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头族”不利身心健康

2013年11月22日

  曾几何时,社会上出现过“全民甩手”运动。到如今,社会上又出现了“全国低头”运动。“全民甩手”是健身运动。“全国低头”属精神活动。但客观地说,“全国低头”不如“全民甩手”。

  医生:不抬头,危害多

  市民吕先生目前正在运营着一个名为“美文日赏”的微信公众账号,为了向订阅的用户发送高质量的美文,吕先生每天使用手机的时间超过十小时。医生认为,这样长时间低头,会衍生出一些危险,如眼疲劳、颈椎病等自身健康问题。

  “现在有很多刚大学毕业的年轻人,才二十几岁就患了颈椎病,多半是长期玩手机和电脑导致的,虽然症状比较轻,但也不能大意。”医生告诉记者,此前一直困扰着50多岁中老年群体的颈椎病,已明显出现低龄化的趋势,这与年轻人长时间低头工作有关,而除了工作外,这几年手机的使用,更在私人时间也让年轻人开始“低头”。出现轻微症状如何保健?医生表示,应当定期活动脖子,有条件的话,多做仰头动作,比如天好的时候,多看看白云和蓝天。

  除了颈椎病,眼疲劳也是“低头族”的“大敌”。长时间使用手机屏幕,字体比电脑小,易于造成眼疲劳,很多人还愿意用手机玩画面跳跃的游戏,或者在颠簸的公交车里、行走时使用手机阅读电子书,对眼睛的伤害更大。

  交警:不抬头,危险多

  如果“低头族”在过马路、开车时“低头”,甚至还将危及自身及他人生命。

  “您觉得开车用手机安全吗?”记者问一位在路口等红灯的司机。

  “路太堵了,我一般堵车的时候无聊才拿出手机。”采访中,对于开车时低头使用手机带来的危险性,该司机认为自己能够掌控好手机的使用,“不是什么大事儿”。

  但有实验表明,从拿起手机打开微博,到浏览一条微博信息,眼睛大概要在屏幕定格10秒左右,当汽车在市区内以25公里时速行驶时,10秒就会开出去70多米,再加上反应时间及制动距离,从发现危险到车辆静止,所需距离超过百米。

  “走路玩手机最容易分神,导致人们过马路左右看的几率下降20%,遭遇交通事故的危险增加43%,已成马路安全新生隐患。”市交警支队有关负责人说,过马路玩手机危险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容易发生交通事故,玩手机时太过专注,不注意看路看车,尤其是走到路口时红灯亮了,车多人多,易发生碰撞;二是很容易成为不法分子的目标,因玩着手机被抢、被偷的事件也时有发生。

  心理专家:不抬头,心相远

  除了在日常生活中危害与危险,更多人则在担忧因“低头”而引发的人情冷漠。

  “现在朋友间吃饭很尴尬,特别是那种半生不熟的。”市民张先生告诉记者,他就碰上好几次餐桌上的冷漠。当时朋友聚会,大家点菜落座后寒暄几句后,没了话题气氛就尴尬下来,大家就各自拿出手机玩了起来,等到上菜后,不先动筷子,而是先给食物拍张照片,发条微博。等酒足饭饱后,通常也是以手机游戏结束聚会。

  难怪有人打趣,“现在尊重人的最高级别,就是在一起的时候不玩手机”。

  “低头族”源自英文单词Phubbing,是一个完全被杜撰出来的单词,由phone(手机)与snub(冷落)组合而成,大意是因玩手机而冷落了周围的人的行为。2012年这个词被收进了澳大利亚全国大辞典。

  但“低头族”是否真的带来人情冷漠,“低头族”们显然还有话说。

  “我会时不时在朋友圈为朋友留言、点赞,这明显能够增强我们之间的联系。”市民吕先生认为,虚拟世界的交往更便捷、更有效,不需要见面,就能相互沟通,与朋友之间离得更近了。而这也无疑是很多“低头族”的心声。

  对此,心理学家却有不同的说法。心理学认为,人与人沟通,除了语言沟通外,还有非语言沟通。美国传播学家艾伯特·梅拉比安曾提出一个公式:信息的全部表达=7%语调+38%声音+55%肢体语言,其中声音和肢体语言都作为非语言交往的符号,那么人际交往过程中信息沟通就只有7%是由言语进行的。

  岛城心理咨询师张女士说:“短信也好、微信也好,它可以传递信息的内容,却无法让双方真实完整地感受对方。我们在生活中都有这样的体会,如果对方所说的话和他说话时的表情不一致,那么我们会更相信他的表情所传递的信息。可见,网络交流不能取代现实交流。”张女士认为,网络沟通兴起之后,人们之间的交流变得快捷的同时,也变得肤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