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汉墓出土医书 为川派中医追根溯源

2013年12月19日

  此次成都天回镇老官山汉墓出土的920余支竹简、50余片木牍、4部织机模型,以及多件漆器,虽为木制品,却得以完整保存,不仅让考古专家欣喜,也让普通市民好奇。如何保存这些“弱不禁风”的文物?如何修复?是否能一睹实物?请文保专家一一为读者揭秘。

  存简

  闪光灯拍摄 也可能破坏

  记者在文保专家肖磷的指引下,来到看似普通却处处戒备的文保中心。在存放这些简牍的库房,记者见到了记录着扁鹊学派医学典籍的920余支竹简和50余片木牍,它们被一一编号,存放进一个个长约1米的玻璃试管中,每个试管中注有“水”。

  在摄影记者准备拍摄正在修复中的简牍时,肖磷立即提醒记者,关掉闪光灯,因为闪光灯的反复照射对其破坏很大。专家们在读取简牍上的文字时,也用了红外线扫描和红外线照相等方式,以免这些文物受到二次破坏。

  取简

  小心置换+精细清洗

  “竹简历经千年,一直浸泡在水中,出土后,周围水一旦被抽干,它们脆弱得一碰就会散掉,现在只得用泡沫等材料,对竹简下的泥土进行小心置换,才将竹简从泥土内取出。”肖磷告诉记者,随后的清洗过程更是精细活儿,专家们将竹简用两片无机玻璃片夹住,再用丝线进行缠绕,然后将它们存放在玻璃试管中,“试管里注入的是蒸馏水”。

  修简

  脱水加固 要花数年时间

  据悉,文保专家下一步将采用脱水加固的方式,用乙二醛脱水加固法,对竹简进行永久加固。“这个步骤更困难。”

  肖磷说,不仅要保证不损害竹简的外形,还要保证竹简上的毛笔字不被蹭掉。这个繁琐的过程至少需要数年,目前,6个文保专家正忙着对这批医简和织机进行专项修复。

  读简

  文保中医药专家 联手攻课题

  据了解,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的文保专家与成都中医药大学的中药专家,将联手对此次出土的十部汉代医书进行解密,为川派中医追根溯源,该课题将持续数年。值得关注的是,部分经过脱水加固的汉代医简、织机将有望在明年开馆的成都博物馆新馆进行展出。

  出土医简现四川特色药方

  或证成都存独立医学派系

  在成都老官山汉墓出土的部分医简上,不仅记录了扁鹊学派在中医经络学、针灸术等方面的理论,还有很多具有四川特色的药方,表明当时四川成都已经存在一个独立传播的医学派系。

  判断1 《五色脉诊》中 记载有扁鹊脉学理论

  “此次发现的《敝昔医论》《五色脉诊》《脉死侯》《经脉书》《脉数》等是中医经络学和针灸术的重要文献,应是扁鹊学派的经典。”荆州文保中心研究员武家璧说,医简中的《五色脉诊》详细记载了通过脉相观察病痛的方法,如“心气为赤色,肺气为白色、肝气为青色,胃气为黄色,肾气为黑色,故用五脏气色……”通过对脉相的观察、诊断即可找准病症,这正是扁鹊学派脉学理论最显著的特点之一。

  判断2 现“川味”中药 成都存在独立医学派系

  汉代的著名医家仓公、华陀,都是扁鹊学派的学者,而此次出土的部分医简,也进一步证实东汉时期广汉的涪翁、程高、郭玉等以脉诊为特色的医学派都是扁鹊学派的继承人。和中浚介绍,老官山汉墓出土的医简《六十病方》与马王堆《五十二病方》同类,但病名和疗方不同,表明成都存在一个独立传播的医学派系。

  在《六十病方》的60条药方中,还出现了蜀椒、川防风等四川特色中药。在药方“八治风:石脂七分,蜀椒五分,方风、细辛各四分,厚柎五分,陈茱萸一分,圭十分,薑六分,皆冶合”中,以蜀椒作为药引,带有明显的四川本土特征。和中浚表示,蜀椒是可以入药的,可以治疗痛风,现在有些中药药方中还在沿用。

  判断3 《医马书》首现马脉 汉代的马被当做人看待

  除了医治人的医书药方,此次出土的医书中,还有一部专门讲述如何医治动物的医书,其中描述了马生病的诸多症状和“以药灌鼻中”的治疗方法,而这种灌药法和《周礼·豕宰·兽医》中所讲的方法是一致的。

  更让人惊奇的是,脉学理论还在《医马书》中的一支简上出现。“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发现,因为以前根本没听说还要给马诊脉!” 医马和医人的书放置在一起,在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王毅看来,是因为在两千多年前的古代,马是人类生活中极为重要的生产、生活工具。“这次的《医马书》内容如此丰富,说明远在两千年前的汉代,马基本上就被当成人看待。”

  新闻词典:

  扁鹊(公元前407—前310年) 春秋战国时期名医,因其医术高超。他的切脉诊断法很突出,具有较高水平。《史记》称赞扁鹊是最早应用脉诊于临床的医生。

  扁鹊学派 战国、秦汉时期在社会上影响最大、享誉最高的医学学派,传世的医经和经方有《难经》、《中藏经》等。在中医史上,扁鹊学派和黄帝学派的地位和影响,经历了 “戏剧性”的盛衰剧变。战国秦汉时期,扁鹊学派占压倒性优势;隋唐之后,扁鹊学派的地位和影响一落千丈,黄帝学派逐渐“一统医坛”。成都晚报记者 滕杨 摄影 王浩儒

  扁鹊学派医书“重出江湖”

  网友再掀“中西医之争”

  成都老官山汉墓出土重要文物,尤其是近两万字的医简,部分系扁鹊学派失传经典的消息,经持续报道引来了各方关注。网友们不但对失传的扁鹊医派医书抱有浓厚兴趣,甚至对中医这一中华传统医学展开了一场大讨论。

  老官山出土的医简则早已与巫术分家,既涉及病基,又有症候治疗,以及针灸、脉象等,医方也以复合型医方居多,更有中医方剂的特点。一上海网友说:请抓紧整理公布出来,让医学经典发扬光大。陕西咸阳网友“小可爱昕昕的妈妈”说,中医停止不前的原因是没有好好传承,方子和人都失传了。出土的消息对百姓真是个福音!

  同时,此次出土的医简药方中关于“喝公牛尿治黄疸病”“蜀椒治头痛”等描述,也引来了不少网友对中医药理的质疑。网友“髦吉吉”留言称,“中医是极不完全地归纳加上大胆的臆测、联想、类比。”网友“纯真xionggang”则表示,“中医属于经验医学,同一个药方不同的医生增减不一,效果也不一样。”

  力挺中医的网友对此有话要说。来自江苏徐州的手机用户直言,“中医的疗效靠的是诊脉和药的炮制,方子开得对,药材炮制得好,病就能治好。我是血小板减少患者,流鼻血在西医里治都是用激素,给我治好的是一位老中医,我相信中医。”

关键词:成都汉墓  医书  扁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