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药应参与农村健康服务

2013年11月19日

“农业丰则基础强,农民富则国家盛,农村稳则社会安。”这是温总理在第十七届四次人大报告中对农村工作的核心概括。笔者认为若离开了农民的健康,新农村建设只能是纸上谈兵。在此,笔者围绕强化农民健康服务提出一些拙见。

让“农民健康服务”成为社会责任

各级党委和政府应围绕农民健康权益和健康维护推行更多、更务实的政策措施,并致力于攻克各项社会性难题,如农民“看病难、看病贵”等问题。如从社会保障管理层面考虑,建立有利于维护农民权益的科学、合理的社会保障管理体制,使农民和城市居民处于同一福利水平。基于这一认识,应建立适合农民群体的养老、医疗、就业、工伤等社会保障制度,完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逐步向社会医疗保险靠拢,并最终成为国家医疗保健制度的组成部分。

创新“农民健康服务”运行机制

我国农村卫生服务体系是由卫生部门独立管理和调控,农村卫生服务体系涉及的人员、物质、设备、信息、技术、教育与科研都处于相对滞后的状态,加上长期以来城乡之间缺乏互动、互助意识,最终导致农村卫生工作和农民健康服务一直处于低要求、低水平、低效率状态。由此,笔者认为创新“农民健康服务”运作机制十分重要,具体架构应考虑以下几方面:

一是设立农村卫生工作行政组织专职化管理,承担“掌门人”和“调控者”责任。由于健康受多种因素的影响,因此卫生工作不是一个部门的事,尤其是有待发展的农村卫生服务工作和农民健康服务。目前,国家明确了推动中医药进农村的政策,有必要组建中医药参与,多部门联合、各负其责的农村卫生工作组织,通过例会制度实施目标规划、政策制订、统筹动作及全程质量监督,力求使农村卫生服务体系中涉及的各个要素都能达到目标规划的要求,使运作过程中涉及的各个环节都能符合目标规划要求的质量。

二是确立“合理筹资模式”。长期以来,财政对农村卫生服务投入不足,使得医疗卫生执业环境恶化,农民“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远较城市严重。所以,确立“合理筹资模式”十分迫切。

目前,我国各级政府对增加农村卫生投入的方向已十分明确,但笔者认为,还缺乏具体的操作措施。应围绕基本医疗和公共卫生两大主题,理清农民个人、社会、政府三方关系,寻求三方平衡的投入方法。并依照三方平衡目标,对现行的农民健康服务收费政策进行调整。现在,很多省市已经开始增加对农村中医药服务网络的投入,增加基层医院为农民提供中医药服务的补贴,希望能落到实处。

关键词:中医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