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恺然:平江不肖生

2013年11月30日

  向恺然(18901957),名逵,笔名不肖生,湖南平江人,故署平江不肖生。其人文武双全,有侠气,青年时期曾因陈天华公祭事件与倒袁(世凯)运动而两渡扶桑。平江不肖生在开始创作武侠小说前曾著文学价值甚高的谴责小说《留东外史》,及至《江湖奇侠传》一出,更是所向披靡、万人传阅,其势恐只有五八年金庸《射雕》横空出世可与之比肩。而《江湖》诞生后即被不断改编成电影也与金庸作品被不断拍摄为电视剧有很大类似之处,足见当年《江湖》影响之广。遗憾的是,1949年后,大陆与台湾不约而同地禁止武侠小说,旧派武侠遂逐渐衰落,而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大陆解禁时,新派武侠在香港已臻巅峰,且与时代潮流更为契合,旧派武侠在出版发行上已无可与之争锋。正是由于这种种原因,平江不肖生及其作品从建国至今,一直处于蒙尘状态,不惟读者群体限于小众,相关研究更是近乎空白。新星出版社08年五月整理出版了《江湖奇侠传》,算是使明珠重现之善举。但是,从出版社的宣传语以及媒体的相关评论来看,世人对于《江湖》的认识尚处于肤表层次,且存在诸多误读与扭曲。故欲真正认识、评价平江不肖生的《江湖》,就必先破除这些误读以及扭曲。

 

  概而言之,目前对于《江湖》的误读与扭曲主要有三:其一为误用叶洪生老先生对于《江湖》的经典概括,即“此书是以湖南省平江、浏阳两县居民争地武斗为经,以昆仑、崆峒两派剑侠分头参与助拳为纬,而带出无数紧张热闹、生动有趣的故事情节”。叶老是武侠小说研究界的巨擘,他对《江湖》的这段概括,几乎被所有介绍或者评论《江湖》的文章所引用。然而,布局错综复杂、人物层出不穷的《江湖》,是这一段话无法概括的,而且会给读者造成错觉。这段概括的问题出在,前半句即“武斗为经”过于具体,而“助拳为纬”又过于抽象。对于没有读过《江湖》的读者而言,看过这段概括,大多只会注意到具体的“居民争地”,而忽视抽象的“两派剑侠”(精华部分),而实际上“居民争地”只是《江湖》中的引子,远远谈不上是“经”,因此,这段引用率极高的概括并没有很好地描绘真实的《江湖》图景,读者须十分注意;其二为郑少秋版电视剧《江湖奇侠传》对于原著的颠覆性改编。人们知道《江湖奇侠传》,大多与观看这部电视剧有关,甚至于百度网站上的“江湖奇侠传贴吧”,也是讨论这部电视剧而非原著。但是,这部电视剧除了名字和原著一样,内容是完全不同的,电视剧讲的是雍正夺皇位,时间定位在清朝上半叶,而原著时间定位在清末,主角众多。因此,千万不要误以为原著就像电视剧中演的那样;其三为误把《江湖》宣传为电影《投名状》的原著小说,“刺马”的版本有很多,《江湖》中虽然也插入了“刺马”,但是内容与《投名状》完全不一样,《投名状》与《江湖》原著没关系,这也是需要澄清的。

 

  从其本身看,《江湖奇侠传》正如叶洪生先生所言“直承罗贯中《三遂平妖传》及清初《济公传》之剑侠、神怪传统;复再糅合清末若干乡野传奇,于焉乃杂凑成一个飞剑、法宝加侠客、术士的‘江湖大拼盘’”。 然而,《江湖》之所以能开创出成熟武侠小说的第一个光辉时代,除了“飞剑、法宝加侠客”这些故事性因素外,其成就主要表现在二个方面: 其一,首开武林门户之争,《江湖》中涉及人物众多,但这些人物基本可划分为昆仑派与崆峒派两大阵营,正是这两大阵营的矛盾推动着整部小说故事情节的发展,这种门派斗争描写对后世武侠尤其是新派武侠创作影响极大,金庸、古龙以及梁羽生等人的作品中,都无可避免的存在武林门户斗争的痕迹;其二,不肖生的作品基本跳出了明清以来公案小说的套路,侠客们不再是官府的附庸,不再单单是清官招揽的义士,而是具有了一定的独立地位,在《江湖》中,且不论第一流的剑侠,就是稍微修炼些法术的人,都不屑于做政府或者官僚的附庸,只有菜鸟级的侠客如陆小青在火烧红莲寺后做了巡抚的随从。这种写作方式使江湖成为相对独立的共同体,武侠小说由此也开始具备了独立的品格。

 

 

  总之,不肖生《江湖》一书,文采斐然、布局宏伟,确属千载佳作。但是需要注意的是,这本书存在民国旧派武侠的通病,即结构松散。由于人物众多、故事分散,《江湖》进行到最后已是千头万绪,在几条主线比如杨天池骨肉团圆、胡舜华兄妹见面还不曾写到就匆匆结尾,因此本书在结构上是存在缺陷的。另外,《江湖》一书缺少像高手间的“巅峰对决”也是十分令人遗憾的。平江不肖生在本书中成功塑造了黄叶道人、金罗汉以及红云老祖等几个个性鲜明的超一流剑仙,但是却始终不给他们制造正面交锋的机会,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资源的浪费,而不肖生的后辈金庸在塑造出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后让他们在华山巅峰论剑,则显得更为明智了。

关键词:民国武林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