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学子出路在何方?

2013年12月24日

  中医院校学生的就业现状

  近年来,中医院校毕业生就业难的问题一直困扰着很多中医学子,由于中医培养周期长,回报慢,很多学生在遭遇生存尴尬之后无奈转行。有数据显示,中医院校每年10万左右毕业生,而中医执业医师仅占全国执业医师200多万人数的21%。这说明什么?中医学生毕业后只有极少部分人如愿挤进三甲医院;其中一部分人选择出国或以考研考博的方式暂缓就业压力;另外一部分则做起了“高回报”的医药代表等擦边球的工作。

  究其原因,就中医市场需求而言,很多大医院已经满员,小型医院又没有开设中医科室;就人才培养来讲,中医是一项实践性质非常强的学科,学生毕业后实践能力普遍不高;从经济收入上看,中医人才成长周期长,“穷中医”甚至成为中医的代名词。这种现状无疑导致中医人才的大量流失。作为四大国粹之一的中医,正在从中国医学的核心位置滑向边缘。

  一位中医女研究生的自白

  李娟(化名),一个勤奋质朴的80后女孩,怀揣着对中医的美好梦想,2005年,凭借优异的成绩,她顺利考入某211中医院校的临床专业——中西医结合(七年制本硕连读),而这个专业全国每年仅招收40人。

  如诸多莘莘学子,为了能有一个光明的发展前途,日后能进到知名的三甲医院,她苦心研读,每天背诵学习中医理论基础、伤寒论、黄帝内经……,幻想着毕业后能成为一名三甲医院的优秀医生。是的,她也一直在为此努力。在校期间,她常年担任岐黄志愿者协会秘书处新闻部部长,并出版多本杂志及刊物。本科与研究生的实习均在北京三大医院之一完成。

  七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是时候考虑自己的人生规划了。当很多人还在发愁工作不好找时,李娟已经被实习医院的两个科室主任看中,中国中医科学研究院也向她抛出橄榄枝。但由于父母都在深圳,她最终选择回到深圳,并通过各方面的努力,临聘到深圳市妇幼保健院。在这里,李娟结实了一生中最重要的老师——王建新主任。从此,她的人生发生转折。

  王建新,深圳妇幼保健院中医科主任医师。她被广大患者亲切的称呼为“送子观音”。从医四十余年,帮助无数病人成功怀孕。数据统计,她每年为近两百个不孕不育家庭送去小宝宝。

  已经到了退休的年纪的王主任,减少了在医院出门诊的时间。鉴于对固生堂办医理念的认可,王主任腾出更多的闲暇时间来这里出诊。李娟平时跟王主任出诊,她了解到固生堂人才培养计划,了解到固生堂能够提供一个很好的师带徒的平台,出于对王建新主任医术和医德的极大敬仰,在王主任退休之后,李娟也从令人艳羡的妇幼保健院的工作辞职,一起来到固生堂。从公立医院走向民营医院,在别人看来也许有些荒唐。

  第一次见到李娟是在王建新主任的办公室里,王主任问诊时,她在旁边抄方,开完药之后,李娟把客人送出去,亲自交代服用的剂量和方法。跑前跑后,似乎比王主任还要忙。但李娟介绍,跟诊的日子,累并快乐着着。因为,这一天是她真正走进中医的时刻。她坦言,中医实践性非常强,学校学习的理论知识,根本无法用于看病。而公立医院里进修或者读研、读博,主要就是完成科室病房的日常工作,协助导师做课题研究,经常待在实验室里。真正找到好的导师、接触临床并学习的机会并不多。在那里,不知道要等多少年才有这样的学习机会。

  中医学子出路在何方?

  传统中医院校的学生出路在何方?以李娟为例,一个系40名学生,只有极少数人真正做医生,其他人有的在做医药代表,有的去了药店,而还有一部分人在做毫不相干的工作。对于现代教育来说,无疑这属于一种人才浪费,国粹文化的传承也起不到传承作用。

  中医文化博大精深,医理通透不显。空有学校的理论基础,根本不懂如何辨证,必须通过名医点拨才能够领悟。所以师承、拜师学徒是中医特有的一种学习模式。师徒讲究缘份,而很多老专家基本上不收徒弟。还有很多名医大家将自己的秘方视为“安身立命之本”不轻易示人。扁鹊是春秋战国时期名医,少年做客馆主管时发现了异人长桑君经常来此住宿。扁鹊认为他是个很有本事的人,于是就热情谨慎地款待他(“遂谨遇之”)。如此十年,终于感动了长桑君,将禁方传授与他。扁鹊以上池之水饮之而能洞察人之脏腑,遂成名医。

  中医医生全新培养模式

  固生堂,正是看到中医令人惋惜的现状,经过深入的思索,开创了师承模式。固生堂自有医生,每人每周都会腾出固定时间,取消门诊,专门跟名老中医抄方,学习,不断提升自己。除此,固生堂中医还在在大学设立传承栽培奖学金制度,用于鼓励大学坚持跟名老中医刻苦学习和研究传统临床知识,并能坚持把中医传统疗法运用于临床、学习优秀的临床研究生及其导师。这项制度,在广州中医药大学实行了两年,今年11月份在成都中医药大学设立。在今后的日子里,陆续在国内各大中医院校,设立奖学金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