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医对带状疱疹的不同认识

2013年11月18日

  病因病机

  中医认为带状疱疹的发病多为正气虚弱,毒邪乘虚侵入为因;经络阻滞、气血郁闭是发病之理。湿热内蕴、感受毒邪是病机特点。病毒稽留不去,湿热余毒未尽,瘀阻络脉,损伤络脉,就加重了对孙络(神经细胞)损害,故疼痛持久存在。《临证指南医案》所说:“盖久病必入于络,络中气血,虚实寒热,稍有留邪,皆能致痛。”血行涩滞,瘀阻脉络,气血运行失司,“不通则痛”。毒邪和正气虚弱可以相互为因,毒邪的感染是发病不可缺少的因素,正虚是发病的基础。正虚之因存在多种,如劳倦过度、嗜酒肥甘、久病体虚、情志不遂等均可导致正气虚弱,这就给湿热毒邪提供了致病的必要条件。临床上带状疱疹重症患者多是年老体弱者,脏腑功能低下,久病不愈,更伤及阴阳气血,出现阳失温煦,阴失濡养,则形成“不荣则痛。”

  西医认为带状疱疹是由于水痘-带状疱疹病毒侵犯感觉神经,因而使急性带状疱疹成为一种最具痛性特征的病毒性疾病。带状疱疹病毒通过皮肤的感觉神经末梢侵入并进入脊神经后根的神经节细胞内,潜伏在那里呈休眠状态,当机体正常免疫防卫机制受到损伤或抑制而发生功能低下时,如某些传染病(如感冒)、疲劳、精神创伤,、烧伤、外伤大手术、放射治疗等,均可激活病毒在感觉神经末梢迅速增殖并破坏组织、细胞,使之发生急性炎症、出血、坏死而发病。由于病毒主要侵犯感觉神经,所以临床上几乎所有患者都有不同程度的剧烈疼痛。

  治疗方法

  1.西医治疗

  治疗原则为止痛、抗病毒、消炎、缩短疗程、预防感染。抗病毒制剂应用:早期应用无环鸟苷口服或静脉点滴,有较强的抗疱疹病毒作用,减少新疹的形成,抑制疼痛。也可用阿昔洛韦、三氮唑核苷、万乃洛韦、泛昔洛韦,口服可缩短疗程;镇痛剂应用:可对症给予止痛药如吲哚美辛、可待因等口服;也可选用维生素B1、维生素B12等神经营养剂;对长期不愈的神经痛可用神经阻滞疗法;抗炎剂治疗:老年人和严重患者考虑及早(起病7日内)应用皮质类固醇剂,减少神经痛。正常人免疫球蛋白、转移因子、等均可有助于缩短疗程,减轻神经痛;外用制剂的应用外用3%~5%无环鸟苷霜、1%肽丁胺霜等局部治疗。

  2.中医药治疗

  肝胆实热型:局部皮损鲜红,水肿,多发生于肝胆经脉循行的部位。灼热疼痛。自觉口苦咽干,口渴,烦躁易怒,大便干或不爽,小便短赤,舌质红,苔薄黄,脉弦滑数。治宜清热利湿,解毒止痛。方用龙胆泻肝汤加减:龙胆草、黄芩、栀子、板蓝根、大青叶、泽泻、车前子、元胡、赤芍、生甘草。发于头面者加菊花;发于上肢者加桑枝;发于下肢者加牛膝;壮热者加生石膏、知母;大便干燥者加大黄;有血疱者加丹皮、白毛根。现举例如下:患者张治中,男性,39岁,发热恶寒3天,自服解热镇痛剂好转,出现颈部剧痛伴皮肤发红而就诊。查体:颈部右侧皮损鲜红,灼热疼痛。自觉口苦咽干,口渴,烦躁易怒,大便干,小便短赤,舌质红,苔薄黄,脉弦滑数。治疗给予清热利湿,解毒止痛。方药:龙胆泻肝汤加减,该患者发于颈部加菊花;大便干燥者,加大黄,日一剂;辅以西医抗病毒制剂无环鸟苷口服,加服西药阿昔洛韦治疗一周,患者痊愈。

  脾湿肺热型:皮损见疱疹数量多,疱壁较松弛,疼痛略轻,口不渴或渴不欲饮,不思饮食,腹胀便溏,舌质淡红,苔白腻,脉缓或滑。治宜健脾利湿,解毒止痛。方用除湿胃苓汤加减:茯苓、白术、陈皮、厚朴、板蓝根、生薏米、泽泻、车前子、元胡、生甘草。腹胀者加木香、枳实;湿郁不化,口渴不欲饮者加藿香、佩兰。现举例如下:患者于凤娟,女性,39岁,呕吐腹泻1天左季肋部疼痛,起多个疱疹而就诊,查体患者见疱疹数量多,疱壁较松弛,疼痛,口渴不欲饮,不思饮食,腹胀便溏,舌质淡红,苔白腻,脉缓或滑。治宜健脾利湿,解毒止痛。方药:除湿胃苓汤加藿香、佩兰,日一剂,治疗一周,基本痊愈。

  气滞血瘀型:疱疹基底瘀红、疱疹基本消退,但是患处区域仍疼痛不止,舌质暗,苔白,脉弦。治宜活血化瘀,行气止痛。方用金铃子散加减:柴胡、香附、川楝子、延胡索、郁金、白勺、枳壳、当归、鸡血藤、红花、川芎。年老体弱者加太子参;脾虚者加白术、茯苓。举例如下:患者李荣,58岁,女性,患者平素体弱,自觉腰部剧痛5天就诊,查体患者腰部皮肤可见疱疹基底瘀红、疱疹部分基本消退,但是患处区域仍疼痛不止,舌质暗,苔白,脉弦。治疗给予活血化瘀,行气止痛。方药:金铃子散加太子参;白术,茯苓,日一剂,佐以针灸阿是穴、支沟、阳陵泉。配穴:曲池、合谷、外关;阿是穴针法:以1.5~2寸毫针,呈25度角朝疱疹方向斜刺,按皮损范围,在周围进4~8针,略加捻转提插,有轻度得气感即可。余穴均施提插捻转泻法,留针20~30分钟,5~10分钟运针1次日一次,治疗12天,患者基本痊愈。

  3.针灸治疗

  体针主穴:阿是穴、支沟、阳陵泉。配穴:腰以上病灶:曲池、合谷、外关;腰以下病灶:三阴交、太冲、血海。阿是穴针法:以1.5~2寸毫针,呈25度角朝疱疹方向斜刺,按皮损范围,在周围进4~8针,略加捻转提插,有轻度得气感即可。余穴均施提插捻转泻法,留针20~30分钟,5~10分钟运针1次。

  皮肤针 用梅花针沿疱疹边缘皮肤进行密集扣刺,中等刺激,以局部微渗血为度,每日治疗一次。

  火针 主穴:肺俞、胆俞、脾俞、阿是穴。配穴:病变在腰以上加支沟,在腰以下加阳陵泉。阿是穴:皮损区周围。治法:主穴均取,据病变部位加配穴。将针在酒精灯上烧灼,至针尖红而发亮,迅速刺入穴位,直刺3毫米,快刺疾出。阿是穴则采用疱疹周围围刺之法。每3日1次。一般1~3次。注意针孔清洁,勿用手抓挠。

  刺血拔罐 用三棱针沿疱疹边缘点刺,以皮肤轻微出血为度,然后在其上用闪火法拔罐,罐具大小,依部位而选,但必须拔紧,留罐10~15分钟,每日1次,不计疗程,直至痊愈。

  艾条灸 将艾条点燃后,在皮损部位缓慢向上下回旋移动,灸20~30分钟,每日1次。

  其他治疗中成药、外洗、湿敷、外搽、耳穴放血、穴位激光照射、穴位注射等各种方法。

(实习编辑:伍智聪)

关键词:带状疱疹