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寒论》教你如何用粥治病

2013年12月25日

  寒冷的冬季,对于很多人来说都希望吃一些热的食物来暖身体,当然这其中也包括喝粥,在寒冷的天气喝上一碗热气腾腾的粥,既暖身又暖胃,而粥不仅有这样的好处,粥还可以用来治病,这在中医学中由来已久,而“医圣”张仲景就深谙此法。并且在他的《伤寒论》中提到很多关于粥的方剂。下面就让我们来看看张仲景用粥的作用有哪些?

  《伤寒论》教你如何用粥治病

  以助药力

  在服药后食粥,主要是为帮助主药药力的发挥。如用于发表解肌、调和营卫的桂枝汤,在12条中说:“……服已须臾,啜热稀粥一升余,以助药力。”也就是说,服桂枝汤一段时间后,进食热粥一升,使谷气得充,汗源得以滋养,以助药力,使病邪得以微汗而解。正如《医宗金鉴》所说:“……而精义在服后须臾,啜稀粥以助药力。盖谷气内充,不但易为酿汗,更使已入之邪,不能稍留,将来之邪,不得复入也。”清代名医王旭高说得更明了:“桂枝本不能发汗,故须助以热粥,充胃气以达于肺,肺主皮毛,汗所以出,是渍形以为汗也。”笔者实践证明,用桂枝汤调和营卫,若不食粥,则疗效大打折扣。

  理中丸(汤)是温中散寒、益气健脾之剂,书中第386条说:“服汤后如食顷,饮热粥一升许。”其目的也是助药力,利用热粥的散寒养胃之力,以温养培补中气。

  三物白散是攻逐水饮的温下之剂,以治疗寒实结胸。如药后仍不利,则“进热粥一杯”,以助巴豆温下寒实之药力。

  和中养胃

  《伤寒论》中白虎汤、白虎加人参汤、竹叶石膏汤与桃花汤,都用粳米为粥,是在方中作为辅佐药物,直接起治疗作用的。粳米味甘,为五谷之长。前三方均是取其补益中气、和中养胃、滋补胃津,使石膏等大寒之品不致伤胃的功用。正如清代医家柯琴说:“甘草、粳米调和于中宫,且能土中泻火,稼穑作甘,寒剂得之缓其寒,苦剂得之平其苦,使二味为佐,庶大寒大苦之品,无伤损脾胃之虑也。”桃花汤中用粳米,是取粳米和中养胃、健脾止泻之功,助赤石脂、干姜以厚肠胃,共达温中固脱、涩肠止利之效。

  解副作用

  用粥解除副作用的只有三物白散一方。141条说:服三物白散后“利过不止,进冷粥一杯”。三物白散为温下之剂,主药巴豆辛温有大毒,为药力峻猛之热性泻下药,治疗中如服药后“利太过”则会伤脾胃。而巴豆得热则助泻,得冷则泻止,此时速服冷粥以解药力即可止利,以缓解副作用。

  扶养正气

  第152条十枣汤为逐水峻剂,应用此方最易耗伤正气。故《伤寒论》中说,在服十枣汤“得快下利后”用“糜粥自养”。取其糜粥易于消化及和中补虚之功,以使正气尽快恢复。

  《伤寒论》中因用粥的意义不同,所以在用粥的方法上也有区别。

  综上所述,用粥有冷热之分。特别是其中三物白散一方就列举了用热粥和冷粥两种方法,实为后世用冷、热粥之典范。

  另外,用粥还有先后之不同。白虎汤、白虎加人参汤、竹叶石膏汤以及桃花汤用粥基本相同,都是先用粥法。如176条白虎汤中“上四味,以水一斗,煮米熟,汤成,去滓。温服一升,日三服”,就是说将粳米与其他药物放在一起,待米煮熟去滓后温服。其目的是用粥直接作为佐药,以协助主药共同治疗。桂枝汤、理中丸、三物白散、十枣汤四方都是后用粥法。桂枝汤是在服药后过一段时间食稀热粥以助药力;理中丸是在服药后立即饮热粥,以利用粥的温中散寒养胃之功,帮助有温中健脾作用的药物发挥药效;服十枣汤后再食热粥是怕十枣汤损伤正气,食粥取其“糜粥自养”之功。从以上分析看,在用粥时间上是有区别的,理中汤最早,桂枝汤稍晚,十枣汤以及三物白散则最晚。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近代很多医生在运用仲景以上诸方时,多不重视粥的运用,甚至弃而不用,这不但违背了仲景制方之义,也会影响疗效,或增加副作用,是应当注意的。

  仲景用粥治病是很科学和严谨的。仲景用粥治病给后世食物疗法中的粥疗开拓了方向,奠定了基础。在近代常用的粥疗方中,除用于助药力、和中养胃、扶补正气外,还多用于辅助治疗和预防疾病,这是对仲景以粥治病的发展。

关键词:伤寒论    张仲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