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拓展民间中医药“用武之地”

2013年12月21日

  中医药在三晋大地有着深厚的历史根基,尤其是民国时期,大批京、沪及江浙名医大家汇聚于此,促使山西成为当时中医学术相对活跃的省份,为当代民间中医药发展奠定了基础。庞大的民间中医队伍,也给当地中医药管理系统出了不小的难题,一方面要挖掘、整理民间医药资源,另一方面,还要去伪存真,科学论证,让民间安全有效的“珍宝”得到发扬。

  今年初,山西省中医药管理局着手推进全省民间医药的挖掘整理、筛选评价、推广应用等工作,并成立山西省民间医药特色技术和方药筛选评价中心。7月到10月底,中心已到大同、运城、平遥现场调研民间医药项目,随后还将前往太原、晋中等地寻访。预计年底前,将会有10项以上优秀项目报至省厅,进一步评价、推广。借此契机,记者来到山西实地走访民间中医。

  拾起民间中医药这块宝

  平遥县道虎壁村王氏妇科可谓地区的一块金字招牌,起源于金、元时期,后得清代名医傅山的医术传授,便以傅山女科相传,延续至今29代,已有800余年历史,主要治疗胎前产后,崩漏带下,不孕不育等妇科疑难杂症。

  在村内一家平房小院,一位满头银发的老者便是王氏妇科第27代、傅山女科第9代传人、主任医师王培章。他从医60余年,疗效显著,每日求诊者络绎不绝,接诊患者达70多万人次。

  王培章给人看病用药除了结合患者体质,还考虑其所处的环境因素,甚至夫妻同治。从养肝肾入手,兼顾调脾胃的治法,2011年入选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相比之下,同是平遥县的“百应健脾丸药”就处境困难,历经五代人,以健脾胃调气血,除寒风热癖的功效在地区内口口相传,但由于未申请国家药品批准文号,在卫生检验、疗效评估等方面无法认定,使得丸药推广举步维艰。

  庆幸的是,丸药加工工艺和独特的疗效经过县级中医药系统层层上报,中华中医药学会的评估代表主动接触丸药传承人,进行实际调查研究。9月专家评审传来好消息,丸药获得首批民间中医药特色诊疗项目,成为山西省唯一获奖项目。

  “正规军”与民间中医同台唱戏

  民间医药推广应用有困难,难就难在民间流传的单方、验方中,存在着品种混乱,炮制、用法不规范,宜忌不明确等现象,缺少科学评估和标准。

  此次走访中发现,孝义、运城等多地中医院纷纷降低门槛,采取聘请民间中医来院指导坐诊的方式,保障医疗安全性,带徒培养出很多年轻专科医生。

  当地民间有一种在穴位埋植中药药丸治疗支气管哮喘的绝活远近闻名,2010年运城中医医院引进该项技术,还安排几位研究生学习研究穴位埋植疗法,共同从病因、病机、辨证、治法、组方,到单味中药性能、归经、剂量等进行深入研究,并给出科学的理论解释。

  聘请民间著名中医到中医院坐诊不仅可以提高中医院诊疗水平和效益,还能给民间中医“用武之地”,可谓一举两得的好事。

  政府调平民间医药这杆秤

  2012年5月,山西省拨款50万元启动民间医药基本现状调查工作,并成立了以卫生厅副厅长为组长的民间医药调查工作领导小组,从省级层面出台相应政策给予支持与管理。

  今年初,山西省卫生厅中医药管理局局长张波带队,首先到省内民间医药相对丰富、影响较大的试点地区—运城市重点调研,其间,走访了民营中医医疗机构、个体中医诊所,调查民间有影响、有疗效、群众认可的方药、技法、优势病种范围、服务效益等情况。

  省中医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下一步将对筛选后的项目进行严格评估和临床验证,建立全省统一的民间医药数据库,并继续在省级大型公立中医院、中西医结合医院建立民间医药推广实践基地和“项目工作室”,尝试把疗效较好、特色突出、安全有效的民间医药项目在教学、临床、科研中推广。

  此外,山西对民间中医药人员开辟了准入渠道,通过师承和确有专长人员医师资格考核,经认定后可在一定范围内合法执业。同时,更加重视对名老中医技术及经验的传承,为其开设传承工作室和中医学术流派传承工作室,通过传统的“拜师传承”方式,培养更多年轻的中医继承人才。

关键词:山西  医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