疗效是中医融入国外主流医学根本

2013年12月6日

  中医与中国文化和中国古代哲学的紧密联系正是中医与其他医学体系的不同之处。国外一些人士对中医的兴趣和尊重也往往来自于此。没有了这个特色,即使进入了主流医学,中医也有被逐渐淡化,甚至消失的可能。而中医融入国外主流医学,也将引领中国文化进入国外主流社会领域。

  养生保健是中医的一部分,但并不是全部。我们不能放弃我们的主战场,不能放弃我们的前沿阵地。注重中医的临床使用,保留中医诊治疾病的手段,把精力放在提高中医对各种疾病的治疗效果上。用有效的治疗证实中医的价值,提供安全、有效的中医治疗是中医融入国外主流医学的根本。

  中医的科研,以及中医科研成果的宣传与应用,是中医进一步融入国外主流医学的关键。过去30年国外民众使用、学术界兴趣和政府介入的增加都与中医科研的成果有关。完全照搬西方医学科学的研究方法,并不能在所有的情况下都适用于中医。开拓既尊重中医特色,又符合国际通用原则,能为国际学术界认可和接受的科研方法,有利于我们开展中医科研,为中医融入国外主流医学做出贡献。

  中医通过长期的实践,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形成了完整的理论体系。历史上,随着中国的国运昌盛,强大的政治与经济实力,以及中国文化的影响力,中医逐步向外部世界扩散,不仅影响到周边国家,也渐渐传入欧洲和其他地区的国家。据掌握的资料,早在1671年,一位在中国服务多年的法国传教士写了一本名为《中国医学秘密》的书,介绍了中医针灸。到了19世纪,英国、法国、意大利和美国等国都有人出版或发表有关中医针灸的书籍或文章。《黄帝内经》的法文和其他外国语言版也先后在欧洲出现。然而,在国外,特别是欧美国家,主流医学是西方医学。中医在欧美国家主要是在唐人街,以前店后堂或前堂后店的形式行医。服务的对象也以华人为主。

  3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的国际地位大大提高。改革开放的成功和中医药的发展,也带来了中医走向世界步伐最大、发展最快的30年。中医在国外的地位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中医正在渐渐融入国外的主流医学。

  中医药在国外临床和科研、教学现状

  国外主流医学包括两个含义:主流医学科学和主流医疗服务体系。

  30年前,当笔者开始出国用英语讲授中医时,主要是在一些华人开设的中医学校或一些对中医感兴趣的外国人自己组织的课程上讲课。现在,中医已登堂入室,进入国外一些正规大学的课堂。比如在澳大利亚,包括墨尔本理工大学,悉尼科技大学和西悉尼大学在内的12所机构,提供中医教育。其中10所的中医针灸课程被相关省的大学教育当局认可。国外科研机构对中医的兴趣也增加了。一些有名的医学研究院所开展或资助中医科研。近年来中医科研论文的发表数量也大大增加。当然,其中也包括了中国科学家的努力。科学引文索引扩展版(SCI-Expanded)已可检索到6004篇针灸论文,其中3975篇发表于 1991~2009年之间。随着循证医学的发展,2000年发表了12篇相应的论文,到2009年已达100多篇,增长了9倍。针灸已广泛地被国外主流医学界所接受。

  在主流医学服务体系中。中医开始在国外一些正规医院,甚至一些顶尖级的医院,为民众提供中医或针灸治疗,一些国家和地区的医疗保险系统开始涵盖中医针灸治疗。国外使用中医的人数也在增加。虽然我们没有精确、可靠的全球使用中医情况的数据,一些国家发布的调查结果已能说明这个现象。在美国,1997年每1000个成人中只有27.2人次访问针灸师;到了2007年约有1700万成人次去看针灸师,相当于每1000个成人有79.2人次访问针灸师,增加了近3倍。同样在美国,1987年全美国只有2500余名有执照的针灸师;到2008年,全美国执照针灸师人数为17757人,翻了7倍。有的国家或州,如新加坡、澳大利亚和美国的43个州,通过中医或针灸立法,承认中医的地位,规范中医针灸在医疗服务体系中必须遵守的入行标准、行为准则,确保中医针灸服务的安全和质量。

  在联合国系统中负责全球卫生健康事业的世界卫生组织,先后有3位中国的中医师任职,有的还担任了世界卫生组织高官的职务。几年前,世界卫生组织总部把其传统医学项目从药政司属下,转归医疗服务司管辖。传统医学被纳入医疗服务体系的一部分。

  进一步融入国外主流医学还需努力

  为了中医进一步融入国外主流医学,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国学内涵是中医的特色,临床疗效是中医的生命力,科学研究是中医发展的动力。为了促进中医进一步融入国外主流医学,我们必须做好我们自己的事,同时加强中医对外传播工作。

  中医与中国文化和中国古代哲学的紧密联系正是中医与其他医学体系的不同之处。国外一些人士对中医的兴趣和尊重也往往来自于此。没有了这个特色,即使进入了主流医学,中医也有被逐渐淡化,甚至消失的可能。当然,由文化差异所带来的思维方式与认知过程的差异是中医进入国外主流医学的障碍之一。在中医的对外传播中,我们要注意保持中医的文化哲学特色,加大对中医文化的宣传,保持中医国学基础的完整性,减少失真,努力使障碍转变为吸引力。中医融入国外主流医学,也将引领中国文化进入国外主流社会领域。

  中医治疗疾病的效果为中华民族五千年的繁衍,为中国一直保持世界第一人口大国做出了贡献。养生保健是中医的一部分,但并不是全部。我们不能放弃我们的主战场,不能放弃我们的前沿阵地。注重中医的临床使用,保留中医诊治疾病的手段,把精力放在提高中医对各种疾病的治疗效果上。用有效的治疗证实中医的价值,提供安全、有效的中医治疗是中医融入国外主流医学的根本。

  中医的科研,以及中医科研成果的宣传与应用,是中医进一步融入国外主流医学的关键。过去30年国外民众使用、学术界兴趣和政府介入的增加都与中医科研的成果有关。随着中医在国外的持续发展,国外主流医学对中医的兴趣由感性阶段的热情转向理性阶段的思考,也更加关注从科学研究中寻找有关中医安全性、有效性的答案。我们要加强对中医科研的投入,强调科研的质量,重视科研投入与产出的性价比。现代科学研究的基本思路是寻找需要回答的问题,然后找出问题的答案。科研的目的不是“证实不证伪”。国外对我们科研结果的阳性率偏高颇有微词。在科学上,有时否定比肯定更有价值。同时,严肃的科学家往往注重研究方法,采用不适当的研究方法所得出的结论,并不被尊重。不可否认,完全照搬西方医学科学的研究方法,并不能在所有的情况下都适用于中医。开拓既尊重中医特色,又符合国际通用原则,能为国际学术界认可和接受的科研方法,有利于我们开展中医科研,为中医融入国外主流医学做出巨大的贡献。当然,对科研方法的探讨、实践和创新也是对整个医学科研方法学进步的贡献。

  中医融入国外主流医学,需要我们大家的努力,也需要我们加强对外合作。我们的思路要向国际卫生健康新思维靠拢。我们要了解国际规则,与国际接轨,建立多形式,多渠道,有效的国际交流和合作形式。扩大我们的视野,提高我们工作对象的档次,加强与主流社会教育科研院所以及政府的合作。加强国际宣传,尊重不同的思维习惯,采用易于接受的方式进行,实事求是,有理有据,切忌说过头话。让中医堂堂正正步入国外主流医学,为世界卫生健康事业做出更大的贡献。

关键词:疗效  中医  主流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