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发展,期待柳暗花明

2013年12月23日

  “中医院在发展,但西医类医院发展的步伐更快,客观上差距在拉大。”陕西省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苏荣彪说。

  “我们是地下游击队。”擅长古法正骨、穴位按摩的穆长宁,这样形容民间中医的尴尬身份。

  在曾孕育出扁鹊、孙思邈等名医、药王的陕西,传统中医药发展现状,折射出我国中医发展的复杂现实。

  民间中医遭遇行医难

  中医执业考试要考很多西医知识,对民间中医难度很大;因无行医资质,有家传秘方的人开不了门诊

  午后,陕西西安东仪路街头熙熙攘攘,头发斑白的穆长宁步履匆忙。在地处南郊城乡结合部的一间简陋的招待所,康华龙带着患有滑膜炎及风湿的岳母找上门来,“老人家起初不太信任中医,可是在医院看了半年,病情反而越来越重,穆大夫诊断开药后,不到10天就开始消肿,走路也轻快多了”,康华龙说。

  在西安市鱼化寨富鱼路一个几十平方米的小门脸里,另一个民间中医魏战胜一个上午接待了七八拨儿患者。作为中医世家的第四代传人,52岁的魏战胜专治腰椎间盘突出、颈椎病,“我的祖上代代摸索传承下来了霸王针和推拿的独门技艺。”然而,很长一段时间,店里只能挂着“按摩”的牌子,“没有证,只能打擦边球。”

  魏战胜所说的“证”,是由原国家卫生部统一颁发的执业医师资格证。依照我国《执业医师法》和相关规定,经医师资格考试成绩合格者,方可取得执业医师或执业助理医师资格,否则不得从事医疗、预防、保健活动。

  《执业医师法》明确,具有高等学校医学专科学历或者中等专业学校医学专业学历,在医疗、预防、保健机构试用满一年者,方可参加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考试。具有高等学校医学专业本科以上学历,在医疗、预防、保健机构试用满一年者;取得执业助理医师执业证书后,具有高等学校医学专科学历,在医疗、预防、保健机构工作满二年;具有中等专业学校医学专业学历,工作满五年者,方可参加执业医师资格考试。

  “拿证对我来说,可望而不可即。”穆长宁的医术来自于师承,“华阴农村的民间中医史德峰治好了我的顽疾,后来我执意拜师,史老师便破例收了我这个外姓人为徒。”

  绝大部分民间中医,一无学历以及完整的知识体系,二无医疗机构工作经历,仅凭“一招鲜”,资格审核环节就常过不了关。

  不过,《执业医师法》第十一条有灵活规定:“以师承方式学习传统医学满三年或者经多年实践医术确有专长的,经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确定的传统医学专业组织或者医疗、预防、保健机构考核合格并推荐,可以参加执业医师资格或者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考试。”

  有了这一规定,去年5月,穆长宁参加了陕西省中医药管理局组织的“传统医学出师考核和确有专长考核”,通过考核即可参加医师资格考试,结果第一关便“落榜”。

  “上世纪80年代,鱼化寨地区有30多个老中医开着诊所,现在留下来的不超过5家。”魏战胜印象深刻的是一位石先生,“老人家有秘方,专治结石,到了儿子辈,手艺虽在,但没有行医资质开不了门诊,后来扫马路去了。”

  中医院遭遇人才瓶颈

  大部分中医院校属于二本,很多学生临床经验欠缺,毕业从事中医待遇不高

  来自陕西省中医药管理局的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底,陕西中医类医院机构数为147所,居全国第六,其中政府办中医类医院113所,基本覆盖全部县区,医院人员总数2.4万,总床位数1.78万张;2012年,全省中医医疗机构诊疗人次939.2万,入院看病人次59.39万,与2008年相比,分别增加59.2%、99.1%。

  “不过,从医生数量、服务量、经济收入等因素看,西医医院占9分,中医医院占1分,中医院的规模、资产、设备、人才、待遇都要相对薄弱。”陕西省中医药研究院、陕西省中医医院院长刘勤社说。

  人才仍是制约中医院发展的瓶颈。“目前除了北京、上海、广州、成都等地中医药大学外,大部分中医院校属于二本,与西医院校在学生素质上存在差距。很多学生中医没学透,西医又了解不够,毕业难找工作。”陕西省中医药研究院医学博士、陕西省名中医程小红介绍。

  “我们班92个人,最后只有2人做了纯中医。”毕业于黑龙江中医药大学、目前在北京某中医诊所出诊的高博士说,“一方面中医思维难学,另一方面中医收入过低,刚毕业的中医学子,每月工资不到2000元。”谈到出路,他说,“有的同学毕业后改考了西医研究生,有的改行做了医药代表,还有的直接去开淘宝或卖保险了。”

  “中医院校的培养模式,与临床工作实际有些脱节,中医、西医、公共课程各占1/3学时,基础并不扎实,临床经验欠缺。”苏荣彪说。

  西安市莲湖区红十字会医院中医门诊主治医师董斌,经历了本科和研究生的8年苦读。在他看来,中医教育除了系统学习,师带徒是必经之路,“中医经验的传承是书本上很难学到的。”

  “国家在提倡中医师承教育,陕西也通过推选名老中医、采取师带徒的方式培养年轻技术骨干,目前已出师学术经验继承人314名。”苏荣彪介绍。

  董斌目前也由单位委托陕西中医学院名誉院长、首届国医大师张学文教授培养。“平时跟随老师上门诊、抄方子、写病历,跟中医传统的家传教育方式差不多,一般三年出师。”董斌说。

  中医发展模式能否改变

  对待中西医政策应一视同仁;给民间中医松绑,补充基层医疗人才不足,发挥中医独特优势

  随着时代发展,人们倾向更具体的医学诊断,更直观的疗效。因此,对患者来说,设施完备的各级西医医院仍然是首选。遇到久治无效果或者西医无法治愈的疑难杂症,不少患者才会转而去找中医。

  同时,中医面临如何创新发展的难题—现代中医体系力求将西医理论和中医经验科学有机融合,却面临人才短缺的尴尬。

  能否统筹“民间”与“学院派”二者发展?

  程小红认为,现代中医既要传习传统中医文化,也离不开西医的补充,“中医基础理论和认识疾病的方式其实一直在扩展,也应该吸纳更多的现代医学理念和手段。”

  “西医应对急症手段多、技术先进,中医治疗思路独到、四两拨千斤,各有千秋,具有很强互补性,好的中医医生应该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刘勤社表示。

  苏荣彪表示,民间中医普遍基础较薄弱、知识很杂,“医师资格考试,西医知识占的分量多,对他们难度大。”即便顺利过关,由于没有学历,未来工资待遇、职称晋升仍是问题。

  “中医发展,根在基层、活力在基层。”一位专家说,基层中医人才短缺,“应当对确有一技之长的民间中医进行考核,合格的颁发执业证书,允许其从事中医服务。”据该专家介绍,目前四川等多个省已开始此类试点。

  “如果能把乡村卫生室医生的收入固定下来,同时要求他们用最便捷有效的方法给老百姓治病,有利于中医的推广。”上述专家表示。

  “中医治疗简、便、廉,但几十个大夫接一天诊,可能还不如西医装一个支架效益来得高”,刘勤社认为,政策应当一视同仁,或者更加倾斜处于弱势的中医行业,“发掘、重视中医的独特优势。”

关键词:民间中医  陕西  中西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