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是子静坐法

2013年12月7日

 蒋维乔说:“静坐法,即古之谓内功也。古者养生之术,本有内功、外功二者,医术之药饵针砭,洽于已病,养生之内功、外功治于未病者也。静坐法自后世失其传,习外功者多椎鲁而无学,而内劝又专为方士所用,附会阴阳、五行、坎离、铅汞诸说,其术遂涉于神秘。为绅先生所不道。夫世间事物,苟能积日力以研究之,必有真理存乎其间,本无神秘之可言。所谓神秘者,皆吾人为知识所限,又不肯加以研究,人人神秘之,我亦神秘耳。亲幼年多病,弱冠以前即研究是术,庚子之岁乃实行之,以迄于今,未常间断,盖十八年矣,不特病疾竞寥,而精神日益健康;久欲以科学方法说明是术之效用。顾以来肯自信,操笔辄止。非敢自秘,将有待也。”

蒋维乔说:“余之着是书,一扫向者怪异之谈,而以心理;生理之学解说之。凡书中之言,皆实验所得。于“正呼吸法”—齐兼采冈田之说。至于精之成道,则避而不言,以余尚未深造。不敢以空言欺人也。吾国之风气浮动甚矣,一事多不能体察其理,为盲从,为被动,一冲蔽目,有初鲜终,风气如此,国几不国也。以静坐之术效之,期诸为扁鹊之良药欤。吾将以是书卜之也。”

 

《因是子静坐法》讲述静坐之方法,有三大要求;一。端正姿势;二、意守重心;三、调节呼吸。此为入门之紧要关键。

 

一、静坐前之准备

备静室一间,或用卧室,开窗闭户,不使他人束扰。备软垫作久坐之用,坐前解衣宽带。使全身筋肉不受拘束。平直其身,脊骨卜曲,端正就坐。

二、姿势(调身)

()坐式

1、双盘膝。2、单盘膝。3、平坐式。

(2)卧式

l、仰卧。2、侧卧。

()静坐时之上身

静坐时之胸部宜向前俯,使心窝下降。

三、心意(调神)

静坐时应将人世间的所见所闻一切放下,无起妄念。然无起云音,亦即一妄念也。故莫如用返照法,返照法亦称为内视术。常人两目之所视。均注乎予物,罔有能返视其内者,静坐时闭合两目,返观我之意识,先将妄念之起灭头绪清理,甲念起则返照之,不使攀援,则甲念空;乙念起,亦返照之,不使攀援,即乙念空。正其木,清其源,久之则妄念自然不生。

四、呼吸(调息)

五、收功

做好收功十分重要。静坐毕宜徐徐像张开两眼,好放手足,待全身感到轻松舒适后,方可离坐。静坐之时间,每日可静坐一至二次。每次静坐以三十分钟到一小时为宜。时间在早晚均可。每日只坐一次者,以早晨起床后为宜。早晨先在床上抚摩上下腹,调节呼吸。次通大小便、洗漱完华然后静坐总以便后为宜。静坐总以便后为宜。

《因是子静坐法》 - 主要理论

1、人类之根本

《因是子静坐法》

平坐式

老子之言曰:“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此言万物之各有根本也。相彼草木,由胚而芽,由芽而干、枝、茎叶,畅茂条达,小者寻丈,大者干宵,问其何以至此?孰不曰根本之深固耳。盖草木之根本敷畅,斯能吸收土中之养料以运行于干、枝、茎叶,而获生成,此人人所能知也。然则人类之生有几千万年。发展,自其大者观之,亦万物之一耳,既有生命,必有根本,无可疑也。草木之根本,人人能知之,能道之,人类之根本何在?则知之者鲜也。虽然不难知也,物之生,其始皆为细胞,人由女子之卵细胞与男子之精细胞结成胎体,犹草木之胚也。胎在母体中,其初生也,一端为胎儿,一端为胎衣,而中间联以脐带孕育十月,至脱胎以后,而脐带方落。以此推之,可知人类胎生之始,必始于脐,脐即为根本也。培养草木之根本。则以肥料灌溉之;培养人之根本,当以心意之作用灌溉之。静坐者,即以吾心意得行其灌溉之时也。

2、全身之重心

人生之根本在脐,吾既言之也。古之有道之士,盖早知之,故有修养丹田之法。”丹田”者亦名气海,在脐下腹部是也。吾之着此书,意在发挥平索之心得,以科学理论解说之,决不至参以道家铅泵之说,故不取向者“丹田”之名称·。而名之曰重心。物理学之公例,凡物重心定则安,重心偏则倾。百尺之塔,凌云之阁,巍然独峙而不倚者何故?曰惟循重心之公例故耳。悲哉!世俗之人,不知反求其根本,而安定其重心。终日营营,神明曈昽,至心性失其和平,官骸不能从今,疾病灾厄,于焉乘之,殊可储也。静坐之法,浅言之,乃凝集吾之心意,注于重心之一点,使之安定。行持既久,,由勉强几于自然,于是全身之细胞,悉皆听命,烦恼不生,悦怿无量,儒家之主静,老氏之“抱一”,拂家之“禅观”,命名各异,究其实无非求重心之安定而已。“

3、静坐与生理之关系

人体之构造,复杂精妙,实有不可思议者,今日科学虽发达,于此学尚只窥其途径,未能造其极也。就生理学言之,吾人身体机关之最大作用首在生存。即摄取体外之滋养质,供给体内各机关,排泄体内之废料于体外而巳,名为新陈代谢。人体之新陈代谢无一息停止,司其枢纽者,是高级神经命令循环器运行。循环器包括心脏、脉管。淋巴管而言,所以运行血液于全身,循环不己者也。心脏有四房,为发血器官;脉管有动脉、静脉,淋巴管遍布全身与静脉险并行,一面吸收营养物,输送于动脉管,一面摄取老废物达于静脉管。血液循环。全集密切联系呼吸,呼出碳酸气,吸入氧气,使静脉中之紫血变为红血输入动脉,此循环一周,约需时二十四秒,全体一周一昼夜三千六百周;吾人呼吸次数,一昼夜二万余次,所吸清气共三百八十台方尺;每个人体中之血液,平均以三升五合计,所澄之血有一万五千余斤,如此伟大之工作,吾人初不自觉也。奴果呼吸台合法,血液运行无阻滞,则身体健康:一有阻滞,则各机关受其病。各机关或有损伤,亦朗使血液阻滞而生病。血液停滞百病逆生,其原因有种种。

四、静坐与心理之关系

人身有内体与精神商方面,其不可思议处多在精神方面,此宗教及哲学所以由起也。持极端唯物论者,则调吾人心意之作用,不过有生以来经验之迹象印于脑中考,恒随内林以惧尽。殆不承认有精神界。持极端唯心论者,则反之,谓世界一切,皆由心边,无心别无物,是皆陷于一偏之现。究其身心两方面,旨不可偏废,而心意尤能影响于肉体,概而论之,其实例甚多,傀耻内涵,则颜为之赤:发愁终夜,则发为之白,此精神影响于形体之一也,愉快时则五官之所见所闻皆美;悲哀时则反之,此精神澎响形体之二也;快感起时,则食欲旺盛,精神不快之时,则食欲减少,此精神之影响味觉也:忿怒嫉妒之不良感情,能使血液及各机体组织中发生毒素,此精神之影响血液也。至于催眼术之利用暗示使被催眠之人执火炬,而告之日:“不热。”执者即不觉其苦,而肌肤不伤。其例不胜检举,精神之能影响肉体,从可知矣。世人不知此义,不重内心修养,物诱于外,在精神方面,既妄想须倒,涣散而不统一,以至精神不能主宰肉体,于是肉体则徇肿种嗜好,奖贼身体,心与形日离,遂生百病,甚至夭折,比比皆是。静坐法集全身精神于一点,天君泰然,百体从令,自然体气和平,治病延年。何至于此?重心之作用也。

五、重心即身心一致之根本

重心于生理方面,能使血液运行优良;在心理方面,制使精神统一,是知身之重心,即心之重心,。不能有所区别。是故重心安,则身之健康,心之和平,同时并得,重心不安,则身之健康,心之和平,同时胥失。世人练肉体者,忽于精神之修养,修养精神者又轻于肉体锻炼。皆不懂得身心一致之根本也。

六、静字之意义

地球绕日而行,动而不息,吾入栖息于地球之上,亦随地球之动而动,可说宇宙万物,,惟一动字可以概之,安所谓静耶?故动静之真义,未可以常说解释之,吾之所谓动者,乃吾人自己有所动作,。反乎地球行动方向之谓也,盖地球之行动,吾人毫不能感觉,静乏至极,斯能达到毫不感觉之域,而与地球之动合一辙也。’七、、静坐中安定重心之现象重心之安定前既言之,然静坐时如何功象,不可一述。重心安定在脐下腹部,其初借调息(之法,使全身血液运行之力,集中于下腹部浙感膨胀,富于韧性之弹力,是为重心安定之外形;至于内界,则体气和平,无思无意,心境泰然,如皓月悬空,净洁无渣,是为重心安定之观象,惟静坐可以得之,其妙不可言喻。

八、形骸之我与精神之我

人身有肉体与精神两个方面。故有形骸之我与精神之我。常人牵涉于耳、目、口、体之欲,只知形骸之我,而不重精神之我,所以重心扰乱,上浮于胸,全身器官,失于调节,轻则患病,重则至死,死时气必逆雍,即重心上塞也。从事静坐养生者。肉体和精神均宜兼顾。然吾见世之体育家,锻炼筋内极其强健,一旦得病,莫之能御,而禅师或哲学家锻炼心意,能借修养之功驱除病魔,虽躯体孱弱,而寿数很长。可知精神之我,其功能有运胜于形骸之我者。静坐法使重心安定,可以合形神为一致,而实则能以神没形,每日按时行之,勿使间断,亦可名为“精神体操。

关键词:养生气功  静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