标有什么启示意义?

  1 非法“坐堂医”屡禁不止

  “我们一年到头都在为打击非法坐堂医的事情发愁呢。”榆阳区卫生监督所所长赵亚林提起“坐堂医”显得很无奈,“只能像大海捞针一样,操作起来比较困难。”

  在榆阳区200多家大大小小的零售药店中,绝大多数药店的大厅都摆着桌子和脉枕,提供医生坐堂的服务。在榆林市公安局附近的一家药店里,“坐堂医”不仅仅能把脉、开中医处方,还能为患者毫不犹豫地开出西医处方。

  “我们这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别说开个处方,就连挂吊瓶什么的都可以。”一位身穿白大褂的女营业员理直气壮地说。

  不过,这位女营业员说的并非“狂言”。在榆林市的一些药店的内间里摆放着输液和诊疗器械。而这些药店大多不具备门诊或医院的诊疗环境,卫生条件差,药械消毒措施不完备,缺少急救设施,容易造成细菌污染、传染病传播等医疗隐患。

  此外,非法行医的药店的营业员避开处方问题,简单询问病情,盲目推介药品。有的药店要么请来医疗机构退休的医务人员,打着“专家”的旗号指导用药,或者挂着药师用药咨询台的牌子,明目张胆地为病人配处方药;要么打着免费体检的旗号,推销药品、保健品;要么干脆把药店开成门诊,注射、打吊瓶,来者不拒。

  “城区算是好的了,医疗资源比较充分。放在一些乡镇上那就很多了。”赵亚林告诉记者,“药店非法行医的手段越来越隐蔽了,你一来人家就把设备之类都收好了,刚走就又拿出来挂上了,真不好查。”

  据榆阳区卫生监督所提供的资料显示,2013年打击无证行医工作中,取缔黑医师(假医、游医)30户,其中取缔非法“坐堂医”10家。

  “我感觉现在非法‘坐堂医’现象越来越严重了。”赵亚林感叹。

  2 非法“坐堂医”的背后

  事实上,自零售药品市场放开后,申办药店的人激增。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中对药店的数量和分布密度没有明确规定,零售药店出现遍地开花的局面。与此相应的是,激烈的市场竞争致使药店利润大幅缩水,只能微利经营。

  “本身现在卖药的利润就小了,又加上政府推广平价药房,药品价格相对下降,并且,农民就医必须到指定医院才能报销,为了生存,有些药店开始非法行医。”榆林市卫生局疾控法规科科长吴涛说。

  一位零售药店的老板给我们算了一笔账:目前药品的利润很低,一般加价在10%左右,以中等规模的药店为例,去掉房租等各项费用,纯利润在600至3000 多元不等,而一盒普通的消炎药,单纯销售不到10元,纯利润1元,如果改成打吊瓶,“销售”价扩大到50多元,纯利润至少在30多元。说到底,还是利益驱使了非法“坐堂医”的盛行。

  “药店赚钱,但我们老百姓也方便了嘛。随便一个小病去挤医院太麻烦,花钱也多,药店里开点药、输点液就好着呢。”虽然非法“坐堂医”让监管部门头痛,但是,一些老百姓由于缺乏风险意识,对非法“坐堂医”却很买账。

  “药监部门管不了药店的非法行医,明知行医也无能为力。我们监管的范围是药店,只能对药店进行处罚。”榆林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市场科曹女士解释。

  当然,卫生部门也同样有其“难言之隐”。“药监部门也不通知我们药店设在哪里,我们到哪去查呢?而且,卫生部门根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进行执法,除了比较少的罚款,对屡教不改的药店也没有办法。”赵亚林说。

  监管的缺位,再加上由于药品监管部门与卫生部门所管理的医疗企业存在着监督与被监督的关系,二者联合执法困难,零售药店“坐堂医”前行之路遭遇阴霾。

  3 “坐堂医”的高门槛

  当然,规范的零售药店“坐堂医”的开设至少有三大好处:一是为周边百姓提供更专业的健康服务,多一种盈利模式;二是中医药不分家,如果没有中医,药店里的中药买卖就做不大;三是中药饮片相对毛利较高,能有效促动中药饮片的销售。

  不过,目前在药品零售企业只批准设立“中医坐堂医”。药店必须同时具备以下条件,一是具有《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认证证书》、《药品经营许可证》和营业执照;二是具有独立的中药饮片营业区,饮片区面积不得少于50平方米;三是中药饮片质量符合国家规定要求,品种齐全,数量不少于400种。

  与此同时,“坐堂医”医师应当是取得医师资格后经注册连续在医疗机构从事5年以上临床工作的中医类别执业医师。并且,每个诊室独立隔开,建筑面积不少于10平方米。

  “门槛高势必缩减了商家的利润,但是从长远来说,高门槛是药店诊疗服务质量的一个保障因素。”榆林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4 药店“坐堂医”的未来

  虽然,在我国,零售药店“坐堂医”还处于乱象丛生的阶段,但是,从一些发达国家零售药店的经营模式和经营状况可以坚信,鼓励零售药店“坐堂医”是更好地为百姓服务的一个方向。

  美国的零售药店不仅仅是简单的药品经营,它更是承担了一部分医院诊室的功能,像疫苗接种、慢性病治疗、慢性病管理,甚至包括透析、化疗都可以在药店的诊疗室内进行。你只要拿着医院医生开具的正规处方,就可以在这里买药并接受注射。这样一来,既减轻了医生和医院的压力,也极大地方便了患者,所以在美国的医院里基本不会出现“看病难”的问题。

  另外美国、日本等国政府在推动零售药店发展上都给出了很多鼓励政策,毕竟零售药店是在为民生服务,国家为了保障民生、鼓励大家开药店,就会给出一些税收减免政策,降低药店经营成本,从而使药店有能力聘请更多中高级职业技术人员,为患者提供更好的服务。

  “单体药店往往是监管的盲区,而像广济堂这种大的连锁药店不存在非法‘坐堂医’现象。”榆林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市场科曹女士介绍。

  事实上,我国零售药店中单体药店的数量占到全部零售门店的2/3。单体药店相比连锁药店来说,没有品牌约束力,这些单体药店的目的就是挣钱,大量的单体药店就成为了行业监管盲区,从而造成非法“坐堂医”的种种乱象。

  “相信未来那些管理混乱、藏污纳垢的单体药店在监管和市场竞争之下会被逐渐淘汰。”中国医药商业协会常务副会长武滨曾提出。

  零售药店走连锁之路,这或许是药品流通行业的一个发展方向,也是将零售药店尽快打造成为健康服务业的主要载体和重要平台的努力方向。

  此外,榆阳区卫生监督所工作人员呼吁,应加强监管部门之间的联手整顿,对有关药品流通领域的相关规范需要更加细致,既要管“医”,保证输送给药店的“坐堂医”是真正有资格的中医;也要管“堂”,对药店诊所给予监督管理,保证“坐堂医”能在健康、稳定的平台行医。

关键词:坐堂中医  医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