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骚》与中医药

2013年11月19日

    《离骚》是我国文学史上最宏伟的一部自叙性抒情长诗。我国文学史上第一位伟大的诗人屈原,以高度的艺术技巧,在诗中形象鲜明地表达了自己的理想和崇高品质。

    《离骚》鲜明的政治倾向性通过托物比性表现出来。诗人的想象力极为丰富,天上地下,四极八荒,任其驰骋。风雷云月等自然现象,虬龙鸾凤等珍禽异兽,甚至兰椒惠芷等香花美草,都用来为他的抒情服务。

    更让人叫绝的是,屈原的是与中医药相互交融,艺术与医药相通。在现存的屈原诗中,与中药相关的有19首,其中植物类药物多达50多种。对于《离骚》所述的中草药,早在宋代就有学者作了专门研究,堪为代表的是宋人吴仁杰所撰的《离骚草木疏》,共分四卷,载有草木55种。

    屈原抒情奔腾浩瀚,笔法昂扬激荡,诗中一些中草药的形态、生长、栽培、采集、被描绘得栩栩如生、酣畅淋漓。如“扈江良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记载了江篱、芷、兰三味中草药,意思为我披上了江篱和辟芷,又联缀起秋兰为佩饰,借喻象征自己的美质和才能;“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熏之百亩。畦留夷与揭车兮,杂杜衡与芳芷”四句,留夷、揭车、杜衡、芳芷都是中草药名,以大量种植芳草比喻自己曾积极广泛地推荐和培养人才,希望共同从事政治改革:“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意思是早晨饮木兰的露水,晚上吃秋菊的花朵,说明早在2300多年前的战国时代,古人已认识木兰、秋菊等花草具有药物保健作用。

    有关中草药的描述,在屈原其他诗赋中也可见到,如“秋兰兮青青,绿叶兮紫茎”、“采三秀兮于山间,石磊磊兮葛蔓蔓”、“采薜荔兮水中,掰芙蓉兮木未”,是写采集灵芝草、薜荔和芙蓉花,有山有水,相互辉映,犹如一幅绝妙的山水图,令人感到美不胜收。

    屈原的诗赋,以浪漫主义精神和大胆传新的态度,成为我国文学史上划时代的名作。诗赋中诸多中草药,是祖国医药宝库中的珍贵遗产。同时,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我国古代文人兼习药理的风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