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止痛 成都医生助曼德拉赢得大选

2013年12月7日

  1994年,国家有关部门决定派遣一位中医为南非传奇英雄曼德拉治病。身陷囹圄27年的曼德拉身体积累了大量的慢性病,在更换了多次私人医生后,最终选中了中医。成都中医罗才贵“打败”国内众多同行,成为了那个幸运者。

  作为曼德拉的私人医生,罗才贵跟曼德拉几乎朝夕相处。有时候治疗时间晚了,罗才贵就在总统官邸休息,他的卧室和曼德拉是斜对门。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曼德拉对罗才贵十分信任,经常以“兄弟”称呼他。

  对于曼德拉的逝世,罗才贵很失落,很感伤:“他严谨、果断、谦和,是个非常伟大的人。”

  A面

  白发老人一身顽疾

  “非常谦和,总是笑嘻嘻的。”

  1994年1月8日,罗才贵从北京出发,飞机降落在南非约翰内斯堡。此时,中非还尚未建交,在中方设立的非洲问题研究中心住了20天之后,罗才贵在官邸见到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他就是纳尔逊·曼德拉。当时的曼德拉正处于竞选的关键期。

  “非常谦和,总是笑嘻嘻的。”这是曼德拉给罗才贵的第一印象。

  27年牢狱生活给曼德拉留下了大量的顽疾。肩周炎、脊椎突出、腰肌劳损……罗才贵的工作就是用中医治疗手法为他减轻痛苦,使他在大选中保持良好的健康状态。

  最初的三个月,罗才贵和曼德拉的交往仅限于礼仪性的问候。时间久了,彼此相互熟悉了。

  “他太累,一天工作18小时。”

  1994年5月10日,曼德拉竞选成功,成为南非历史上首位黑人总统。成为总统后的曼德拉更辛苦了。罗才贵每天给曼德拉治疗时间为1个小时,考虑到总统工作较忙,治疗时间集中在下午或者晚上。有时候,治疗时间太晚了,罗才贵就直接在总统官邸休息。他和总统的卧室是斜对门。

  “早上7点开始工作,一直到深夜12点或者是1点才关灯休息。”罗才贵可以清楚地看到总统房里工作时的状态。他是一个特别严谨的人,一些秘书可以处理的政务,为了防止漏掉重要的细节,他都要亲自料理。

  在非洲时,他经常陪同总统到各地视察。但是曼德拉出门,从来不允许下属提前打招呼。“他要看到真实的南非。”罗才贵说。

  换车3次仍遭枪击

  曼德拉:“淡定啊,兄弟”

  1994年6月20日,罗才贵坐飞机到开普敦接从国内过来探亲的妻子。“我妻子能够过来,其实是曼德拉邀请的。”罗才贵对曼德拉的细致体贴仍感慨不已。“初来乍到,彼此只是礼节性问候一下,后来他就称我为‘兄弟’。”

  罗才贵在南非的那段时间,当时的政局并不太平。

  1994年12月20日,在一次总统巡视中,罗才贵随车前往。出发之前,曼德拉的警卫让罗才贵换了3次车,虽然有些纳闷,但他并没有在意。行进途中,针对曼德拉的暗杀枪击发生了。罗才贵乘坐的第一辆车的轮胎被枪弹击中,车身剧烈颠簸,罗才贵还没回过神来,车子就翻了几圈,幸好旁边是一条沟壑,车子才没有翻下山崖。当众人将罗才贵从车里救出来时,他全身肌肉多处拉伤。

  “我告诉了总统先生我当时内心的恐惧。”罗才贵说,但是“久经沙场”的曼德拉却十分镇定,“这事非常常见,淡定啊,兄弟。”

  B面

  生日宴是自助餐

  “不抽烟,不喝酒,只喝苏打水。”

  1994年7月18日,是这位南非国父当上总统后的第一个生日。有500多人出席了他的生日宴会。但是,“盛大”宴会的地点不是在大酒店,而是在一个橄榄球场的角落里。而招待嘉宾的形式,是自助餐。

  “那天我一直排队一直排到下午2点才吃中午饭。”人太多了,罗才贵回忆,曼德拉十分自律,不抽烟,不喝酒,只喝苏打水。即使在这么一个极具纪念性的日子里,曼德拉也只用了苏打水。

  “除了不喝酒,他也不抽烟。出国访问的次数也特别少。”罗才贵说,在曼德拉当上总统的那一年,他只去了周边的一些国家。因为身体不适,去了一趟沙特阿拉伯检查身体。后来,访问了美国。

  在曼德拉精细的“算盘”里,外事访问总是能省就省。“就因为这样,我也没有跟着他去美国。”1994年10月,原定罗才贵要一起前往的美国之行,因削减开支不得已作罢。罗才贵说,尽管曼德拉当上总统后,因南非本身薄弱的经济基础,所以经济起色并不大,但是他却很受南非人民的尊敬和爱戴。在罗才贵回国时,曼德拉赠给他一块手表作为礼物。

  |人|物|名|片

  罗才贵 1949年生于四川省峨眉山市,1976年毕业于成都中医学院医疗系中医专业,留校工作并先后兼任中华医学会成都针灸学会理事长等多个兼任职务。

  1994年被中国政府选派赴南非为曼德拉担任医疗保健工作,获得曼德拉及国际专家极高好评,曼德拉还亲笔给中国政府写信赞扬。1994年8月25日,南非政府宣布:“在南非行医的中医医师,凡考试合格、取得行医执照者,就准予在南非行医。”

  华西都市报记者 张想玲 见习记者谢燃岸摄影记者吕甲

  |他|与|中|国

  如饥似渴读《毛选》 74岁访华登长城

  曼德拉与中国的渊源始于早年的开普敦生活时期,他尤其喜爱《孙子兵法》这样的战略书籍。1990年4月,曼德拉刚告别牢狱生涯一个月,在纳米比亚与时任中国副总理吴学谦的交谈中透露:“我二十多年在罗本岛狱中生活的精神支柱来自中国!”曼德拉说,发妻温妮应他的要求捎来《毛泽东选集》(英文版),他如饥似渴地从头到尾认真研读。

  1992年10月,还是南非非国大主席的曼德拉在74岁高龄时,访华之旅终于成行。虽然没有去成红军过大渡河的铁索桥,但他圆了登万里长城的心愿。

  |他|与|家|人

  曼德拉一生娶妻3次

  曼德拉的一生备受全世界人民关注和敬仰,他的婚姻和家庭生活却鲜为人知。曼德拉一生娶妻三次,育有5个子女。

  发妻伊夫琳

  23岁时,为逃避包办婚姻,曼德拉逃往约翰内斯堡。在那里,他结识了第一任妻子伊夫琳·马塞。1958年,曼德拉与结发14年的伊夫琳离婚。

  “麻烦”温妮

  1958年6月,曼德拉和温妮·马迪克泽拉-曼德拉结婚。在曼德拉入狱27年当中,温妮四处为他奔走呐喊。27年间,温妮以书信、探监等方式和曼德拉保持联系,但同时她也身陷谋杀、婚外恋和腐败丑闻。

  1992年4月,两人宣布分居,4年后离婚。

  柔情格拉萨

  1998年7月18日,曼德拉80周岁生日当天与格拉萨·马谢尔成婚。格拉萨是莫桑比克前总统萨莫拉·马谢尔的遗孀,比曼德拉小27岁,性格严肃、温柔。 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