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展开“中医管理战”

2013年11月19日

2012年新年伊始,超过400名澳大利亚西医、相关学者及科技界人士签名反对大学开设中医教学课程,并指责中医草药、按摩等非西医的补充疗法为“江湖骗术”。《悉尼先驱晨报》等主流媒体推波助澜,多次组织具有显著倾向性的民意调查,企图在舆论上陷中医于被动局面。

此事的背景是澳大利亚正在开启对中医的立法管理。新成立的国家中医局(CM BA)日前正式公布澳全国中医注册标准,按照既定安排,联邦政府将于今年7月前完成注册全国中医师,从而使澳大利亚成为首个对中医实行注册管理的西方国家。

面对汹涌的反中医舆论,澳中医界人士强烈不满,奋起反击,一时间双方唇枪舌剑,展开激烈论战。

中医注册遭遇高壁垒

在墨尔本执业的澳全国中医药针灸学会联合会会长林子强告诉本报记者,在当地中医界人士不断努力下,维多利亚州早在2000年就引入中医法,从而使本州率先实现中医立法管理。今年澳联邦政府开始在全国注册中医,将最终使中医立法逐步推进至全国。

他指出,客观上,立法使得中医地位获得确认,以往少数医术不精的贩药郎中逐渐遭淘汰,中医药业将日益规范化,并为主流社会所承认。

然而,当前既得利益集团打压中医的舆论攻势,已经影响到立法者的立法取向,当局可能最终对中医行业设置高壁垒。从目前澳国家中医局公布的澳全国中医注册标准来看,形势并不乐观,立法或将成为海外中医噩梦的开端。

根据相关文件要求,英语为第二语言或没有完成英语国家5年全日制大中专教育的中医师申请人,必须满足苛刻的英语水平测试要求,方能给予注册;若不能过语言关,申请人即便满足其他标准,也将被打入另册,成为“有条件注册”者,被迫接受种种严苛的行政管制,直至丧失行医自由。

林子强援引维多利亚州中医注册局发表的统计数据说,该州实施中医师注册管理10多年来,没有要求申请人测试英语,但也未发生一起因语言交流障碍而导致病人投诉注册中医师的个案。他认为,语言沟通能力固然重要,但医术更为重要。若语言标准定得过于苛刻,只会把不少已经在澳执业的优秀中医师挡在门外,并无助改善当地民众福祉。

澳全国中医药针灸学会联合会维多利亚州分会理事尤本林指出,医疗监管当局如果把语言标准定得过高,且没有灵活个案安排,则此次全国中医立法不免沦为“一刀切”的恶法,对中澳中医界人员交流和中医在澳长远发展构成长期损害。

一些澳大利亚医学界人士指出,如何打赢事关中医前途命运的舆论战,成功引导澳当局修订某些武断的行业标准,将对中医在海外生存、发展产生深远影响。

关键词:中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