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心里总装着患者的老中医

2014年1月6日

  1月2日15时许,新医大第二附属医院中医科的李兴培大夫已经脱下了白大褂准备下班,肿瘤患者张英才匆忙赶来。看到张英,李兴培随即又穿上了白大褂,重新打开电脑。

  “不好意思李主任,又耽误您下班了。”张英抱歉地说。李兴培却连连摆手说:“没关系,没关系。”

  李兴培是新医大第二附属医院中医科的返聘专家,今年75岁的他鬓角花白,身材瘦弱,说起话来有条不紊,声音浑厚,和患者交谈时,脸上始终带着微笑。

  在经过十多分钟的把脉之后,他为张英慎重地开了处方。这一天,他一共诊疗了56位患者。

  “李主任每周四上午坐诊,本来医院限40个患者,但他不愿让大家白跑趟,即使刮风下雨,他都是提前一个小时上班,推晚两个小时下班。”在李兴培处看病已有两年多的张英说,她从没见李兴培中午2点准时下过班。

  61岁的朱建荣,还是孩子时就认识李兴培,她说:“家里上到83岁的老母亲,下至30多岁的女儿以及亲朋好友,有个头疼脑热的,都习惯找李大夫瞧病。”

  朱建荣说,李兴培自己也开了一个诊所,许多病人都表示想去李兴培的诊所看病,但大多被李兴培婉言拒绝了,他说在他的诊所里看病无法报销,还是在医院治疗比较好。

  “李大哥医德好,他将患者的健康放在第一位,总是为病人着想。”朱建荣说,一位来自裕民县的女患者,因习惯性流产在其他医院注射过黄体酮,吃中药都没效果,最后慕名找到李兴培。李兴培详细询问病人前期的治疗手段后告诉她,黄体酮会间接影响到孩子,长远考虑,不建议使用。

  身高约172厘米的李兴培,只有65公斤。身体一向瘦弱的他,却常常带病坚持坐诊。

  去年11月20日晚,李兴培因为吃坏东西上吐下泻,次日是他上门诊的日子,大家都以为他不会来了。结果大家上班时发现,李兴培早早来到医院,左手挂着点滴,右手给患者把脉。

  “他当时脸色苍白,声音虚弱,感觉一下子老了好几岁。”二附院心理咨询门诊医生王玉说,当天李大夫也是中午3点多才下班,当老伴和护士扶着颤颤巍巍的他从病房走出来时,在场的患者和家属都被他感动了,纷纷拿起手机记录下这件事。

  王玉将当时的所见所闻发在了微信朋友圈中,40多名医护人员评论说:这是一代老中医人为大家树起的好榜样。

  高血压患者马媛媛当时也在场,李兴培带病坚持坐诊的事,让她很感慨:“医生在为别人解除病痛的时候,其实他们也是人,也有不舒服的时候,更何况是一位老人,希望大家能够看到医生的付出,给予医生更多的理解和支持。”

  对于大家的评价,李兴培说,被返聘的这7年间,他不敢请假,就是怕各地患者白跑一趟。

  1956年秋天,李兴培考到成都中医药大学,成为该校第一届学生。1962年底大学毕业后,他递交申请来支援新疆。1999年从二附院退休,2006年被医院返聘。

  李兴培在中医内科、妇科以及儿科疾病诊疗方面都有所长,尤其擅长肿瘤的治疗。从医51年共接诊30多万人次,最多的时候一天诊断过近百名患者。他还培养了高级医学人才1000余名。

  “李主任很谦虚,虽然他在中医方面取得了很多成绩,但他从来不炫耀。”跟随李兴培学医已经5年的郑茂告诉记者,李兴培设计和主持的“活络通脉汤(通脉冲剂)治疗血栓闭塞性脉管炎”课题1986年获省级重大科技成果奖;他利用6年时间编著的《中医之路》和《医道传承路》书籍,2011年在香港出版;他利用中医优势,自创“自我按摩15分钟”保健操,临床试验效果显著。

  此外,为了振兴中医事业,李兴培50余年研习中西医学,主编、参编已出版专著26部,生平事略、学术思想和临床经验被30余部专著收载,在国家级和省级刊物发表学术文章百余篇……1992年被国务院批准为有突出贡献的专家,终生享有政府特殊津贴。

  “这些年,李主任有两次去北京和成都发展的好机会,但他都放弃了。”当李兴培和郑茂谈起过往时,郑茂觉得很可惜,但李兴培却认为,这里的患者更需要他。

关键词:乌鲁木齐  老中医  李兴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