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是保健的学问 西医是治病的科学

2013年11月18日

  一般认为,中西医学因为其文化背景的不同,而存在很大的差异,因而各自形成了两个不同的医学理论体系,其实还不止于此。它们应该分属于两门不同的学科,因为它们虽然都是以“人”为研究对象,以“健康长寿”为目的,但是在临床实践中,其行为方式有着很大的不同。中医是以“健康”为着眼点,以保养健康而达到防病祛病的目的,而西医则是以“疾病”为对立面,以找病治病,继而希望达到健康为目的。因此,它们不仅有着不同的理论,而且还有着不同的行为方式。

  一、中医是以“保养健康”为目标的综合学问

  中医学关于生命、疾病和健康的学说认为,人体的正气及内在的调整能力是内因,健康时“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有病时“邪之所凑,其气必虚”,认为疾病是消灭不了的,人与疾病及病菌是处于动态平衡之中,人体内自稳调节能力的偏盛偏衰都会引起疾病,健康就是人与自然、人与外在环境处于一种相对平衡的状态。因此,中医不致力于治病,而是致力于保健,它认为健康扶正,其病邪必自去。其身体就可以恢复平衡状态。

  千百年来,中医学始终以“上工治未病”的预防保健思想为第一原则,探索出许多别具一格的保健理论和简便易效的调理平衡的方法和技术,在医患关系中尤其强调“医先正己”的首要因素,要求每个医生必须一知养生,二知治神,使自己处于一种高健康状态,这样才能以我之精气神调病家之精气神。有资料表明,在各种行业人群中,中医大夫的寿命及健康素质都居于较高水平。

  由此看来中医把机体内的疾病和健康的矛盾更多的看成是“内部矛盾”而非“敌我矛盾”,以协调、调节、调理等方法为主,即以调动机体自身的能力来处理或化解这些矛盾,而不是直接借用“武力”去征服和消灭这些“病症”。中医的“针刺疗法”就是一个最有力的证明:针刺是没有药物进入体内的,也不是直接刺激病灶点,那么它是怎么去征服“病症”的呢?它就是靠疏通信息通道激发和调动机体的正气来抵抗或平衡病症的。

  另外,中医“治未病”学的思想有两个层次的意思,一是“未病先防”即“预防保健”,二是“已病防变”即依据“阴阳互根和互相生克制化”的哲理,有目的地去扶持和调动尚未患病但与已病的脏器或组织有关联的脏器或组织,也就是让自身健康的脏器或组织去对抗和平衡已病的脏器或组织。这也就是中医所谓的“上工不治已病而治未病”。

  中医的理、法、方、药很多都是以“扶正祛邪”、“补虚泻实”等为出发点,都是一种保护健康、养护生命的思想和方法。如中医的气功导引、推拿按摩、刮痧、拔罐、食疗和足疗等都可视为保健养生的好方法,甚至大部分的中药汤剂都可以认为是保健养生的食疗方法,因为大部分中药并不具有消炎、抗菌、抗病毒、抗癌、消除病因、病灶或是降血压、降血糖的功能,而是通过调节机体的自我健康机能而达到愈病的效果的。

  二、西医是以“防病治病”为目的的一门学科

  西医学是在西方物质科学强大的推动下,抛弃了其传统的医学理念而迅速的成为独霸世界医坛的主体。它的快速崛起是因为它得益于西方科学和技术的动力和理念,即视“疾病”为敌人。以达尔文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不适者被淘汰”的竞争理念为宗旨,凭借其先进的药物和技术手段,对疾病施行全面的吏政和武力镇压,因而深得人们的信赖。这种主要针对疾病而产生的学问,横扫了生命健康领域中“疾病”的气势和推崇,继而西医在19和20世纪就成为了世界医学的霸主。

  西方医学是本着以“疾病”为对立面的观念,去编织医学的知识经纬,是围绕与疾病作抗争的价值取向,去构建医学的理论模块。它的医学语言,则是充满着对疾病的憎恶、排斥和恐惧。医学的实践问题和实效问题,被转换成为疾病的认识问题和理论问题,进而导致“努力找病,除恶务尽”的现代医学诊疗思想,这也正是达尔文的竞争思想的具体体现。

  西方现代医学在这种“努力找病,除恶务尽”的思想指导下,如同军事科学“努力发现敌人,然后消灭敌人”的指导思想一样。所取得的成绩是巨大的,但是其后果更是悲惨的。即现代医学的这种针对疾病的策略主要是对抗治疗,这无异于是使用武力或战争来解决社会的矛盾和争端一样,把一切疾病都当作敌人务必强行消灭干净。同时,在这种理论和思想的指导下,现代医学把传统中医不知病而只辨证,不抗击病而去调理扶正的思想斥之为不科学。而极力主张:你血压高,我给你降血压;你血糖高,我为你降血糖;发烧我给你退烧;炎症我给你抗炎;有细菌病毒的我给你用抗菌和抗病毒的药;你局部有毒瘤或坏损我给你手术切除。这种对抗的武力方式,其结果是“努力找病,除恶不尽,再添新病”。

  在生物医学时代,占统治地位的是西方医学的疾病模型,它认为疾病的一切行为现象,都是必须用物理和化学的原理来解释。它把敢于向生物医学疾病模型提出疑问,并主张建立更为有用的模型的人视为异端。即便是后来(1977年)恩格尔提出了生物—心理—社会医学(即身心医学)模式,但他还是停留在以疾病为对象上,仍然是一种疾病模型,因为他还是在回答“病从何来”的问题。

  一百多年来,现代医学(西医)凭借其先进的设备、威力迅猛的药物和强大的技术手段,期求将所有的疾病全部消灭干净,真有那种“打不尽豺狼,绝不下战场”的气概。然而,在“医疗战线”上奋勇作战的白衣战士们总也下不了战场,因为这些豺狼有的虽然被消灭了,但有的又起死回生,甚至进化成更加张牙舞爪的“恶魔”,真可谓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至此,现代医学(西医)也开始反思,也早已意识到利用这种武力和高压政策来对付疾病不完全正确,也很想转到以研究健康、保护健康、依靠健康的理念上来。但是,现代医学(西医)的知识积累都是以“疾病”为对象的,所建立的一套行为体系也是以针对“疾病”而设计的,加之经济利益的驱使和惯性的力量,现代医学(西医)恐怕是一时半会也停止不了“竞争”的脚步。因此,这些决定了现代医学(西医)未来的长期任务和目的仍将是“防病治病”,仍将只能是一门治病的科学。

关键词:中西医结合  保健  中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