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心五:南北大侠(前)

2013年12月5日

 杜心五(1869l953),名慎媿(kuì古同“愧”)。清同治八年(己巳)十一月初三日,出生于慈利县江垭乡岩板田村,后迁居熊家庄乡白岩峪村。家世业儒,有祖业千担田租。父杜佳珍,曾任清军都司,官居四品。一八五九年,在抗击英法联军的大沾口战斗中,力主开炮还击敌舰,并英勇率部迎战,曾光荣负伤。后告假归故里。母康夫人,生女婉贞、玉贞,中年始生慎媿。后取五心俱媿之义,别字心五,遂以字行。心五初娶安氏,安氏三十八岁去世,后续弦陈玉兰(河北省定兴县人)

杜心五自幼聪慧过人,喜读诗书。其父延请阎秀才来家课谈。他读书之余,爱随大人练武。七岁,随管家王云清找到武士石彪,向石学会了“飞蝗石”,投击无不中。八岁,父亲辞世,家道中衰。心五到离家三十里的胡家坪私塾读书(塾师为清举人胡老先生),同时,拜严克(慈利甘堰人)为师,学习南派拳术。在这里,他白天读书,晚上练武,历时三年,对金岩山张真人一脉相传的“大连图”奥秘,已心领神会。因为他父亲在大沽口曾被洋人打穿大腿,又目睹九溪天主教堂传教士残害群众,故立志习武,并在练功房贴上“练成武艺,誓杀洋鬼”字样。十二岁时,严克云游他乡,心五去宝盖子山,向老道于虎学武当拳的内家功夫。

十三岁时,他仿古人作法,四处挂牌求师:“小子不才,诚心求师。惟须比试,能胜余者,千金礼聘,决不食言。——慈利江垭岩板田村杜慎媿”。牌子挂出后,应聘者虽多,但无一人胜他。一天,贵州赵玉山荐来一武师。来信说:“接奉惠书,嘱访良师。兹从嘱,敬聘徐师前来赐教。此人系武林奇士,务请恭谨迎候,万勿失之交臂而遗憾终生也!年愚弟赵玉山叩”杜心五看见持函前来的徐师身材矮小瘦瘠,不甚信服。几经试探,乃知确为风尘奇人,遂恭谨有加。徐矮帅教杜负重踩桩成圆形走,练自然门的内圈法。他说:“自然门首先练气.踩桩走要轻松自然,动静相兼,气沉丹田,能虚能实”。以后,腿上的沙袋逐渐加重,注意手、眼、步法,兼练踢、蹬、扫、踩、踹,做到吞吐沉浮,运气发功,感觉内在产生升腾之力,瞬息可收可发。他要求杜心五做到意、气、内功、外功,浑然—体。原来这徐矮师是四川人,学问精深,通晓经书。少年时,在峨眉山从武当道人徐清虚学艺,并研讨少林功夫,集武当、少林之精粹,创造出“动静无始,变化无端,虚虚实实,自然而然”之自然门功夫。杜虚心承教,研习不倦。

杜心五十四岁时,因徐矮师已返川,便去渔浦书院学习,读经史,练书法。由于他记忆力特强,又很勤奋,深得吴岩村山长器重,命他赴澧州应考,竟取在前十名。其后,杜入常德高等普通学堂,与慈利吴良愧刘孟顾,临澧林伯渠,桃源唐伯球等同学。业余回家,从本地名猎手学习打虎,练好了虎叉。他少时曾吸鸦片成癖。一次因猎获一只野猪,同伴要他提起上肩,却力不从心。于是痛感烟毒之害,乃决心把烟戒掉。

十六岁时,杜去四川峨眉山,向徐矮师专攻“法于天地阴阳之理,顺乎自然规律之道”的自然门轻功,成为自然门鼻祖徐矮师的独传高足。—八八七年,十八岁的杜心五到重庆金龙镖局当镖师,走镖川、黔、滇、桂一带,保护商旅安全。

1889年,杜心五辞镖师职,回到慈利老家,闭门读书。不久,去北京守卫清宫,月银八十两。他住北京西直门大街酱房大院六号。每天边工作,边学习,博览群书,广交朋友。

杜心五先在北京结识了革命党人宋教仁,在宋的影响下,他坚定了革命和爱国的思想。经宋的指点,杜氏于1904年夏,与邑人徐桐初、朱奎中等在上海乘日轮“神户丸”东渡日本,蹈海求学。他先在东京百科学校补习日文,后考入东京帝国大学农科,与吴玉章是同学。又与林伯渠异地重逢,交谊笃厚,受其思想影响较深。留日期间,曾与日本著名相扑师斋藤一郎在日比谷公园比武,赢得了柔道比赛的冠军,因而名噪东瀛。

 1905年,杜心五经宋教仁、贾振介绍,加入了同盟会,投身反清行列,从事革新运动,并担任孙中山的保镖。同时保护孙中山的,尚有拳王王润生(长沙人)。其时,慈禧太后派宦官张某赴日。张携带巨款,乔装富商,秘密收买日本浪人刺杀孙中山。杜发觉后,即将宦官处死。又有一次,孙中山和黄兴、宋教仁、柳亚子等在东京牛町区若宫町开会。清廷驻日使馆暗派刺客伺机刺杀他们,宋教仁闻讯,要杜心五去保镖。杜发现有三个行踪诡秘的华人在附近逗留,便迅猛地将他们打倒在地,随即搜缴了他们的凶器(手枪),使公议顺利开完,们安然离去。

另有一次,东京留日学生请孙中山讲演,出席的有革命、保皇两派的人。当孙中山痛斥列强侵略中华、清廷屈膝卖国时,保皇学生起哄。杜心五即要宋教仁、王润生等保护孙中山退场,自己则冲到保皇学生中间,厉声喝斥:“要闹事的给我站出来!”他们见只有杜一人,便骂“逆党”、“叛贼”,并群起围攻。杜心五便一忽儿“迎风展翅”,一忽儿“观音转莲”,把他们打得狈奔豕突,匹散逃去。

 1907年,主张君主立宪的宪政党首领梁启超在东京锦辉馆(电影院)演说,宣传君主立宪。演讲进行中,杜心五与共和党青年张济、居正、萧荔恒等由楼上跳下,齐声喊打,并用纸包的花生投击在讲台上的梁启超,正中他的脸上,梁慌忙从后台溜走,使大会流产。杜在一九五三年逝世后,省文史馆员肖荔恒的挽联还提及这件事:“忆东京锦辉馆共和宪政之争,只剩我两人,万事散云烟,环海钦迟名壮士;喜政治协商会耆老同乐,暌违才一月,口口口口口,口口称颂好男儿。”

后来,杜氏奔走于南洋、北美,宣传革命主张,募集革命资金,联络,共图革新。清光绪三十四年(一九O八年戊申),他衔命回国,投入反清洪流。

 1912五月,宋教仁任北京政府农林总长,延请杜心五任佥事。尔后,杜调任农商、农工部部员。旋调河南彰德府农商直属第二农事试验场任会办(会办相当于副场长,场长称总办),因总办出缺未补,杜以会办代行。民国初年,河南遭大水灾。农场会计杨某(宝庆府人),想串通杜心五谎报灾情,乘机将场内经费二十万银圆带往汉口,将此款吞没,杜不准,杨又想串通农商部主管贪污这笔钱,杜氏遂将杨连人带款强解北京。然部里主管认为杨公款俱在,仅给予调部察看处分;而杜未经请示即押送会计,亦属非是,调第一农事试验场(即北京西郊公园)任技正兼农事传习所(即农业大学前身)气象学教授。

 杜在任第二农事试验场会办时,曾去嵩山少林寺,与老相识法号静空的高僧切磋技艺。在农事传习所(农业大学)任教时,杜氏收农大毕业生万籁声及慕名就教的郭歧凤为武术门徒,传其衣钵。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后,杜氏支持郭歧凤去东北参加抗日联军,而万籁声后来则成为著名武术家。万说:“追随杖履,倏已七稔。余之得窥内家藩篱,兼聆禅解,杜师之赐也。”

关键词:民国武林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